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熟人
    帝听风三人一秒都没多耽搁,待公输玲珑交代好以后,三人就直接奔着灵域国而去。

    帝听风自从得到了雷弧闪,遁影起来那是行云流水,只需一个眨眼,就可以把白慕容和公输玲珑甩出几里去。

    帝听风悠哉悠哉的在前面带路,白慕容和公输玲珑风尘仆仆的在后面追,等他们快要追上的时候,帝听风又开始行动了。

    哎呦!我的亲亲!白慕容忍不住羡慕嫉妒恨,有件宝贝也不是这么显摆的吧!居然拿出来欺负别人没有。

    蜀中借宝阁内,一个二十五六的白脸男子,横眉竖眼的对着借宝阁的掌柜。

    “这位公子,请恕小的不能把养魂草卖给你。”

    “你们凭什么不卖!”白脸男子大呵一声,叫嚣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们借宝阁卖是自然要卖的,只不过……”掌柜的停顿了一下,道:“这养魂草已经被我们老板给扣下了。”

    “你们老板为什么不卖!”白脸男子在次大呵一声,就好像买不到养魂草就不回去似的。

    “呵呵!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掌柜的轻轻一笑,忙着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进来借宝阁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自然是不会把一个胡搅蛮缠的客人排在第一位的。

    “喂!等下!”白脸男子大声喊道:“你们老板人呢!我亲自去和他说。”

    “这个嘛!”掌柜的有些为难,道:“我们掌柜之前人在天都国,怕是没那么快赶回来的。”

    “你……”白脸男子大呵一声,吼道:“混账!小小的借宝阁,胆敢忤逆天道宗。”

    “天道宗怎么了?”

    掌柜的一听不乐意了,回呛道:“你能代表天道宗不成了就是你们天道宗的少宗主来了,也断不敢挑衅咱们借宝阁。”

    “你……”白脸男子带着怒火,正准备出手伤那个掌柜,背后传来一声大呵。

    “何人在借宝阁放肆!”公输玲珑赶了回来,一坐一右并排了帝听风以及白慕容。

    不等掌柜的回答,揪住他一副的白脸男子转过头来,犹如看到了杀父仇人那般,爆呵一声道:“帝听风,你还没死!”

    帝听风微微皱起眉目,冷冷一声道:“你是谁!”

    千万无语的攻击,都不如这句“我已经不记得你了”雷得南宫南差点没气吐血。

    帝听风无语,怎么走哪儿都有人认识自己,真就奇了怪了,他有那么出名吗?

    “哼!”白脸男子冷冷一哼,他不就是南宫家族的弟子南宫南么?不过,后来进入了天道宗里两人就没怎么见过。

    “怎么,这么快就把师兄给忘记了。”南宫南咬牙切齿,好歹两人也是一起长大的吧!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了。

    “为什么要记得,难道我们见过!”帝听风的冷漠,让南宫南在一次喷血。

    “帝公子,这人谁啊!”白慕容冷瞪眼着南宫南,一副仇视的看着对方。

    打从那人一副要吃人的目光瞪着帝听风的时候,白慕容就一直注意着对方会不会高突袭。

    不过,还好,对方的修为不高,撑死也就停在筑基后期,连筑基后期的顶峰都不达,不足为惧。

    “你问我,我问谁啊!”帝听风白了一眼白慕容,道:“公输兄,那灵草现在何处。”

    “来人,赶紧把养魂草和绝魂草给帝公子拿过来。”公输玲珑一声令下,自然有人去取灵草去了。

    并且,公输玲珑主动把帝公子和白慕容请去了贵宾室,留下南宫南瞪圆了双眼傻愣在那里。

    帝公子?帝听风那个小子什么时候变成帝公子了?

    还有,帝听风什么时候和借宝阁的老板那么熟的,自己求买不卖的养魂草居然是给帝听风留着的。

    南宫南哪里还坐得住,直接给天道宗几个交好的师兄弟传音一声,准备在借宝阁伏击帝听风。

    南宫南太想杀灭帝听风这个人了,打从数十年前,自己被帝听风收拾了以后,南宫南就拼命的练功。

    为的就是打败帝听风,但是现在,帝听风好像越爬越高,认识的修士也都不是一般人,尤其是帝听风和天道宗的少宗主还有交集。

    只不过,南宫南好大喜功,完全没有把帝听风放在眼里,在南宫南的认知里,帝听风就该是个死人。

    “这就是养魂草和绝魂草?”帝听风瞅着两株完全不一样的灵草。

    养魂草大多人都是用来炼丹的,除此之外,貌似没什么作用,绝魂草可以把人的魂魄封印在体内。

    说得精确一点就是,把人的魂魄护养在体内,也等于是在慢慢修复的意思。

    “如果不够,以后借宝阁收到的这种灵草,全部都给你留着。”公输玲珑大方的宣布道。

    “如此说来,这养魂草和绝魂草就是公输兄送于我的?”

    帝听风眉目微皱,表示,他不大喜欢占人便宜,公输玲珑应该很清楚这一点的。

    “咱们谁跟谁啊!”公输玲珑大方的揽过帝听风的肩膀,口气大方承认道:“只要你愿意接受,整个借宝阁都可以送给你。”

    “别,你别吓我!”帝听风直接拒绝,道:“我可不想走哪儿都被人追杀。”

    “噗!”白慕容在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捂着肚子笑道:“你现在的处境,和有没有人追杀应该不差吧!”

    白慕容活了好几百年,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够把仇恨拉得那么足的,每一次碰到帝听风不是被追杀就是被围灭。

    白慕容已经很习惯自己的出场场景了,就是不知道帝听风这个本尊习惯不习惯。

    “最起码我还活得好好的,若是多了借宝阁这样的身家,问题肯定会不一样的。”

    帝听风又不是第一次出门的孩子,他身上什么都没有,都能够走哪儿都被人追杀,这要是背后有了财产,修真界,怕是容不下他的。

    公输玲珑那是背后有个公输家族,虽然说他们之间有内部矛盾,公输玲珑总归还是公输家族的人。

    帝听风完全就不一样的,没爹没娘,师傅也不能认,仙宗除名,魔宗待不下去,还有什么能让帝听风不遭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