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邪魔之气
    “是这样吗?”言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跟上帝听风的思维,跳跃得洒脱,压根就没有给人反应的机会。

    “对了,你身体里的邪剑应该还在吧!”

    帝听风问得直接,连一旁的公输玲珑都屏住了呼吸,更别说言雨这个当事人了。

    “还在!”言雨没有掩饰认认真真就回答了帝听风的问题。

    “原来如此!”帝听风似乎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模样,道:“你可以让它出来吗?我想见见他。”

    “这个……”言雨有些为难,是邪剑在控制她,不是她在控制邪剑。

    更何况,魔魂剑已经好几年都不曾出来闹过事了,言雨一时间也说不清楚的,更别说把邪剑引出来了。

    “既然言姑娘很为难,不如交给我吧!”帝听风说得轻松,肩膀上离开就钻出一只蓝色的灵兽来。

    炎魔单眼瞪着言雨,没有吼叫也没有扑上去咬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帝听风的肩膀上,单眼看着言雨。

    “我……”言雨虽然生在修仙家族,很多妖魔鬼怪也见识了不少,这突然间从帝听风体内冒出来的炎魔,还是把人吓得不轻。

    “一切听从公子的吩咐。”言雨犹豫了半天,还是同意了言雨的办法。

    “嗯!”帝听风轻嗯了一声,转头就和肩膀上的炎魔说了一声什么。

    炎魔扇动着翅膀,围着言雨转了两圈,帝听风冲人的身体上打出两道护身罩,炎魔冲着言雨就开口吼了起来。

    炎魔这刚一吼叫,殿内的几人都有些受不了,特别是门口的两个守卫,因受不了炎魔的吼叫,已经晕死了过去。

    公输玲珑因为见识过炎魔的实力,早就有所准备,姬夜柳苏虽然也做了些准备,可还是被吼得头晕目眩。

    言雨身体里的邪剑似乎被唤醒一般,在言雨的身体里苏醒过来,并且,很快的控制了言雨的身体。

    邪剑刚刚转醒,控制了言雨之后,本能的想要逃走,岂料言雨的身体,无法从帝听风的护身罩内逃出去。

    “你是什么人!”邪剑知道自己被帝听风给控制了,冲着帝听风大吼了起来。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帝听风没有回答,反倒丢给了邪剑一个问题。

    “哼!”邪剑见自己的问题得不到回应,就把头偏向了另外一边,只一眼就愣神了,眨巴着眼,道:“姬夜柳苏,为什么是你?”

    “怎么?”姬夜柳苏或许是因为之前被邪剑杀掉了几个族人,所以才对邪剑没什么好脸色。

    莫不是因为帝听风在场看着,只怕姬夜柳苏早就冲上去,把邪剑的灵魂灭给十回八回的了。

    “阁下早年前,杀掉我姬夜族人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露出个这种惊慌失措的模样的。”

    “哼!”邪剑冷哼了一声,怨道:“当年我若是不杀了他们,只怕当年死的就是你了。”

    “你什么意思!”姬夜柳苏一听邪剑的话暧昧不明,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什么意思!哼!”邪剑又是一个冷哼!继续说道:“我什么意思,你怎么不问问自己的雨儿表妹呢!”

    邪剑的魂魄控制了言雨的身体之后,表情和神色都变得有些魅,言雨本身是个青渉的姑娘。

    邪剑则不同,或许是阅人无数,或许是天生的魅力,让此时的言雨,看起来是不一样的成熟。

    而这种成熟的神色,对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帝听风抿了抿嘴,懒得听邪剑和姬夜柳苏玩暧昧游戏,直截了当宣称道:“我希望你能够从言姑娘的身体里出来。”

    帝听风说这话,这外人听起来轻佻无比,更像是在听人说大话一般的事实。

    毕竟,被人霸占了身体,就等于接管了那人的生命,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在邪剑心里,觉得帝听风的话是可笑的。

    帝听风没等邪剑回答,就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希望你干脆一点答应我的要求,否则呢!我不介意多使用一点手段。”

    如果说帝听风的第一句话是来搞笑的,那么,他开口说的第二句话就直接变成了威胁,刺激又搞笑的威胁。

    “哼!凭什么我非要离开!”邪剑壮着胆子叫嚣了一声,大呵道:“要离开也是那个丫头的灵魂离开才是。”

    “你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帝听风又直截了当邪恶给出了理由,而且是最戳人痛处的一个理由。

    此时,帝听风还不忘给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继续说道:“而她有!”

    一个没有用处的邪剑,对于帝听风来说,确实是没什么利用价值的,更何况,帝听风还拥有世间独一无二的一把墨邪剑。

    帝听风脑子里又不全都是水,怎么可能会贪图一把小小的魔魂剑。

    当然了,魔魂剑并不是没有价值,至少在姬夜柳苏这样的修仙家族的世公子眼里,魔魂剑甚至可以当成镇族之宝的。

    无奈这么多年,魔魂剑的邪灵一直躲在言雨的身体里,他也没有办法不是,总不能亲手杀了言雨,夺取宝剑吧!

    “你……”邪剑正待作,准备打帝听风个措手不及,岂料她行动刚刚动了一步,身体就被静止了时间一般人动弹不得。

    等到邪剑反应回来,这才看到帝听风的肩膀上,一直待了一只蓝色的灵兽,虽然说长得很奇特,却一直被邪剑忽视了的存在。

    “好无礼的人,待吾把她当成补品吃了吧!”

    炎魔在帝听风的肩膀上支支吾吾着,实际上却是他们听不懂炎魔在说什么,帝听风却是听的很清楚的。

    帝听风听了炎魔的话,错愕一脸,翻了一个白眼,道:“不能吃!万一她的邪气弄坏了你的身子怎么办?”

    如果说第一句话还让别人不理解,或者说帝听风是在替邪剑说话,那么后面一句,帝听风则完全是无视了邪剑这种存在的。

    “那怎么可能!”炎魔也学着帝听风的模样,冲帝听风翻了一个白眼,道:“吾可是先天真灵,什么样的邪魔之气没吞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