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陌生人
    音姬仙子得知炎魔的打算过后,赶紧追了上来,哪里还有炎魔的影子,炎魔随意扇动几下翅膀,早就离开了香山。

    而帝听风此时也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和之前他上香山的白净少年一个样子。

    只不过,帝听风此时的模样,不能用难看来形容,而更加贴切惨烈。

    浑身的泥巴到处都沾满了鲜血,尽管帝听风清楚这些血都不是自己的,看起来还是相当惨烈的。

    帝听风嘴角一斜,把手伸向炎魔,道:“拿到了吗?”

    “咯!”炎魔丢过去一只盒子,道:“你自己确认一下,如果不是,吾在亲自上香山一次。”

    帝听风透过夜瞳细观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稍微轻松起来,轻笑道:“不用了,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你的境界是不是又跌落了!”炎魔停在帝听风的肩头,一副凑热闹的模样打量着帝听风。

    “管他呢!”帝听风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反正多花点时间修炼回来就是。

    “那个女修倒是蛮厉害的。”炎魔白了帝听风一眼,顺道夸了音姬一句,算是原谅了帝听风的不小心。

    “咦?很少见你夸奖过别人啊!”帝听风有些好奇,收了盒子就寻路往前走着。

    炎魔摇了摇头,道:“她的身份,吾都看不透,至少比你厉害些。”

    “我的身份,你不是一样看不透嘛!”

    帝听风虽然好奇音姬的身份,却也没多想,毕竟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能够控制万灵,好像也不是很稀奇的事。

    帝听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小山村等我入口,帝听风本想着不要去打扰凡人弟子,转身要离开之时,被一个老伯唤了一声。

    “小少爷,你怎么那么多天了还待在这里啊!”

    帝听风回头一看,是之前和别人问路的老农,帝听风轻轻含笑,折身转了回去。

    “老伯,原来你们住这里啊!”这个小山村和香山脚下可不止一里地,居然隔着那么远去种田地,想想都觉得辛苦。

    “是啊!”

    老农嘴巴冽得很开,笑得眼睛连缝都找不着了,他赶上来,拍了拍帝听风的肩膀,道:“走走,去老伯家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帝听风瞅了一眼自各身上的脏乱衣服,又推辞不过老伯的热情好客,只得跟着老伯回去了。

    一路上,小村庄的农家见老伯领着一个俊朗少年回来了,一副好奇凑热闹的围了上来。

    他们见帝听风浑身都是血,也不敢大意的靠近过来,只有亲眼看见帝听风上了香山的农家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大一会儿,老伯就领着帝听风到了一处小小的居住宅子前,笑着喊道:“来来,小公子,你快点进来吧!”

    帝听风回敬一下,就跟着老伯走了进去,宅子不怎么大,倒还算是干净,院子里栽着很多重颜色的花。

    帝听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怕是很喜欢这种居住的宅子,干净,舒适,整洁,加上院子里鲜花,空气里都是花香的味道。

    老伯推开了内宅的门,回过头见帝听风还愣愣的看着那些鲜花,赶紧走了回来。

    老伯笑着和帝听风解释道:“这些花都是沫儿种的,倒还可以拿出去卖些钱补贴家用。”

    “呵呵!”帝听风莫名的笑了一声,说道:“老伯好福气呢!”

    “哈哈哈!”老伯哈哈大笑一声,开口道:“沫儿一直以来都比较乖巧,倒是苦了她了,年纪那么小就没了娘亲。”

    帝听风不在开口,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生怕自己多说一句,惹得老伯不高兴。

    老伯给帝听风准备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帝听风笑着推辞了,称自己包裹里有干净的换洗衣服。

    倒不是帝听风嫌弃老伯的衣服什么的,主要是他一个修仙者,穿凡人的衣服,身上的灵力肯定是藏不住的。

    这些凡人弟子倒是察觉不出来什么,万一帝听风运气不好,被什么修仙者给撞见了,岂不是会给老伯惹麻烦。

    更何况,这里距离香山也不远,万一音姬仙子追杀过来,看见此地有熟悉的灵力,到时候肯定会亲自毁掉整个小村庄的。

    老伯倒是什么都没说,还亲自给帝听风放了洗澡水,就转身去做饭去了。

    等到老伯做饭回来叫帝听风时,才现帝听风早已经躺在客人睡的房间睡着了。

    老伯摇了摇头,笑着取出一套干净的绵被,亲自盖到了帝听风的身上。

    帝听风虽然说已经睡着了,大脑却还是清醒了,自然也现了老伯给他盖好的被子。

    帝听风不动声色的继续装睡,老伯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就转身出去了,并且还把门给关上了。

    第三天的时候,老伯的女儿回来了,也就是叫沫儿的那位姑娘,她手里挽着一个花蓝,蓝子里空空如也,看起来花全部都卖光了。

    “爹爹,我回来了!”沫儿姑娘冲内宅大喊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就转身去院子里摘取漂亮一些的花朵去了。

    等到花蓝里装满了,沫儿姑娘才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并且折身进了内宅,倒了杯水喝,沫儿姑娘就开始各个房间寻找他爹爹。

    主室和自己的房间都没有找到,也没有看见爹爹出来,沫儿姑娘瞥了一眼客房的房间,好奇客房为什么关着门。

    沫儿姑娘原本以为爹爹喝多了,才跑进客房去休息来着,也没有多想会不会家里来客人了,推开门就进去了。

    当看见床上睡着一个白净少年时,沫儿姑娘一步冲了出来,并且“啊!”的大喊起来。

    恰时老伯已经下地回来了,看见女儿一副见鬼了似的从家里冲出来,急忙上前问个明白。

    “爹爹,客房为什么睡着一个陌生人啊!”沫儿姑娘惊魂未定,差点就给吓哭了。

    “没事没事!”老伯拦过沫儿姑娘,轻拍了一下女儿的后背,道:“那个人是咱家的客人,都在客房睡了几天了。”

    “睡了好几天!”沫儿姑娘脸色更加震惊起来,小心翼翼问道:“爹爹,那个人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