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本色出演
    “不是你不行!”

    白慕容在背后补刀一句,道:“是你只合适本色出演,而且你这种性格的修士,八成没人可以扮演。”

    世上面瘫数不胜数,但是吧!人家或多或少,脸上至少都会出现第二种表情的。

    帝听风则永远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脸,不管他心里如何激动,怎么开心,脸上都是可以用面无表情来形容的。

    其他人默默地低下头,他们不敢附和白慕容的话,也不敢承认帝听风就是面无表情的面瘫,他们还不想死。

    “那你来!”帝听风倒不在意,反正只要能够混进公输家族就好了。

    “我?”白慕容无语,他可不想让自己英俊貌美的公子哥形象,变成一个糟糕的老头形象的。

    “你可是不愿意,嗯?”帝听风问了一句,语气中满满的威胁。

    “不是!”白慕容赶紧摇头,表示自己不是不愿意,而是非常不愿意,可惜他不敢承认自己的心里想法。

    “我肯定不合适扮演那种阴险的老头。”白慕容顺道指了指司马千千,道:“让司马兄去吧!”

    “你怕死,嗯?”帝听风没有抬眼看司马千千,而是继续“威胁”着白慕容。

    “都说不是了。”白慕容努力给自己洗白,道:“帝公子你走哪都拉仇恨,我若真怕死,干嘛还和你待在一块啊!”

    做为灵狐一族的族长,白慕容确实没必要跑来给一个孤家寡人做小弟的,只不过,白慕容喜欢和帝听风在一起冒险而已。

    “帝公子,你还是不要逼他了,让我来吧!”司马千千成功救下百慕容,收到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司马千千提议让自己来,主要是他是除了帝听风,唯一一个接触到客栈老板一举一动的那一个。

    而且,凭司马千千的三寸不烂之舌,搞定一个客栈老板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比起公输玲珑来,司马千千有过之无不及,一看就是做生意从来都不会亏本的主儿。

    帝听风也懒得纠结谁扮演客栈老板的身份,反正不要找他就好,像白慕容说的,他不会卖笑。

    帝听风自己也搞不懂,他有时候明明就很开心,就是笑不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面瘫。

    除了司马千千易容成客栈老板,其他人全部都换了一身烟衣裹身,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帝听风的眼睛明显和正常人的眼睛大不相同,司马千千还特别用了什么药液,把帝听风扮得接地气一些。

    十个人一下子就大变样,司马千千顺了客栈老板的腰牌,去秘室的内间召了三个看起来不是特别精明的烟衣人。

    万一带上几个特别精明的烟衣人,没准半道会暴露自己,这些都是帝听风想到的后果。

    那三个烟衣人果然没发现眼前的老大是个假的,不动声色的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十二人分成两排跟在司马千千后面,一排六个人,帝听风主动站去了最后,好方便控制前面那两个真正的烟衣人。

    另外一个烟衣人,则被司马千千调在了第一个,毕竟想混进公输冢,肯定得需要一个真正的手下的。

    他们几个人全部都是假的,万一要验身份,岂不是暴露了,还是放一个真的在面前比较好。

    白慕容也想跟着排在第一个,却被路风顶替了位置,白慕容只能默默地排在了第二位,和因易站在同一个位置。

    另外四个人从借宝阁带出来的修士全部都站到因易后面,他们那边刚好六个人一排。

    白慕容前面是路风,后面则是一个借宝阁的修士,然后才是两个真正的客栈老板的人,最后则是帝听风。

    这样的队伍一点问题都没有,司马千千则完全演绎了客栈老板的风格,一路上走得风骚八面。

    在女子面前,就是风骚,在帝听风等人眼里,就是娘,而且是变性了的那一种娘,司马千千欲哭无泪。

    十几人一路无险的从晋元国的大街上横行,路过那些凡人弟子旁边,司马千千为了逼真自己的形象,还故意惹了一些人。

    其中,还包括了强抢民女,众修齐吐槽,这货该不会是上瘾了吧!

    另外三个真正的客栈老板的心腹,则完全认为他们的老大没有半点问题,其中一个还屁颠屁颠的上前去帮忙。

    结果勒,惹得司马千千厌烦,一脚就把人给踹翻了,那模样以及那脾气,那个烟衣人完全没怀疑半分。

    好像客栈老板不抬脚踹他几下,那个烟衣人就怀疑眼前的老大是假的一般。

    司马千千若是知道那个被踹的烟衣人心里的想法,肯定会不介意自己多踹上两脚的。

    公输家族在晋元国的正东方,此地被称为公输冢,原因没有人知道,数千年下来,这个名字就伴随着公输家族的。

    公输冢,是一个地形如猫爪似的的境地。

    只不过,这个猫爪被放大了亿万倍,就连帝听风都不敢肯定,他需要多久才能围着猫爪遁影一圈。

    司马千千带着十二人出现在半空的飞船上,把公输冢的风景一览无余,对这个奇特形状的地形蛮感兴趣的。

    飞船刚刚接近地面,公输家族的人就出来接人了,司马千千把从客栈老板那里取来的腰牌往那人手里一扔。

    那人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后,眼神若有若无的扫描着面前的十二个烟衣人。

    来接他们的人不过三十岁左右,脸上的皱纹不是特别明显,却也是看起来不怎么年轻了的修士。

    此人的境界不是特别高,体内隐藏的灵力却是不弱于任何一个灵寂期境界的修士。

    帝听风淡淡的瞄了一眼那人,眼睛就收了回来,那人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眼神立刻就扫过来了,速度之快,差点就暴露了自己。

    显然那人什么都没有发现,谁叫帝听风是个面无表情的修士呢!即使是帝听风心里慌乱了,脸上却是半点不露的。

    那人又开口问了些什么,被安排在第一个的烟衣人立刻上前替司马千千说明情况,然后,那人脸上的笑容就显露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