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回宗(3)
    “师傅,这是徒儿数年前无意间所得,它现在于弟子没什么用处,倒是可以把师傅亏损的修为补回来的。”

    “你……”炉青真人瞪着眼睛,一副吃惊的模样,道:“听风,你真的要送给为师!为师没有听错吧!”

    “师傅你没听错,我说送你就送你了!”帝听风大方的把蓝焱果扔到炉青真人手里,解释道:“对了!师傅,它叫蓝焱果。”

    炉青真人憋着气愣了半天,好半天才吐出了一口气,大咧咧的骂了一句,道:“你这个臭小子!”

    “师傅,徒儿送你宝贝还能被你骂,你要是不愿意收,那就还给我好了。”

    帝听风说着就要伸手去拿蓝焱果,炉青真人赶紧伸手捂了回去,大声道:“不可不可,听风既然送给了为师,蓝焱果就是为师的了。”

    “师傅刚才不是不想要嘛!”帝听风假装生气的瞪着炉青真人,一副要把蓝焱果抢回来的模样。

    “为师哪里说不要的了!”

    炉青真人竟然直接把蓝焱果收回到自己的储物袋里,大声道:“你小子刚才收了为师那么多丹药,就抵了,抵了听到没有。”

    帝听风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憋着笑意,别提多扭曲了。

    “师傅刚才可是心甘情愿送丹药给徒儿的。”帝听风不依,刚才送宝还被骂了一句臭小子,哪里平衡得下去。

    “好好好,是为师错了!”认识了帝听风十多年,炉青真人哪里不清楚帝听风此时想干嘛,不就是想自己认个错嘛!

    “那师傅可喜欢徒儿送的礼物!”帝听风居然破天荒的撒娇起来了,愣了炉青真人一脸懵。

    “喜欢喜欢!”炉青真人一连说了几声喜欢,又道:“为师喜欢得不得了。”

    “嘿嘿!”这时,帝听风才开心的笑了起来,虽然说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可炉青真人知道,帝听风是真的在开心。

    师徒二人续了会旧,帝听风就把炉青真人送了回去,险在炼丹室没有外人查觉出来,炉青真人的丹生殿也没有几个人可以来。

    帝听风和炉青真人交代了几句关于蓝焱果的事情,毕竟,帝听风带着蓝焱果也过去了十来年了,在不使用就毁了。

    并且,帝听风还告诉了炉青真人,希望他选择过时间就恢复过来,毕竟,老这么折磨李子恒也不是个事。

    帝听风对李子恒这个师兄,还是有点感情的,希望师傅不要为难了李子恒,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好了。

    帝听风走的时候,告诉李子恒,师傅他老人家怕是过不久就会复原了,希望李子恒继续以司徒尼玛的身份活下去。

    果不其然,炉青真人在帝听风走的一个月以后,真的恢复了原来的风采,并且收回了炼丹室主事的身份。

    李子恒也借着司徒尼玛的身份归位到道虹掌门的面前,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帝听风还把暴风术和镇魔环交给了李子恒,希望他能够替自己交还给息零真人和苦水大师。

    并且还让李子恒附送了一些对修炼有帮助的丹药给二老,算是多年前他们对帝听风好的回礼。

    至于帝听风为什么没有亲自前去,一来是帝听风这个人的身份不方便,二来则是因为帝听风不希望过分接触幻仙宗的高层。

    毕竟,帝听风已经不在是幻仙宗的弟子了,在以魔修的身份接触仙宗的高阶弟子,怕是会给息零真人和苦水大师惹麻烦。

    至于李子恒,他现在虽然是司徒尼玛的身体,之前和帝听风的师兄李子恒有些交情,帝听风叫他来归回物品,实在是合情合理。

    别人即使是知道了帝听风的用意,也实在没什么好猜测的,倒是息零真人,早就已经忘记了帝听风这个人。

    苦水大师接了镇魔环,轻叹了一声,怕是想起了帝听风当年还在幻仙宗的样子。

    这些后事,帝听风都是不知道的,李子恒也没理由差人把这些都告诉帝听风,帝听风在灵域国待了一阵子,就不动声色回天都国去了。

    只不过,帝听风并没有回魔灵教,而是去了境元一个叫“香山”的小地方。

    香山,环山有异香,对人体动植物都没什么害处,因为香气袭人,才得名香山。

    帝听风来香山不为别的,只因解咒秘籍中,禁魂咒记载里,有一名为“六月雪”的灵药,只有香气环绕的地方才会生长。

    至于是不是真的,帝听风要找过了才会知道,而灵域国这样的地方很多,却还是抵不过天都国“香山”这地。

    帝听风听了“香山”二字,就确定了自己要找的“六月雪”就在香山的某处等着他去采摘。

    香山脚下,弥漫的香气袭人,山脚伴随着大片农田,正值播种季节,一群农家围在一块田地里插秧。

    一个十七八岁的白净少年路过此地,素白衣随风肆扬,丝飘舞在身后,看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

    白净少年仔细打量了那一群忙碌的老农,眼神瞧得有些痴迷。

    白净少年没有多停留,急忙忙的往前边赶路,只可惜,白净少年不管走去多远,都会无缘无故又回到插秧的老农的路口。

    白净少年有些无奈,折身返回,指了一个面善的老农问道:“农家,此山是不是有什么玄机,为何我走来走去,都绕了回来呢?”

    那老农也是个好说话的主儿,见白净少年开口问话,扳直了身体,认真的看了一眼白净少年。

    老农笑着道:“是不是有什么玄机我们不知道,不过,此山之前都不会这样的,现在是农忙季节,咱们也不会到山里去。”

    “以前你们可以进去吗?”

    白净少年想了想,如果这些老农平时可以进去,农忙季节不会进去,是不是指农忙季节不可以进去山里。

    “可以啊!”老农笑了笑,又道:“冬天咱们会进山打猎,还有些蘑菇香草什么的野味,平时没什么人会进山的。”

    “难怪我怎么都走不进去呢?”白净少年绕了绕头,一脸受挫的模样,惹得老农怜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