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控万灵
    “这个倒也无碍!”

    老农指了指白净少年远处的一座土地庙似的小建物,和白净少年解释道:“呐!那边有个土地庙,小哥儿你去那边拜拜看看。”

    老农又笑嘻嘻的拍了拍白净少年的肩膀,把一些泥巴甩到了他身上。

    老农等不及白净少年说话,笑称道:“咱们的土地喜欢劳动的老娘农,你穿这身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外地人。”

    “原来是这样啊!”白净少年动容邪恶笑了笑,还主动把田里的泥往身上抹了两把,轻笑道:“入乡随俗!”

    “哈哈!”老农哈哈大笑一声,重重的拍了拍白净少年的肩膀,一副看着亲孙子的慈爱模样。

    老农笑着道:“去吧!如果在山里遇到了什么危险,就大声呼救,老伯听见了会带人去救你的。”

    “谢谢老伯!”白净少年道了谢,穿着一身脏兮兮的泥巴衣服往土地庙那边走去了。

    老农休息了一会儿过后,又开始下田干活了,抬手瞄了一眼在土地庙前拜拜的白净少年,脸上的笑容更加夸张了。

    “老哥儿!你今天吃错药了,怎么一直盯着那个外乡人看啊!”一个年纪稍微比老农小一些的农家好奇的问了一句。

    “年轻真好啊!”老农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低头开始干活了。

    “是蛮年轻的。”另外那个老农偷看了一眼白净少年,自言自语道:“十几岁的娃子,能不年轻嘛!”

    白净少年拜了拜土地以后,又走了之前走过数遍的路线,果然,这一次是真正的进入香山了。

    白净少年抬头望了一眼看不到顶的山峰,随手摘除了头上的公子哥的冠,抬手一招,手里就出现了一套新衣服。

    白净少年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蓝紫衣的少年,脸上还带着几丝妩媚,若叫先前的那个老农见了,肯定会因为自己见鬼了。

    白净少年大变身以后,恢复了平时的冷酷模样,寒得周围的植物都快要被冻死了。

    白净少年哪里还是原来的那个白净少年,这明明就是冷酷无情的杀手少年嘛!

    假扮成白净少年的人,除了拥有独一无二的蓝的帝听风还能有谁。

    帝听风原先不是没有来过香山,就是不知什么原因,香山方圆几里之地,被限制了御剑飞行,遁影也不行。

    帝听风只能一步步走来,却怎么也找不到进入香山的入口,在香山脚下徘徊了好几天,实在是无法了。

    本来打算就使用本尊去向那些老农打听的,又恐自己的这副怪模样吓坏了老农,帝听风只能伪装成一个白面小子前去。

    好在是已经进来了,不然的话,帝听风肯定得等农忙结束,和那些老农一起进山了。

    至于山里有没有危险,帝听风不在乎,主要还是希望自己不要碰上什么世外高人,想着寻找“六月雪”的时候,还是小心点为妙。

    炎魔眨眼功夫就停到了帝听风的肩头,单眼四处打量着,哪个地方灵气最重。

    一般生长灵物的地方,灵气最是扩散,严重的还能够扩散好几里呢!

    帝听风依旧是用步行的,在炎魔还没有打探情况的情况下,帝听风还是慎重释放灵力的。

    万一自己的彩色灵力触了香山的某种禁制,帝听风岂不是要倒霉了。

    炎魔出去打探了一圈,没现什么异处,帝听风这才释放了灵力,整个人腾空而起,从香山的上方。

    不得不说,香山的灵气蛮浓郁的,到处都被灵气包裹着,甚至有几处,因灵气环绕,树木都比一般的要长得高出许多。

    帝听风在山间寻觅了好几天,饿了吃野果,渴了喝晨露,炎魔倒也欢喜,到处不见影的猎杀灵物。

    杀了也不吃,就这么放哪里引来更厉害的灵物,甚至连灵兽都给炎魔的手段引了过来。

    寻找了好几天,六月雪没见着,倒是无意间寻找到了其他的灵草,只不过,帝听风动手有去摘取时,灵草莫名枯萎了。

    有一些甚至还跟活了似的,帝听风的气息刚一靠近,身边的灵草就主动移动了位置。

    帝听风寻寻了几天,别说六月雪了,他是一株灵草也没捞着。

    “咻”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帝听风的头顶划过,帝听风的身体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也没有停下来。

    炎魔也察觉到了什么,“咻咻”两声回到了帝听风的肩膀上。

    头顶的大树吱嘎吱嘎的乱甩,不大一会儿就冲着帝听风砸了下来。

    帝听风暗觉不妙,身体往后一个腾翻,砸下来的巨大树枝“澎!”的一声,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地面现出一个深坑。

    没等帝听风反应过来,他站在的位置上,树枝又开始吱嘎吱嘎的乱甩起来。

    帝听风接连还退,一退就退了数白米,没等帝听风喘口气,身后又冒出来一堆难以形容的物体。

    那些物体基本上都是些灵物,以及小型的灵兽组成,帝听风暗叫一声,他险些以为自己触犯了土地神。

    帝听风哪里还敢大意下去,扬手就举起了一把巨剑,手心两只雷兽冒了出来,一阵乱砍之下,雷兽凶猛的冲着那堆灵物抛去。

    “轰隆隆!”一声巨响,被雷兽击中的大堆灵物都被炸成了灰,一些可以钻地的灵物则提前钻进了地底。

    可以飞行的灵兽也没能够逃出雷兽的轰炸范围,片刻功夫就解决了一个问题。

    帝听风原以为那些灵物吃了亏,总该消停一会儿,哪知它们人多势众,根本就没有把帝听风的攻击放在眼里。

    胡乱砸落的树木,不要命的灵物,帝听风是腹背受敌,手里巨响也不停息的乱砍。

    帝听风深知这些攻击力只不过是小喽啰,背后主持大局的人并没有现身,一时间也没有放松心情,在只当应付应付眼前的问题。

    帝听风趁着和这些没有生气的灵物周旋之际,和肩上的炎魔吩咐了两声,炎魔一头扎进地底就消失了踪迹。

    帝听风也不是傻子,哪里肯出全力应付这些受人控制的灵物,边应付边寻找控制它们的主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