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抢亲(1)
    “瞎说!”老伯白了一眼自家女儿,道:“怎么能这样说客人呢!能公子肯定是太累了,不然也不会睡了那么多天不醒过来。”

    “沫儿!”门口传来一声喊,是隔壁家的儿子又来找沫儿姑娘了。

    因为老一辈有些误会,老伯并不怎么欢迎隔壁家的儿子缠着自家女儿,不等沫儿姑娘开口应人,拽着女儿就回屋了。

    恰时,帝听风已经醒过来了,听见一声惊叫,眼睛立马就睁开了,并且腾得从床上立了起来,若是被老伯看见,肯定得被吓死。

    帝听风三两步走了出来,刚好在门口堵住了老伯的去路,并且扫了一眼沫儿姑娘和隔壁家的儿子。

    “公子,你醒过来了!”老伯本来阴着的脸,看见帝听风就笑了起来。

    “嗯!”帝听风走出来,伸了伸懒腰,并且吸了一口全是鲜花的空气,称道:“老伯,还是你家院子香啊!”

    “哈哈!”老伯哈哈大笑着附和一声,眼睛斜了斜自己家的女儿,打趣道:“公子若是喜欢,倒不如留下来!”

    “这个嘛!”帝听风低头思考了一下,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四海为家。”

    帝听风可没有听出老伯话里的意思,倒是沫儿姑娘和隔壁家儿子听出来了。

    沫儿姑娘先是脸色一红,听到帝听风直接拒绝,脸色立马白了下去,隔壁家儿子则是刚开始脸色白了一下,后面恢复了平静。

    老伯知是帝听风不愿留在这种小地方,倒也没有在开口说些什么,又和帝听风嘀咕了几句,就回屋了。

    帝听风则是问了老伯附近哪里比较清净,想去那里清修几天。

    因为帝听风风本来就一副道士打扮,清修什么的,倒不是很难理解的事情。

    老伯倒算是实在,给帝听风寻了出清净之地,还不忘给帝听风搭了个处宅,虽然简陋,也总比日晒雨淋要强些。

    帝听风俯瞰着山下的小村庄,脸上的笑意明显,算是心意满满,转身就近了各种树木搭建成的住宅。

    帝听风钻进去就四处设了结界,并且把上山的路也给封住了,一时间和山下的小村庄断了联系。

    帝听风这才从储物袋取出六月雪琢磨起来,也不敢贸然把六月雪炼制成丹药放着,小心翼翼的保存了六月雪之后,帝听风就收了起来。

    帝听风又从一只丹药瓶里倒出一粒恢复法力的丹药,塞进口中就闭上了眼睛,释放出来的灵力瞬间肆虐在整个山顶。

    自从帝听风上山以后,青城山就没人可以进去了,特别是老伯一家人,不管使用什么方法,都没能够进入青城山。

    老伯误以为帝听风遭遇了什么不测,日日夜夜担心着帝听风的安危,不久之后就病倒了,终日卧床不起。

    隔壁家的儿子被人称作雨声,因隔壁老爹病倒以后,对沫儿姑娘更加关心起来,两家人的关系算是和平了一些。

    老爹虽然心里有怨,也总不能耽误了自家女儿的幸福,这不,两家人商量着给下辈举办一个亲事,算成全了两个年轻人。

    日子算是定下了,可惜的是,沫儿姑娘从上街卖花那天,就一直没在回来过,这可把老爹急得不行。

    女婿雨声为了安抚老爹,亲自出去寻找沫儿姑娘的下落,却是打听到了城里老员外家儿子,王思雨的娶亲消息。

    而王思雨要娶的那家姑娘,恰恰就是雨声未过门的媳妇,沫儿姑娘。

    转眼就过去了一年,在这座名叫做青城山的小城,青城山中的小镇也叫做青城镇。

    一年时间,这里因风水的变化,很多人都搬了过来,青城山也不在是那个简陋的小村庄,已经变成了热闹非凡的集市,大大小小的摊位摆得满满当当。

    青城镇的一处人杰地灵的小城镇上,在今日显得热闹非凡,原来是王家大少爷的大喜日子,怪不得大街小巷里,挤满了看热闹的观众。

    那王姓少爷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且他还是王家的少门主,王家人自然对年仅十六的王姓少年极其看重的。

    这王姓少年头一年刚过门一位员外千金,现在仅十六岁的他又喜得一位佳人,怪不得整个青城镇都沸腾了。

    正当大家欢喜的庆祝着王少爷的婚礼,这时,一阵响彻云霄的声音突然爆出。

    ”站住!“

    一声爆吼中的大呵声,使得热闹非凡的队伍停了下来,只见迎亲的队伍前边,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二十来岁般大的少年。

    那少年的身上穿着素白色的长袍,丝整齐挽在头顶,刘海的中间还有一小撮翘。少年的手中紧握有少年两个人体高的长矛,眼睛凶狠怒火的盯在迎亲队伍中,那高骑大马的少年身上。

    骑在马背上的王姓少年,见有人敢出来捣乱,二话不说,冲身旁的几个带刀侍卫使一个眼色,几个身上挂着刀的男仆冲着前方的少年奔去。

    王姓少年咂巴着嘴,冲身后的花轿瞅了眼,见到花轿中的美人没任何反应,王姓少年这才淡定的回过头来,怒瞪着敢拦住他迎亲队伍的少年。

    那些人见苗头不对,眨眼间,镇子上凑热闹的群众散得一个不剩,他们可不敢亲眼目睹青城镇有名的”小霸王“使用武力废人的全过程。

    挡道的少年,除了那个和沫儿姑娘心心相印的雨声,还能有谁?

    雨声也是个练家子,一般的人还真拿他无法,不然的话,一般人真没那个胆儿,敢拦王思雨的花轿。

    哼!雨声冷眼扫了几眼冲着他奔来的几个莽汉,单手一个反转,手中的长矛转动几下后,雨声的人影已近身到几个莽汉的眼前。

    没等那些个莽汉反应回来,雨声手中舞动的长矛”刷啦刷啦“几下,人影只在那些个莽汉中间转了几转后,只见那些个朝雨声冲上来莽汉站在原地,就好像他们脚下生根了一般动也不动。

    这一异常情况出现,让那马背上的王姓少年更加的恼怒,没等王姓少年怒骂出声,那些个”动也不动“的莽汉,口中出一声低吟,他们的脖子处,片刻就参出细细的血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