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告秘
    西幼以为家父没有听清楚,接着又解释了一句,道:“我说,帝公子可以看见我身上的文字。”

    “你真的可以看见!”西府主人一脸惊讶的盯着帝听风,连他这个家父都看不见,帝听风是如何看见的。

    “嗯!”帝听风冷冷的嗯了一声,也没有解释。

    “你看见了什么?”西府主人在次问了一声,表情十分的扭曲。

    “难道你看不见吗?”帝听风算是有点好奇西府主人的愣神了。

    自己女儿身上的秘密,他看不见,外人却可以看见,对西府主人实在是一种致命性的打击。

    “我只能看见她娘亲身上的文字,而且还是模模糊糊的,字样一点都看不清楚。”

    原来是西幼的娘亲身上有这种情况,难怪西幼会出现这种奇怪的体质,只不过,拥有特殊体质的人,大多是没办法修仙的。

    难怪西幼身上半点修为都没有,身上冒出来的灵力,多半也是从灵草身上染上的。

    “你就没有问问,这种体质为何会出现吗?”帝听风不禁好奇,浑身都是文字的人,他可是第一次见。

    而且,西幼身上冒出来的文字,多半和一些功法秘籍有关,只不过,第二次出现的时候,文字都会变化一个位置。

    文字会出现变化,而且,出现的位置又大不相同,帝听风不禁想起,数十年前,自己在幻仙宗的秘洞里,现的“夜瞳术”的功法。

    当时,夜瞳术的功法也是如此,不停地变化字样,位置也都各不相同,莫不是有续命帮忙,帝听风怕是参悟不清楚的。

    “这个……”西府主人神色暗了暗,想说什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帝听风也不逼着他老人家,在说自己会在佛都留宿几日,有事可以去找他。

    帝听风之前倒还不介意住在西府的,奈何那个西幼实在是……帝听风想想还是离他远一点为妙。

    西府主人知道帝听风的顾虑,倒也没有强留,只应了几句,就任帝听风离去了。

    西府主人倒不是不想派人跟踪帝听风,第一是帝听风的境界他看不透了怕得罪了高人,第二是他相信帝听风的为人。

    如果是有想法的修士,在现了西幼体质的秘密的时候,说不定早就把西幼给撸走了。

    帝听风真就选了一家距离西府不远的客栈住下了,并且还给西府主人送了信,说随时都可以去找他。

    只不过,帝听风第一件事就是,睡觉,没什么东西比睡觉更重要的了。

    即使是帝听风不困,他都可以连睡过三天三夜,若是困乏了,在没有外人干扰的情况下,帝听风睡上十天半月都不成问题。

    第二天,佛都境地来了一群外修,看装扮好像是圣地的修士。

    要说圣地的修士为什么那么出名,原因还是因为圣地那个地精与众不同,外人是没办法比较的。

    “西某欢迎各位道友大驾光临!”西府门口,西府主人客客气气的迎接了圣地的修士。

    细数一下近三十人,而且个个境界都是过灵寂期的高阶修士,想必是为了很重要的事情来。

    佛都的一些仙宗即使是弄清楚了圣地修士的目的,也不敢贸然对圣地修士动手的。

    更何况,西幼还是佛都的圣女,原因自然是她的娘亲是圣地的公主,只不过不知怎么的,居然会嫁给一个普通人。

    圣地公主嫁人那年,佛都曾经被圣地血洗过一次,而西幼的娘亲也就是那个时候死的,只不过,他爹爹一直骗她说娘亲是病死的。

    圣地的公主刚出生,体质就是如此,就好像天生的用来刻印文字的身体。

    因为西幼的爹爹血缘不纯,导致西幼的体质一般修士看不见她身上的文字。

    也正是如此,西幼当年才没有被强行带回圣地,否则的话,佛都肯定会被灭门的。

    “西姨父不必客气,侄儿等收到西姨父的信,还以为西姨父是在说笑呢?”

    圣地修士领头的修士哈哈笑着,四处打量了一番,确定西府附近没有什么高人,才吩咐自己的人走近西府。

    “叶贤侄说笑了。”

    西府主人陪着笑笑,他也是没办法,才通知圣地的人的,否则的话,哪敢用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对了,西姨父,西幼表妹呢?”叶姓修士的娘亲和西幼的娘亲是亲姐妹,也就是西幼的表哥。

    “她这会儿待在屋里呢!”西府主人指了指西幼住的主屋,道:“我去叫她过来。”

    “不必麻烦姨父了。”

    叶姓修士轻轻一笑,说道:“我亲自过去叫表妹吧!十多年不见,想必已经长大了吧!”

    叶落小时候确实见过西幼一次,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西幼才刚刚出生,也就是圣地血洗佛都的那年。

    那年叶落已经十岁了,又是他爹爹的心头肉,自然是想去哪里都跟着的。

    西府主人无法,又打不过叶落,只能悻悻的跟在叶落后面,可惜脚步还是太慢了一点。

    “表妹,表哥来看你了。”叶落大喊了一声,西幼听到陌生的声音,好奇的趴到窗口瞧过仔细。

    西幼刚刚露面,叶落整个人就看痴了,果然和姨娘的画像极像,不愧是姨娘的后人。

    “你找谁?”西幼盯着屋地的叶落,一脸戒备的瞪着对方,看到后面跑过来的爹爹,这才松了口气。

    “小西,快点下来,这位是你的叶表哥。”

    西府主人和西幼解释了一通,好半天才把西幼给哄下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帝听风去了哪里。

    “帝公子是谁?”叶落皱眉,慢脑子都在搜索姓帝的修士,却半点头绪都没有。

    “哦!是这样子。”西府主人凑近叶落,继续解释道:“西幼身上出现的文字,就是那位帝公子现的。”

    “什么!”叶落一听,整个人彻底不淡定了,脸色也变得很难堪。

    “确实是因为那位帝公子现的,不然我这个老头子要现早就现了。”

    “他人在哪里!”叶落眉心一锁,心里祈祷那个人不要太难对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