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恩公
    第三百二十六章炼器

    “你找死!”雨声一巴掌将跪倒在地的王思雨击飞出去两米远,道:“她是我的沫儿,我不许别人这么说她。”

    在雨声的眼里,沫儿姑娘就跟他的女神一样,是任何人都不可以欺负的。

    王思雨忍痛咬牙辱骂一句,道:“哼!臭小子,凭你也配保护女人。”

    明明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人,还想保护什么美人,凭雨声也想要做什么护花使者,情况处于下风的王思雨赌定雨声不敢杀他,王思雨的胆子恢复了半数。

    “我杀了你!”

    雨声冲上去又是一脚踹到王思雨身上,一巴掌提起这个高出自己两倍的少年,鬼季一只有力的小手掐紧王思雨的脖子。

    “沫儿是我的,我不许别人抢走她,快说,你现在让不让我带沫儿走,不然我就掐死你。”

    心中的女神被诋毁,被王思雨气的冒火的雨声,掐住王思雨的脖子的那只手,雨声又使力加紧了几分力道,又惊又怒的王思雨压根就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说不说。”雨声冲着说不出话来的王思雨吼吼一声。

    被雨声掐得两眼翻白的王思雨,此时哪里还说得出话来,他的双手按在雨声抓住他脖子的那只手上,企图将雨声的这只魔爪掰开。

    岂料雨声那只手跟长在王思雨脖子上的一样,无论王思雨使用多大的力气,王思雨都无法掰开雨声那只掐住他的手半分。

    就在王思雨差点儿被雨声掐死之际,王家人已经带兵赶了过来,雨声很快就被官兵拿下了,沫儿姑娘也被王家人带走了。

    隔天,青城山上传来一声震响,惊得青城镇的人都不敢出门,各自在家祈祷着青城镇平安无事。

    青城山上,帝听风眼睛紧紧的闭合,面部表情扭曲得变了一副模样,看似极其痛苦。

    “澎澎!”接着两道震天响,帝听风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往前微仰,口中吐出一摊浓血来。

    “唉!”帝听风轻叹了一口气,无语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又没能突破灵寂中期!”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一只毛笔来,若有所思的盯着毛笔看了半天,接着又从储物袋取出一块玄铁出来。

    “主人,你想要干嘛!”一直默不作声的炎魔好一阵稀奇,帝听风又不给个解释,它只能自己弄清楚了。

    “境界无法突破,只能靠法宝了!”

    帝听风说得轻描淡写,实际上心里还是没底的,毕竟,他从来都没学习过炼器,万一弄坏了墨邪剑,可是亏大了。

    “吾说,你可别乱来啊!”

    炎魔一把将墨邪剑抢了过去,恶恶说道:“墨邪剑可是人界独一无二,你弄毁了可就真毁了它。”

    “无碍!”帝听风一摆手,将墨邪剑招了回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后,闭上眼睛就拿着墨邪剑进入了神念中。

    “续命,你有没有炼器的法子啊!”帝听风喊了一声,不见有人回应。

    “续命,你还没有恢复么?”帝听风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回应。

    帝听风扫了一眼虎视眈眈瞪着自己的续命的数万个分身,也不敢继续往前,怕是会挨揍。

    “小子,你不好好的练功,又跑神念来干嘛!”

    一个少年飘浮在半空,一袭素衣随风飘扬,少年抬眼看了帝听风一眼后,继续盯着手里的破书。

    “我这不是有事求你嘛!”

    “哟!有事啊!”

    “嗯!有事!”

    “成啊!笑一个为师就帮你。”

    “师尊,你在开玩笑吗?”

    “哈哈!”续命哈哈大笑起来,才道:“数年不见你,越寒冷了。”

    “师尊!”帝听风又叫了一声,一点都不想继续和续命开玩笑。

    “说吧!什么事?”续命大方的合上了手里的破书,一个纵身跃下,人影就停在了帝听风的对面。

    帝听风递出手里的墨邪剑,以及一块玄铁,问道:“我仙家境界无法突破,想炼化一下墨邪剑。”

    “想要知道炼器术啊!”续命一眼就明白了帝听风的意图,爽朗笑道:“成,你且跪下!”

    帝听风乖乖的跪在续命跟前,不料续命像是被什么东西攻击了似的,身体瞬间往后倒飞出去。

    续命拍了拍脑袋,心道,本尊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续命接着说道:“听风,你且盘腿坐下,为师把炼器术直接传授于你。”

    帝听风又乖乖的照做,这下续命没有被弹飞了,他扬手放到帝听风的天灵盖上,口中嘀嘀咕咕的念着法决。

    只见一堆闪着金光的符文涌入帝听风的大脑,不大一会儿,符文就消失了,续命收回手,人影就消失不见了。

    帝听风轻笑了一声,闭上眼睛打坐起来,手里的墨邪剑和玄铁同时悬空在眼前。

    帝听风默念了几句续命传授的炼器术,墨邪剑和玄铁都产生了反应,两者互相盘旋起来。

    帝听风不停的给两者加持灵力,直到玄铁和墨邪剑相融合在一起,这才停止了念决。

    毛笔还是原来的毛笔,只不过笔身有了不同的变化,帝听风继续释放灵力到墨邪剑身上,墨邪剑快变成了一把断剑。

    只见原来不起眼的断剑变得锋芒毕露,寒气阴森恐怖,有一种被刺中就灰飞烟灭的可能。

    帝听风满意的笑了笑,趁着身上的法力足够,接着,帝听风又从储物袋取出一块火灵矿还有冰精出来。

    这火灵矿还有冰精,是帝听风数十年前从云涟天那得到的,一直舍不得用,卖掉又太可惜了,倒是今天终于被用上了。

    帝听风运气也是逆天,不仅得到了云涟天的重宝,还意外得到了墨邪剑这样的法器,可见云涟天不是一般的禁地。

    帝听风继续闭上眼睛盘坐,嘴里的法决也没停过,墨邪剑在次盘旋在帝听风周身,加上火灵矿还有冰精一起炼化。

    一直冷眼盯着帝听风闭上眼睛打坐的炎魔咂巴着嘴,一直守着石头一般的帝听风。

    原本以为帝听风只是单纯的打坐,待帝听风周身灵力肆溢,炎魔这才明白帝听风是进入神念中炼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