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事实有点残酷
    那时候,肯定很多人会把主意打到借宝阁上面来的,帝听风可没那心思经营什么拍卖屋的。

    还是一个人逍遥自在,多好啊!有人追杀就逃,需要什么找朋友要就是,惬意!

    “好吧!我知道你喜欢独自一身轻,总归多依靠咱们一下也是好的。”

    公输玲珑这话不假,换作帝听风一个人,要亲自去寻找什么灵草,不得白白浪费好些年,有现成的最后不过。

    “我可不是白送给你,你之前不是拿了几十万魔石给我卖的嘛!给你卖了很多灵石的,你用不着担心灵石不够。”

    “什么灵石,魔石啊!”白慕容在一旁好奇,难道帝听风和公输玲珑在做什么暗地买卖。

    “这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公输玲珑卖了个关子,并不打算把买卖魔石以及灵石的事情告诉第三个人。

    帝听风则更保密,冷冷一声道:“不能告诉你!”

    “好啊!你们拿我当外人!”白慕容哼哼唧唧的呼叫起来。

    帝听风白了他一眼,冷冷一句打击道:“你本来就是外人。”

    “帝公子,你太让我伤心了。”白慕容捂着胸口,一副很受伤的模样。

    “好了,你们俩别闹了,我让下人准备些食物,咱们整顿一下,在去离若山吧!”

    公输玲珑在帝听风后面追了半天,早就累得站都站不稳,为了不影响自己玉树临风的形象才死撑着的。

    帝听风想也不想,直接拒绝公输玲珑的站队,拒绝道:“你不能去!”

    “为什么啊!”公输玲珑无语,他想去帮忙还有错了,帝公子你要不要那么冷冰冰啊!

    帝听风则给了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说道:“不想带你去。”

    “噗!”白慕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合着,帝听风并不是只对他一个人冷淡啊!

    白慕容受伤的心一下子就平衡了,三人一起用了餐,最后,帝听风消失了一段时间,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早上公输玲珑起床时,帝听风刚好从外面回来,也没敢问帝听风去了哪里。

    白慕容休整了一天时间,精神气恢复了过来,就跟着帝听风准备去离若山了。

    公输玲珑则被留了下来,打算在借宝阁等他们回来。

    岂料,帝听风和白慕容还是被一伙人给堵在了接近蜀中入口的地界,哪里恰好离天道宗极近。

    帝听风认出对方是天道宗的弟子,尤其那个领头的人,还是昨天那个自称为南宫南的人。

    昨天帝听风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就是回了趟南宫家族,只不过,他并没有进入家族内部,仅仅只在外面观察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

    “帝听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南宫南大呵一声,其余几个弟子全部都祭出了法宝,只待帝听风一动,他们就出手。

    “呵呵!”帝听风宇宙无敌呵呵笑,而且还是冷笑。

    “你笑什么!”其中一个阴脸弟子大吼一声,看到帝听风的模样就不顺眼。

    帝听风悄悄地给风仟景去了一道传音符,并且,也不出手,就这样冷眼四扫了各处景色。

    毕竟这里是天道宗的地境,距离天道宗本宗又极近,万一惹出了麻烦,帝听风是不能和整个天道宗对扛的。

    这种事,还是留给风仟景他们本宗弟子来处理好了。

    南宫南原本以为帝听风会不客气的对自己出手,到时候他们几个师兄弟好联手灭掉帝听风。

    恐怕,外人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说天道宗什么的,毕竟出手故意伤人,和正当防卫有很大的差别的。

    “喂!帝听风,你该不会是怕了吧!”南宫南继续在那边挑衅,其他弟子则准备好随时攻击帝听风。

    帝听风只淡淡的瞄了对方一眼,继续和一旁的白慕容闲聊着,压根就没把南宫南放在眼里。

    “慕容兄,你们离若山的那个什么禁地,现在可以进去吗?”

    “你说的是玄逆境吧!”白慕容对帝听风的健忘症实在是无语,道:“还不行,得过百年才能进去一次。”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活着出来就行了,还管他什么百年十年的。”

    “别说要等百年,即使是十年,也没到时间呢!”

    “该不会是我当年太欢腾了,害玄逆境元气大伤了吧!”

    白慕容扶额,闷闷道:“你也知道自己闹得太欢腾啊!”

    “还不是你想要那什么龙鳞兽,不然也不必整那么麻烦不是。”

    “你的名声,已经把整个离若山都给震住了,怕是人家见了你就要躲的。”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可没功夫应付那些,整天为了追杀我取乐的人呢!”

    “帝公子,你真是……”白慕容无语了一会儿,接着道:“越来越不知道低调了。”

    “哈哈哈!”帝听风干笑三声,说道:“不然我怎么拉仇恨呢!”

    白慕容烟了脸,哼哼道:“别殃及无辜就好!”

    帝听风轻推了一把白慕容,警告道:“怕死就离我远点啊!”

    “谁怕死了!”白慕容又哼哼一声,道:“我这不是担心其他弱小嘛!我本事可不比你小。”

    帝听风白了一眼白慕容,鄙视道:“你可以接着吹!”

    “我哪里吹了!”白慕容死不承认,吼道:“我只承述事实好不好。”

    “呵呵!事实!”帝听风面无表情的呵笑一声,紧打量着白慕容,说道:“像你这样的修士,十个都打不赢我。”

    “我……”白慕容瞬间就低了帝听风好几截,大喊了起来,道:“帝公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我从来不欺负弱小!”帝听风继续盯着白慕容,道:“嗯!我也是在承述事实!”

    白慕容:“……”

    “说了你别不信啊!”帝听风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继续说道:“我当年还没筑基成功,就可以对付好几个筑基弟子。”

    白慕容:“……”

    “我当年筑基期的时候,还干掉好几个灵寂期的修士。”

    白慕容:“……”

    “我当年才刚刚灵寂期的境界,就已经可以击灭元婴期的老怪物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