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当主角
    “臭小子,上次为师送你的那些丹药你可是都浪费了。”炉青真人说的浪费,指的是吃掉了。

    主要还是帝听风在外拉仇恨拉得满弓响,丹药实在是不够贡应,且一些专门用来突破瓶颈的丹药,也被帝听风当成补气丹浪费了。

    加上帝听风修炼了“大浒衍”的作用,丹药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且帝听风每次吃下丹药,基本上都被“大浒衍”消耗到其他功法上面去了。

    虽然说对帝听风人体没有帮助,击杀敌人却大有帮助的,所以帝听风每次浪费也不觉得心疼。

    反正有师兄在,丹药不会断,且上面还有一个师傅,别提帝听风丹药有多少了,简直可以用“源源不断”来形容。

    帝听风不知炉青真人是不是真心疼了,冷冷一句道:“全部都吃掉了!”

    “哼!”炉青真人冷冷一哼,表示自己对这个败家子没什么话说了。

    “师傅,解咒秘籍你看过了,现在我把灵草交给你。”

    帝听风抬手一挥,六月雪,七叶落,养魂草,绝魂草,魂草五大逆天灵草出现在眼前,炉青真人眼珠子都差点突出来了。

    其他的灵草也就罢了,那六月雪可是人界罕见的一种灵草,魂草虽然说也十分难得,且是用各种尸体生长来的,也不多见。

    帝听风这小子,真是永远都是个未知数,且每次都能够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力。

    “这这这,这些……臭小子,你咋不逆天而行啊!”炉青真人张口结舌,话都说不清楚了。

    炉青真人实在是找不到一句表扬的话来说帝听风,唯一想到的一点就是,他收了个变态弟子。

    不管是十几岁还是二十几岁,帝听风都在做着变态的事情,且正常人一辈子都可能完成不了。

    “嗯!”帝听风也没听出炉青真人话里意思,却乖乖的嗯了一声,炉青真人也是没脾气了。

    “对了师傅,我还有东西要送你!”帝听风说着,正准备把其他的灵草搬出来,被炉青真人拒绝了。

    炉青真人摆摆手,说道:“臭小子,你先让为师缓缓,为师可一天受不了好几个冲击。”

    “嗯?”帝听风有些不解,手停在半空,眼神一直看着炉青真人,却不开口说话。

    炉青真人被帝听风看得发毛,笑道:“还是等为师给你把解咒丹药炼制出来吧!为可不想浪费了这么难得的灵草。”

    帝听风点点头,道:“一切都听从师傅的。”

    帝听风又被炉青真人交代了几句,并没有离开幻仙宗,而是光明正大的去找白少帝去了。

    而且,帝听风和白少帝也没多说两句,就直接把人哄去了练习场。

    “哎!那个人是谁啊?哪个门的师叔吗?”

    “不知道啊?会不会是才闭关出来的呢!”

    “不知道是不是呢!咱们可别认错了,况且,咱们幻仙宗可没听过什么时候收了个蓝色头发的弟子。”

    “不知道他来练习场干嘛的。”

    “听说是来挑战一个人,好像是叫什么白……白少帝的吧!”

    “你说,那个白白,白少宗,那不是咱们幻仙宗的少宗主嘛!”

    “哎!好像真的是挑战少宗主吖!那个人真的不要命了。”

    “可惜咱们功法太浅,看不出那人的境界有多高。”

    “八成就那样吧!不管怎样,挑战少宗主也不过死路一条。”

    “哈哈哈哈!咱们就等着看他被人虐吧!”

    练习场地的弟子见了,纷纷从练习场退了出来,一副好奇的眼睛一直盯着帝听风,不停地议论起来。

    眼下可是许多新入门弟子,或许大家还知道一点关于白少帝的传闻,但是关于帝听风的,大家都是半字不知的。

    帝听风是十年前被幻仙宗除名的,当年帝听风年仅十八,是最后的青春岁月。

    帝听风被幻仙宗除名那年,白少帝不在宗内,炉青真人昏迷不醒,这才让几个看帝听风不顺眼的修士得逞。

    不知道将来,他们知道帝听风的光辉事迹,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年做的决定。

    帝听风的实力可是代表了一个宗门的崛起成败,亏得十年前,他们认为帝听风没什么作为,拼了命想把帝听风赶出宗里门。

    尤其是司徒家族的弟子,简直就是不留余力,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闹腾着。

    不知道司徒家族的人,知道了司徒尼玛其实是李子恒,会不会吓疯掉。

    当年的帝听风只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少年,手段可谓一手遮天,不仅灭了师叔,杀了师兄,这事还意外的没人发觉哪里不对劲。

    白少帝还是后来在帝听风离开了幻仙宗,才将这些前后因果给查清楚的,只不过,他没有揭发帝听风的打算。

    且白少帝和帝听风亦师亦友,白少帝不想为了其他不必要的事情,毁了自己和帝听风之间的联系。

    “小子,怎么想到找本宗切磋了!”白少帝一脸酷冷的走进了练习场。

    和帝听风的面无表情不同,白少帝的冷酷是一种表情,是一种刻意做出来的表情,而帝听风的面无表情,则完全是因为面瘫造成的。

    帝听风冷冷得瞥了一眼白少帝,道:“你不是很想和我讨教两招么?”

    “哟哟!出去走了一转,就把自各当主角了。”白少帝撑开了一扇子,笑眯眯的看着帝听风。

    对于帝听风的变态实力,白少帝从来都不带怀疑的,且帝听风随时都可以找机会杀掉自己,这一点白少帝同样没有怀疑。

    “哼!你可是怕了!”帝听风冷冷一哼,藐视的看着白少帝,这个表情吊炸天了。

    白少帝心里噗笑一声,这怪小子,原来还有第二种表情嘛!

    “你想太多了。”白少帝扇子一手,手里立刻多了一把玉笛。

    “那就来吧!”帝听风冷冷一声,手中巨剑已经抬了出来。

    “着什么急,客人还没到呢!”白少帝哼哼一声,手里玉笛凑近了嘴边,笛声微妙的响了起来。

    只可惜,这种微妙的笛音,从来帝听风,其他围观的弟子都听不见,笛音太微妙了,听见了的话,境界不高的弟子一定会七窍流血而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