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新门主
    男子见帝听风感兴趣,就知道肯定有戏,一脸认真的和帝听风解释了起来,帝听风却依旧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听完以后,帝听风口中才吐出三个字,“转换术?”

    “转换术”是一种移动法术,它可以画地为牢,帮助主人移动到数里之外的地方和其他生物交换,所以才被世人称作转换术。

    奈何使用“转换术”相当耗灵力,即使是修炼了它,也没几个修士使用得起的。

    基本上都是移动到数百米之处,灵力就被转换术消耗光了,尤其是保命的时候,修士使用转换术比较划算。

    其他的时候,修士吃撑了才会使用到转换术,又没有攻击能力,又消耗灵力,基本上得到了这种功法,也不会有人修炼它的。

    “成交!”

    就在沐木璃疑惑帝听风是不是不想答应的时候,帝听风直接同意了,而且就问魔焰门要了一本没什么用的“转换术”秘籍。

    “你觉得还需要什么!”

    不等沐木璃欣喜若狂,帝听风已经侧目问司马千千要什么了,差点没让沐木璃听了吐血,这个帝听风,还真不是简单人物。

    哪有人先替自己要了东西,还第二次开口问别人要什么的,原来,天下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本来司马千千提议要收五万块魔石的,魔焰门最近收入不怎么的,加上叛徒作乱,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魔石。

    司马千千因和沐家有些渊源,最后,以三万块魔石成交,魔灵教只出了十个魔灵期弟子,外加帝听风和司马千千。

    “少门主,你终于回来了,门主他……”沐木璃刚带着帝听风等人回到魔焰门,就听到了不好的消息。

    沐木璃简直是直接扑过去的,抓着报信的那名魔修,就直闯魔焰门门主的练功室。

    被沐木璃称作二叔的男子,眼神透过一丝亮光,慢一拍跟着跑了过去。

    帝听风不愿管别人的家事,他只答应帮忙,又没答应连别人的家事也要管。

    司马千千看了帝听风一眼,也跟着沐木璃二人冲了过去,剩下的十个魔灵教弟子,全部都整齐的跟在帝听风身边没有动。

    “爹爹!”沐木璃见沐门主一夕之间花白的头发,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不过才离开了一两天,沐爹爹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那个叛徒的咒印究竟是什么?

    “木璃,不许哭,爹爹的时机已经过了,是时候该去了。”沐门主轻轻拉过沐木璃的手。

    “木璃,这个……咳咳!”沐门主一咳,口中立刻就吐出了一口烟血来,他递了一块东西给沐木璃。

    “爹爹!”沐木璃喊了一声,手里握在沐门主递过来的东西,那是掌控整个魔焰门的关键钥匙。

    魔焰门出的那个叛徒,就是为了沐门主手里的的东西才背叛魔焰门的。

    被喊做二叔的男子见了沐木璃手里的东西,暗自掐起了一个法决,正准备攻击到沐木璃身上,被一直注意他动作的司马千千给搅合了。

    “老二,你……噗!”

    沐门主和沐木璃也反应过来,只可惜,沐木璃最后剩下的那口气,是被沐家二爷给气死的。

    “二……二叔!”

    沐木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莫不是司马千千阻止了二叔一下,只怕他别沐门主还要先死一步。

    “呵呵!帝公子猜得果然没错。”司马千千奸笑一声,眼睛死瞪着沐家二爷。

    “臭小子!”沐老二气急败坏,直接一招冲着司马千千攻击而去,奈何他不是司马千千的对手,没几招就败逃了。

    “司马兄!”沐木璃阻止准备去追人的司马千千,摇了摇头,道:“他毕竟是我二叔,你就放他一次吧!”

    “你脑子有毛病吧!”

    司马千千直接骂人,刚才那个沐老二可是想杀了沐木璃的,他竟然还替人求情,难怪连内鬼都抓不到。

    “我知道这么做对不起爹爹,但是……那人毕竟是我二叔。”

    沐木璃虽然姓沐,却不是沐家的真正子孙,如果不是因为沐木璃,沐门主死了,继任门主的应该就是他二叔吧!

    “随便你!”司马千千吃力不讨好,别人家的家事,他也懒得管。

    司马千千见沐木璃伤心沐门主的事情,也就懒得和他争论,退出来和帝听风说了几句。

    帝听风对死了亲人没什么感触,因为他没有亲人,有也因为某些原因死绝了。

    帝听风接了魔焰门的差事,自然不能调头走人的,既然老门主死了,自然会有新人继任,抓叛徒一事还是有效的。

    由于沐门主一死,新任门主必须继位,才能稳定魔焰门众弟子,新任门主继位之后,魔焰门才厚葬前任门主。

    沐木璃倒想先安葬好爹爹,后面在谈继位的事情,奈何门内长老非议不断,沐木璃这才做了一回不孝子。

    锁事忙活了三天才完,三天中,帝听风跟个没事人似的,不管不问也不参与。

    前来参加沐老门主祭奠的魔宗,也大多都是和魔灵教沾亲带故,其中,好些人试图和帝听风拉拉关系,都被冷脸吓回去了。

    因为帝听风没发话,司马千千也不敢替别人答应什么,前来找他的魔修也都清楚其中的厉害,不敢和司马千千闲扯。

    “帝公子,这几日劳烦你了。”明明帝听风什么都没做,全部都是司马千千在帮着操劳,沐木璃还是得感谢帝听风。

    “嗯!”帝听风丝毫不客气的应下了。

    “帝公子,不知你可有叛徒一党的下落?”

    沐木璃虽然肯定了帝听风的实力,但是也不敢过分确定,毕竟,整个魔焰门都拿叛徒一党无法。

    帝听风冲司马千千挑了挑眉,示意他来讲,司马千千会意,说道:“沐门主,我们近两日已经查探清楚叛徒一党的人了。”

    “噢!”沐木璃一听,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身体立得老直,直拍桌子道:“司马兄,你快与我说说。”

    “叛徒一党就是你那个二叔为首的,只不过……”司马千千停顿了一下,看了帝听风一眼,继续说道:“还有另外一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