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嚣张
    雷兽几乎在阵法的边缘擦出了细微的火花,待帝听风眉目恢复过来,只听得阵法中心传出“轰隆隆”一阵响。

    仅仅一颗雷兽就把高深莫测的阵法轰成了平地,前面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型深坑。

    帝听风的雷兽炸出去的时候,除了司马千千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吓愣了,尤其是沐木璃,捂着耳朵不肯松手。

    帝听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去,活下来的几个人,慢悠悠的跟在帝听风身后。

    他们基本上不敢靠帝听风太近比起坑人的阵法什么的,貌似帝听风是最恐怖的那一个。

    一行二十来人,随着帝听风赶到了东面的一千里之内,以帝听风强大的神念,隔着几里就查探到了对方的踪迹。

    帝听风停了下来,冲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停下来。

    跟着帝听风的人全部都静静地看着帝听风,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命令,哪知帝听风停了好久,一句话都没有说,反而闭上了眼睛。

    久到所有人都不耐烦的时候,帝听风终于睁开了眼睛,司马千千第一个跳到帝听风眼前,用眼神问他看见了什么。

    “对方有上千人等着,而且,里面至少有三个魔化期的修士,更何况,还是玄冥宗的人。”

    帝听风对宗门的认知还是比较厉害的,除了健忘症忘记人之外,其他的事物,帝听风几乎都是过目不忘的。

    “上千人!”沐木璃嘴角抽了抽,他带过来的弟子,即使是一个没死,也不过一百人左右,他二叔哪来的大手笔。

    “玄冥宗的人?”司马千千微微皱眉,难不成是数十年前,被各宗各派赶出天都国的一脉魔宗。

    “在前方三里左右,想必他们也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帝听风冷不丁冒出一句。

    其他人都不敢简直议论了,三里左右的距离,确实不怎么远,奈何他们神识过分弱,根本就发现不了对方的蛛丝马迹。

    更何况,对方有三个以上的魔化期修士,对沐木璃又是另外的一种打击。

    魔化期修士秒魔灵期的根本就不费力,他们这边除了帝听风就司马千千比较拿得出手。

    但是,司马千千的魔灵中期,拿出去也是不够魔化期修士秒的,这下子,沐木璃等人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帝听风心里也犯怵,他不过是想拿回转换术罢了,怎么还能遇到玄冥宗的人,他记得玄冥宗应该在灵域国才对。

    帝听风脑子差点就转不过来了,恰时,对方也已经发现了他们,对方占着人多势众,根本就没把帝听风等人放在眼里。

    “既然都来了,何不干脆一点过来受死!”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

    对方的声音,帝听风在熟悉不过了,虽然还没照面,帝听风已经肯定了对方的身份。

    如果说刚才帝听风已经有了退意,现在嘛!呵呵!不好意思,对方的人已经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见帝听风身影一晃,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速度快得所有人都没料到。

    司马千千惊慌了一秒,速度跟了上去,沐木璃也不离其后,后面的两方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着冲了过去。

    几乎才一眨眼的功夫,帝听风就近身到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不过,早就有了准备的帝听风哪里肯被对方容易算计。

    只见几个闪着雷光的小兽脱离帝听风的手心,朝着玄冥宗的弟子扑了过来。

    “轰隆隆!”

    好大的阵仗,响声如雷贯耳,震得好些人瞬间失去了声音,雷兽落下之地,被炸得不成型,巨大的深坑一个接一个冒出来。

    而且,帝听风手中动作压根就没停止过,雷兽也是一只接一只爆炸,雷圈一个接一个涌升上空中。

    等到后面跟上来的司马千千等人一瞧,好家伙,帝听风仅仅只花了数秒时间,就把对方的千来人灭了个七七八八。

    而且,那些人简直就是被帝听风完灭的情况下给炸死的,仅仅只不过是帝听风的“举手之劳”就白死了。

    如此盛况,看得风陌的嘴角也是一抽一抽的,他连点防备都没来得及做出,自己的人就死了七七八八。

    “疯老头,好久不见!”帝听风嘴角微斜,冷冷一声打着招呼。

    “哼!”风陌冷冷一哼!冷脸道:“老夫还真是谢谢你还记得我。”

    “这也不能怪我啊!”

    帝听风大喊一声冤枉,继续说道:“能够被我记得的人,多半会变成死人的,你应该庆幸才对。”

    “哼!”风陌又一次冷冷一哼。

    数十年时间,他的境界止步不前,帝听风那个小子,明明境界就跌落了回去,没想到数十年光景,居然全部都修炼回来了。

    最可恶的还是帝听风的体质居然可以仙魔同修,而且,对方的身份也不是风陌随便就可以动的。

    数年前,四界大会,本来风陌还想着趁机把帝听风给弄死,哪知魔炎王护他跟护什么似的,让风陌一直没有机会。

    如今在遇到帝听风,想不到他的境界居然恢复了,而且,实力好像变得更加厉害了。

    最让风陌头疼的一点还是,帝听风身上那源源不断的灵力,让风陌想拖延时间耗死帝听风都做不到。

    “疯老头,怎么你的境界还停在那里啊!你这十来年干嘛去了,居然一点点瓶颈都没能突破!”

    帝听风虽然说得好像挺关心对方修为似的,可是听在风陌耳朵里,就变成了讽刺。

    而且,其他的弟子听了帝听风的话,几乎都是嘴角一抽,也就帝听风这个怪修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嘲笑”境界比自己高数十阶的修为士。

    帝听风不动声色的取出一只毛笔来,幸灾乐祸道:“忘了告诉你,我的墨邪剑已经进阶了,老头,你可有法宝与我斗?”

    太欺负人了有没有,竟然讽刺别人没有法宝对付自己,是个高修恐怕都忍受不住帝听风的冷嘲热讽。

    “杀了你,墨邪神剑就归老夫了。”风陌眼睛一直盯着墨邪剑,完全把帝听风当成了一个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