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陷井
    “二叔,为什么?”沐木璃激动的站了起来,眼珠子都快吃惊得瞪出来了。

    “难道沐门主猜不出来?”司马千千反问一句,有些可怜的扫了一眼看似明白,却又被蒙在鼓里的沐木璃。

    有时候,司马千千都有一种沐木璃是假糊涂,真聪明的魔修,更何况,占最大利的那个人也是他。

    傻人有傻福,这句话形容沐木璃最合适不过。

    沐木璃摇了摇头,眼神微暗了一瞬,道:“不知道!”

    “如果老沐门主死了,会威胁到谁的地位,或者说,魔焰门会有几个候选新门主?”

    司马千千也懒得和沐木璃兜圈子了,直截了当把事情理顺了,反倒结省了解释的一堆话。

    “这……”沐木璃迷茫的坐了回去,二叔确实有和自己争门主的嫌疑,但是,自己若是不应下门主之位,二叔绝对容不下自己。

    “你欠我的东西,该交给我了。”沉默了半天的帝听风,直接问人要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自然是之前说好的“转换术”了,不然,帝听风怎会应下魔焰门之事,又且会替人调查叛徒之外的事情。

    沐木璃一愣,赶紧答应下来,道:“这个自然!”

    沐木璃好歹也是一门之主,说过的话自然是不会失信的,更何况,帝听风接下来还得帮忙魔焰门攻灭叛徒一党呢。

    沐木璃差了一门长老亲自去秘室取那“转换术”,谁知长老居然空着手回来了。

    “大长老,那转换术你怎的没找到,还是……”沐木璃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因为秘室的门,几个候选新门主都可以进入,他二叔肯定是前提把转换术带在身上了的,不然,大长老是不会空手回来的。

    沐木璃连说了几句大意了,眼睛看帝听风都显得自己很心虚,万一他二叔用转换术让帝听风帮忙自己夺回魔焰门,可如何是好。

    “帝公子,这……”沐木璃急得直接给帝听风行了个大礼,承认道:“想必那转换术是被我二叔拿走了,你……”

    “哦!”帝听风淡淡的哦了一声,问道:“沐门主是希望我自己去你二叔那里拿?”

    沐木璃一听,心脏差点没跳停了,支支吾吾道:“帝公子,二叔既然已经成了叛徒,我定是不会放过他的,转换术也会夺回来归还给帝公子的。”

    “嗯!”帝听风轻轻的嗯了一声,道:“你的话可能太慢了,还是我自己亲自去拿吧!”

    “帝公子!”沐木璃一副快哭了的表情,他最怕莫过于帝听风倒向他二叔那边。

    “东西既然是我的了,我去拿回来,有问题么?”帝听风不明不白的问了一声,又说道:“哦!需要我替你杀了他么?”

    “哈?什么!!”沐木璃再一次被帝听风的冷漠吓到,原来,帝听风早就已经把转换术当成了自己的东西。

    他二叔不动声色拿走了转换术,就算是盗,而且,盗的还是帝听风认定的东西。

    沐木璃一时间也不知是该喜该忧,说到底,他还是怕帝听风会倒向二是一叔那边。

    “你……你怎么拿回来?”沐木璃问了一个,问完他自己就觉得特愚蠢的问题。

    “我自有我的办法!”帝听风淡淡的瞥了沐木璃一眼,太多问题的人,他不喜欢,因为他不喜欢开口说话,累!

    司马千千就特聪明,跟在帝听风身边也比较久,但凡帝听风一个眼神,司马千千就能够心领神会。

    魔焰门向东一千里,正有一伙人在秘密商量着什么,其中一个人影,恰恰就是沐家老二,而其中的一个身影,想必帝听风最熟悉。

    帝听风带着司马千千,以及十个魔灵期魔修,沐木璃带领魔焰门一半人向东一千里。

    不料,对方好像知道他们要来似的,在半道设下了埋伏,连帝听风都没察觉出来,魔焰门的弟子中埋伏死伤一半。

    “啊啊啊!”哀嚎声接连不断,有几个弟子甚至都来不及喊叫,就身首异处了,看得沐木璃心惊胆战。

    眼看着自己门下的弟子全部都要死完了,沐木璃只身扑了过去,试图救回来两个。

    帝听风巨剑一横,就把沐木璃给扫回来了,他自己带去的弟子也挂掉了四个,一个重伤。

    魔焰门的弟子在帝听风的蛮横下,勉强救活了四分之一的弟子。

    沐木璃几乎疯了似的扑向帝听风,哭喊着道:“既然你有能力救他们,为什么一早不出手救。”

    司马千千瞥了一眼不知好歹的沐木璃,鼻子里冷哼一声,讽刺道:“你自己还不是没反应过来,你自己刚才怎么不去救。”

    司马千千呸了一口口水,继续讽刺道:“刚才莫不是帝公子出手,连你都活不了,更何况咱们这边也损失了人。”

    司马千千怎么着都是魔灵教的人,不管他们司马家以前和沐家如何交好,利益面前都是以自己为重。

    在者说了,帝听风出手救了是举手之劳,帝听风不愿意出手,那就是魔焰门活该倒霉。

    沐木璃倒好,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连句客气话都不说,开口就责怪帝听风为什么不全部救下来。

    也难怪司马千千平时好说话的模样,也会忍不住讽刺沐木璃了。

    帝听风淡淡的瞥了沐木璃一眼,一句话都懒得说,司马千千见帝听风眉目微皱,也就不好在开口说些什么。

    刚才那个陷阱明显是阵法类的一种,不小心踏进来的人,除了死亡别无选择,帝听风救下的人也都是差点误入阵法的弟子。

    沐木璃刚才情绪激动说了帝听风一句,为此恼怒得不行,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和帝听风道歉,只能怔怔的看着帝听风。

    帝听风无视对方的眼神,灵力瞬间就释放了出来,帝听风微微抬额,眼神斜了一眼前方数百米处的阵法。

    只见帝听风手心冒出一只闪着雷光的小兽来,不待别人仔细看清楚小兽的模样,帝听风手一扬,手里雷兽就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