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变身未果
    帝听风对什么血婴没什么好感,他不过就是有些好奇,烈鬼王究竟是从哪里弄来这些小虫子的。

    “主人听说过魂控术么?”炎魔淡淡的问了一句,却没有和帝听风多解释什么。

    “魂控术!”帝听风心里喃喃自语,莫不是和禁魂咒出自一个人。

    帝听风倒是对专研出咒术的那位高人越来越好奇了,且那位高人也不是什么大恶人,否则也不会留下什么解咒秘籍了。

    好奇归好奇,眼前的麻烦还是要解除的,帝听风可不愿意被一个臭死人的血婴给咬了,然后血被喝光二而死。

    死得太不值了,帝听风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怎么舍得让自己死得这么委屈。

    “吼!”炎魔大吼一声,炎火蔓延四方,许多还未来得及靠近帝听风的血婴,硬生生被燃烧了。

    只不过,奈何血婴的数量实在是太雄伟了,炎魔一个人的炎火,是没办法全部一口气燃化的。

    没等炎魔第二次攻击,后面歘出来的血婴,踩着前面燃烧起来的尸体就直接上了,然后,被炎魔烧死一批又一批。

    到最后,血婴距离帝听风也不过一百米左右,在法力接近尾声,墨邪剑不可以使用的情况下,帝听风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手里的巨剑。

    奈何巨剑只能够击杀大目标,像血婴这种还没有拇指大的玩意儿,你用巨剑去砍它们,岂不是恶心自己。

    百米之内的距离,只要帝听风稍微不注意,很可能就让烈鬼王专了空子。

    烈鬼王一面控制着血婴,一面依旧默念着咒语,帝听风暗知不好,若是在这样被动下去,很可能就被烈鬼王给玩死了。

    帝听风也顾不得墨邪剑会不会失控了,到时候拜托续命一次就好了,不就是被他的分身蹂躏一顿嘛!

    一支毛笔速度代替了巨剑的存在,烈鬼王瞳孔紧缩,暗叫不好,他可是吃过这支毛笔的亏。

    帝听风旋转了毛笔几次,毛笔变成了一把没有剑尖的断剑,而且剑身还是冰与火一半形成。

    帝听风不知自己的法力够不够,但是,除掉眼前的血婴,绰绰有余,想必烈鬼王也不敢闯进攻击范围之内的。

    帝听风眼睛一闭,嘴里叽里咕噜念了几句,墨邪剑灵光大放,火焰与冰息同时释放出来。

    帝听风抬手一挥,大有将世界一分为二之势,眼神及时睁开,神色摄人魂魄,扬手一击,血婴通通击飞了出去。

    半边冰冻,半边燃烧,这就是墨邪剑的威力,徒不知,墨邪剑的真正奥义止步在何方。

    帝听风催动完墨邪剑,法力已经掏空,身体也有些吃不消,身体半跪在地上,手中剑撑着半边身体。

    帝听风眼角余光斜射到烈鬼王的动作,护身罩强化了几分,将剩余的数只血婴抵挡在外。

    听着“嗡嗡响”的声音,帝听风脑子有些发涨,刚才似乎被墨邪剑摆了一道,帝听风直视一眼手里的墨邪剑,冷笑了一声。

    险在帝听风的神念已经足够强大,不至于反被墨邪剑控制住,帝听风不动声色的收起了墨邪剑,巨剑在次幻型出来。

    “如今你没了法力,看你还怎么对付本座。”

    烈鬼王落井下石,虽然帝听风把血婴全部灭掉了有些心疼,但是,杀了帝听风取走他的法器倒也够本。

    更何况,烈鬼王已经查探清楚了,帝听风手里拿着的,正是人界独一无二的墨邪剑。

    墨邪剑亦正亦邪,它可以帮助主人,亦可以杀灭主人,这就是墨邪剑会主动认主的原因。

    而且,墨邪剑可控万剑,只要墨邪剑出手,其他剑类法器都不是其对手,就算它的主人是个菜鸟也会赢。

    这也是墨邪剑的魅力所在,当然了,这些帝听风都不了解的,他只清楚墨邪剑对自己好用就是了。

    唯一让帝听风遗憾的一点还是,墨邪剑的使用率太低了,以他如今的法力,还不够同时使用两次的。

    帝听风却不知道,只有主人越强,法器就越强的道理,所以呢!现在的墨邪剑,对于帝听风来说,只能算得上一张保命符。

    想要真正操控墨邪剑的威力,对帝听风来说,实在是太早了一点儿。

    “是么?”帝听风冷笑了一声,他的瞳孔变了一种颜色。

    紧跟着,帝听风的发丝也渐渐的从蓝色变成了白色,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带着一种玩味的邪笑。

    烈鬼王不禁身体一震,这样的帝听风,他从来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说过。

    唯一可能的就是,见过帝听风这般模样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死透了,不然帝听风的这种模样不可能没有人知道。

    烈鬼王有点腿软,此时他心里唯一冒出来的念头,就是想要逃跑。

    只不过,帝听风血红的眸子盯着烈鬼王,烈鬼王即使是移动一步都做不到。

    不等烈鬼王绝望,帝听风的模样已经停止了变化,且帝听风的眼睛已经渐渐的恢复了回来。

    而且,眼前的帝听风还是之前的那个帝听风,烈鬼王都差点以为自己是产生错觉了。

    “吼!”一声吼叫扑了过来,一头鱼脸龙身的怪物扑到了烈鬼王身上,和受到了惊吓般的烈鬼王缠斗了起来。

    炎魔见此,也凑上去帮忙,两只灵兽齐齐出手,效果肯定要好一些。

    只可惜了烈鬼王,被帝听风这么一吓,整个人都呆掉了似的,身体很快就被龙鳞兽给咬烂了。

    而且,烈鬼王的元神刚刚逃出,就被炎魔一口炎火给燃化了,真正的死无全尸,连元神也不放过。

    炎魔和龙鳞兽一起凑近了帝听风的身边,炎魔口中和叼着烈鬼王身上的储物袋。

    帝听风把储物袋摄到了手里,没来得及细看,附近就出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

    帝听风眉目一皱,仔细打量了一眼四周,见对方没有杀气,心里这才平静了一会儿。

    “帝公子,你人没事吧!”白慕容简直就是跑了整个马拉松赶过来的,累得他上气不接下气。

    “你是谁!”帝听风冷眼盯着白慕容,一副戒备不减,就差把白慕容给踹飞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