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不喜欢交朋友
    而且,帝听风指明了让白慕容单独前来,灵狐一组族没道理不放人的。

    更何况,白慕容得知自己有机会出离若山,肯定会排除万难来到帝听风身边的,这一点,帝听风一点都不担心。

    问题就是公输玲珑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居然会失联了,帝听风完全想不通这一点。

    帝听风的身体已经日渐好转,除了不能过度使用灵力之外,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最麻烦的还是那个大禁咒,如果将来真的会阻止他进阶元婴期,可是很麻烦的。

    一个月后,千羽落带着自己的三个傀儡修士回来了,并且,还带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关于符咒的经书。

    “帝公子,听说你身体好了很多,抽空过来瞧瞧。”千羽落温婉而笑,笑容满面,可见他很重视帝听风这个病人。

    帝听风眉目皱了一下,问道:“你是?”

    千羽落并不知道帝听风有健忘症,只当自己救帝听风的时候,他人是昏迷状态的。

    而且,千羽落在吾乡的装扮,和圣手医生是大不相同的,导致很多人都不会把两者混为一谈。

    “鄙人姓千名羽落,帝公子叫我羽落就好。”千羽落到底还是年纪不大,加上又喜欢笑,不大令人反感。

    “是你救我?”帝听风之前就老听司马千千嚷嚷着羽落羽落的,一问之下,才知道自己的毒是一个叫千羽落的人解的。

    “嘛!为人医者,见了病人自然而然,你不必放在心上。”

    千羽落从司马千千那里得知,帝听风这个人重情重义,他倒是很乐意交这个朋友,话自然挑好听的说。

    “多谢!”帝听风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另外一种变化,只不过是一闪即过的瞬间就消失。

    帝听风取出自己身上从风陌那里得来的灵草,以及五百块中阶灵石递到千羽落面前。

    “我现在身上只有这些,千公子,还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定会补齐欠你的药费。”

    “不客气!”千羽落把帝听风拿出来的东西还回去,解释道:“我救你不是为了要你的报酬。”

    千羽落一脸认真的盯着帝听风,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其实我是为了想交你这个朋友才这么做的,你……”

    千羽落看了一眼旁边的司马千千,继续说道:“听千千说你这个朋友很值得交,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私心,而拒绝交我这个朋友。”

    几十万的药费,被千羽落三言两语给免费了,帝听风虽然平时没交什么朋友,但是他对别人的好,都是把人当朋友才会那么做的。

    “我……”帝听风有些哑口,认识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和他接近的人更不会有好下场,他不知自己该不该答应。

    “我自己的安全,我自己可以负责!”千羽落打包票。

    他既然想交帝听风这个朋友,自然是会查探帝听风一番的,奈何帝听风这个人走哪里都拉仇恨,到处被人追杀。

    可惜千家家大业大,而且千羽落胆子更大,可以说整个天都国,也没几个人敢动千家的少爷。

    “我知道你这个人不喜欢交朋友!”千羽落主动退了一步,说道:“你只要把我和公输兄放在一块了就行了。”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就是说把千羽落和公输玲珑放一个级别上,帝听风平时虽然和公输玲珑走得不接近。

    但是,帝听风这个人,平时压根就没有朋友,而且,帝听风此次明知自己中了毒,哪里都没去,却来了借宝阁。

    这得是需要多深的交情,才敢把性命交到别人手里,千羽落查到的情况,两人之间可是一直只有利益交易的。

    尽管只是如此,帝听风却愿意相信公输玲珑这个商人,可见两人平时的交情是很不错的。

    而且,有帝听风拉线,就等于有了公输玲珑的支持,千家的拍卖屋可以向整个九州大陆推广。

    千羽落救帝听风,的确存在了一些私心,不过,帝听风好像不介意来着,毕竟,自己能够活下来,确实是千羽落的功劳。

    “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派人找我,什么事都可以帮你,人界不毁!”

    帝听风一诺千金,承诺将来在人界保护千羽落,且这个承诺只要他人尚在人界,就不会毁约。

    千羽落仔细帮帝听风了一次身体,发现除了体内的大禁咒外,他的身体没其他问题了,这才算安心下来。

    然后,千羽落就把自己关在借宝阁的另外一间秘室里,用他自己的几个煞血尸,不知在炼制什么东西。

    大禁咒的书籍根本就查探不到,只能另外想办法,司马千千虽然有心帮忙,也只能帮倒忙。

    “人呢!在哪?有没有好一点了指能不能下床了?快点带我去看看帝公子,凶手查到了吗?公输兄为何不在这里?”

    白慕容一赶到,各种问题就出来了,司马千千都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好,干脆还是沉默比较好。

    “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公输玲珑的人?不对啊?公输玲珑的人为什么是个魔修。”

    “哎!你跟我说句话呗,你是想急死我啊!”

    司马千千被吵得耳朵都痛了,不甘愿的回头白了白慕容一眼,道:“我是魔灵教的人,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

    “哈?”白慕容愣神一会儿,问道:“什么是,什么又不是了啊?”

    两人一路吵着来,准确来说,是白慕容一个人在路上叽里呱啦的冒泡个不停。

    “咦?司马大人,你出去接的人,怎么变成妖修了?”因易正给帝听风端食物过去,半道撞见了司马千千和百慕容。

    “你又是谁?”白慕容眼睛瞪得老大,道:“怎么又是个魔修!”

    司马千千白眼,说道:“魔修惹到你了啊?”

    白慕容不在说话,他肯定说不过两个魔修的,准确来说,是打不过吧!

    等到了帝听风住的秘室里,看到小心翼翼扶起帝听风的路风,白慕容惊呼一声,道:“居然还有一个魔修,你们魔灵教是不是全搬过来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