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文字体质
    帝听风心里暗暗好奇,道:“老板,我还有些事,就先告辞了。”

    “好,下次有空在来,小店保证不会让公子失望了。”

    帝听风微微点头,转身就离开了小店,待帝听风身影走远,西幼凑了过来,确定了帝听风已经走远,这才放心下来。

    西幼定了定神,好奇问道:“老板,刚才那个公子跟你说了什么啊!”

    “呵呵!也没什么。”小店老板呵呵一笑,又道:“方才那位公子眼花,说看见你身上出现了文字。”

    西幼身体一震,抓过小店老板的手,问道:“他真的这么说。”

    “是啊!”小店老板也是一震,继续说道:“我说你身体好着呢!然后他就说自己眼花,看错了。”

    “老板,把你店里的货全部包起来,送去西府就成,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西幼话一说完,人影就蹿了出去,四处寻找帝听风的影子,却怎么也找不着。

    帝听风接连进了几家卖灵草的小店,都没找到自己需要的那几种灵草,看来得找个什么大宗门问问了。

    帝听风刚一转身,就撞上了一个女子,不等帝听风看清楚,女子主动欢呼起来,大声道:“我终于找到你了。”

    “呃!”帝听风眼前一片烟,这不是刚才那个浑身都是文字的女子嘛!她找自己想干嘛!

    西幼见帝听风冷着脸,身体赶紧从帝听风怀里抽了出来,笑着打招呼道:“你好!我叫西幼,是佛都等我圣女。”

    帝听风依旧看着女子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冷冰冰的,看不出任何表情。

    “那个……”西幼表情一愣,问道:“你应该会说话吧!你怎么不回答我。”

    帝听风又看了西幼一眼,冷冷一声道:“有事?”

    “啊!那个……”西幼表情一呆,这人表情虽然那么冷冰冰的,声音还蛮好听的嘛!

    “听小店老板说你可以看见我浑身都是文字,是不是真的?”

    “嗯!”帝听风又是冷冷的嗯了一声,在次问道:“有事?”

    “啊!那个,我……”西幼舌头都快打结了,怎么遇到一个长得不错,声音不错的人,表情要不要那么冷啊!

    西幼脸色一红,豁出去的心态问道:“我想请你去西府一趟,家父一定会很欢迎你的。”

    帝听风这次不在看着西幼,而是转身就走,冷冷一声回道:“不去!”

    就“不去”两个字,冷得西幼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冷得人。

    “听说你在寻找灵草,我家父是炼丹师,家里的灵草不计其数,应该会有你需要的吧!”

    跟踪了帝听风那么久,西幼自然是打听清楚了帝听风的目的,更何况,帝听风一直只进卖灵草的小店,明白人一猜就猜出来了。

    帝听风停住了脚步,想了想,决定去西府一趟,冷冷一声道:“去!”

    西幼偷偷的暗笑一声,带着帝听风就回了西府,西府主人貌似还没有回来,西幼则主动拿出一些灵草给帝听风看。

    只不过,都是一些对帝听风来说没用意义的灵草,心情不免有些失望。

    “公子,你耐心在等一会儿吧!家父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自从带着帝听风回来的时候,西幼就给西府主人带信去,叫他早点回来,却不知两人等了好几个时辰,西府主人就是不回来。

    连西幼自己都着急了,更何况还是帝听风,只不过,帝听风并没有很着急,他既然答应了来,就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

    莫约又过了一个时辰,西府的主人才回来了,第一时间就是来见帝听风的神秘的客人。

    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走进客房的大殿,年纪莫约三十多一点,不知是因为是炼丹师的原因,让此人看起来极其年轻。

    西府主人赔礼道:“这位公子,实在是很抱歉,老夫在路上因事给耽搁了。”

    帝听风淡淡的看了一眼男子,修为不是很高,体内灵力倒是肆意,想必是接触了各种灵草沾染上去的。

    帝听风轻轻一摆手,冷冷一声道:“无碍!”

    西府主人表情一震,莫不是让别人等了太久,让客人生气了。

    西府主人偷偷的瞄了几眼帝听风,现此人从进来起就一直是一副面无表情的脸,难道此人天生就是个面瘫。

    西府主人镇定的坐到主座上,问道:“不知公子到西府,所谓何事?”

    不等帝听风回答,西幼就接口说道:“家父,其实是女儿把这位公子喊来西府的。”

    “原来如此!”西府主人稍微瞪了一眼西幼,继续问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帝听风在次冷冰冰的回答道:“我姓帝!”

    “原来是帝公子!”西府主人微微含笑,又问道:“帝公子不是佛都的人吧!”

    “不是!”帝听风又是一声冷冰冰的回答,既没有解释也没有猜测西府主人的问题。

    西府主人只能放弃对帝听风的询问,把目光放到西幼身上,开口道:“小幼,你把帝公子带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般女子未出阁,是不允许出门闲逛的,而且,西幼还是佛都的生女,更加不可以接近男子。

    西府主人因为只得西幼一个女儿,她的娘亲就去世了,对这个女儿是无尽的宠爱,却不想,女儿越长大就越管不住。

    西幼三番两次带仆人上街逛,要不就出门买一堆乱七八糟的灵草回来,想不到现在居然给自己带了个男子回来,由不得西府主人不震惊。

    女子一般带男子回家,就意味着是要嫁个那个男子的,真不知该说女儿蠢还是该说女儿没眼光。

    西幼带回来的帝公子,明显就是一个冰块,级面瘫男,恐怕他连笑一笑都不会,真怀疑西幼是看上了对方什么才带回来的。

    西幼心直口快,家父刚问,她就答了,回道:“因为他可以看见我浑身冒出来的文字。”

    “你说什么!”西府主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女儿,又侧头看了看帝听风,实在是太惊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