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血婴
    众人在次对帝听风这个人刷新了认知,一个个缩手缩脚,谁也不敢第一个冲上去找死。

    不过,他们不敢去送死,帝听风却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吩咐了炎魔一声,一个靠得帝听风最近的修士,数秒就化成了灰烬。

    真正的只花了数秒,也就是帝听风抬手一指,炎魔扇动着翅膀的瞬间,瞬间就秒了一个和自己同阶的修士。

    这种逆天的实力,说帝听风是元婴中期的修士都不为过,实在是太惊人了。

    帝听风冷冷的的扫了一眼四周惊恐的瞪直了眼睛的修士,冷冷问道:“还有人要试吗?”

    那些修士自然是不敢继续试试的,他们可不愿一生苦修,就结束在帝听风的数秒时间里。

    其实,他们是不明白炎魔的自护法力不能持续使用,而且,帝听风实力在高,也没办法对方三十来个同阶的修士。

    更别提其中还有十来个修士差点点就可以迈进元婴期的境界,这种情况下,帝听风想的是能不动手就绝对不要动粗。

    叶落也是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帝听风离去,反正他的目的是西幼,有没有帝听风都无所谓的。

    倒是双方打斗起来,万一帝听风大显神通,把自己的人全部都灭了,回去的话,肯定会被圣主给大卸八块的。

    帝听风也不敢继续停留在佛都,就近去了吾乡,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天,想必追杀自己的那批杀手已经不在了吧!

    可惜帝听风小瞧了杀手的忍耐以及信心,他人刚刚回到吾乡,想要杀他的人四面八方的涌来。

    帝听风也没办法硬碰硬,只能一逃在逃,眼看着就要回到天都国的地界了,却遇到了不愿意碰上的敌人。

    在一个还是,帝听风之前一路杀过来,加上催动传送咒语,法力本来就亏损得厉害,怎么就遇到他了呢?

    帝听风瞪着对面同意吃惊不下瞪着自己的烈鬼王,有种欲哭无泪的沧桑感。

    尤其是自己目前的情况,实在是大大的不妙,烈鬼王如此厉害的人物,一眼就看出了帝听风的情况。

    不然的话,烈鬼王早就离开了,哪里会一脸仇恨的瞪着帝听风。

    烈鬼王之所以会家破人亡,是拜帝听风所赐,烈鬼王之所以从天堂坠落到地狱,同样是拜帝听风所赐。

    这么一个仇人出现在眼前,尤其是对方的情况很糟糕的情况下,烈鬼王分分钟都想灭了帝听风的。

    “小子,想不到咱们要见面了!”烈鬼王历呵一声。

    “哼!”帝听风冷哼一声,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继续杀啊!

    烈鬼王视帝听风为仇敌,帝听风又何尝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准备。

    不等烈鬼王杀过来,帝听风倒是抢先冲过去了,而且,手里的巨剑扩大了数倍不止,把帝听风都带出了幻影。

    烈鬼王眉目一皱,这小子怎么可以迸发出那么雄厚的灵力,不会是使用了什么宝物吧!

    帝听风可不管烈鬼王心里怎么想的,先砍了在说,提起剑噼里啪啦就一阵乱砍,烈鬼王压根就没有出招的机会。

    只不过,烈鬼王脚下穿了双不可小觑的鞋子,闪动起来十分灵活,且每一下都清楚帝听风从哪里砍过来似的。

    帝听风的剑影刚刚划过,烈鬼王就往后退了半分,剑身就这样紧贴着烈鬼王落下。

    如果只是一次两次,帝听风还认为烈鬼王是经验丰富,但是次次都躲过,可就说不过去了。

    尤其是帝听风的速度并不慢,可以说他以灵寂初期的修为,速度堪比灵寂后期的修士。

    烈鬼王怕是被帝听风砍红了眼,动作和速度都慢了下来,且帝听风的巨剑越来越灵光大振。

    烈鬼王抬手掐了一个死决,嘴里默念了几句,单手一划就直接朝帝听风直指了去。

    只见一到极微的灵光袭来,帝听风眼神微微半眯,眉目倾斜,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手里剑一打横,单手推着剑身就压了过来。

    剑身灵光一震,就将烈鬼王的死决给抵了回去,烈鬼王眉目紧锁,看来,这小子倒是越来越聪明了。

    在见识过魔灵教的咒术过后,帝听风说不小心那是假的,他可不认识做为魔灵教的前鬼王,会公平公正的和自己动手。

    烈鬼王的目的就是,既然一时半会杀不了帝听风,那么,把帝听风的法力拖住,到时候没有了法力,帝听风必死无疑。

    帝听风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在烈鬼王面前,他可没有取丹药恢复法力的可能性,只怕一个不慎命就丢了。

    “哼!”烈鬼王冷笑一声,刚才,他不是是小试了帝听风一次,没想到还是被他逃过去了,现在嘛!

    趁着刚才敷衍帝听风的攻击时,烈鬼王早就已经掐诀完成,只待一个绝佳的机会,肯定可以给帝听风致命一击。

    帝听风现在也不敢大意,墨邪剑还不稳定,怕是不能取出来了,炎魔倒是可以在替自己抵挡两次。

    但是,烈鬼王的法力还是顶点,魔力肯定也还是满的,反观帝听风,法力就差见底了,倒是灵力用不着担心。

    随着烈鬼王的冷笑,只见天空遍布密密麻麻的腥红点,帝听风眉目一紧,知道不好对付。

    炎魔瞬间就跃到了帝听风的眼前,眼睛紧紧的盯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腥红小点。

    小点的距离渐渐贴近,帝听风放大了神念细扫一遍,心下大咳,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看起来像是蚊虫,又像是蚂蚁,而且,个个浑身腥红,身上的味道也熏得人肺部不舒适。

    “主人,是血婴!”

    炎魔大喊了一声,估计是一般人都不好对付的主儿,不然炎魔是不会在意的。

    “血婴!”帝听风自言自语一句,貌似从来想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有点好奇。

    “血婴是奇虫排行榜上的第二十四位,长相类似于蚂蚁,被它们盯上的一口的人,都会干枯而死,适用于暗杀,不太容易养活。”

    “既然不好养,为何烈鬼王能够召唤那么多血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