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救不救
    “善予大人,请随小的来。”

    那人改变了之前傲慢的态度,脸上的笑容跟花开似的,叫人都要误会之前那个蹬鼻子上脸的人不是他一样。

    司马千千冷冷的瞥了那人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佛了一下衣袖,大步朝公输冢的城内走去。

    那人立刻跟在司马千千的一侧,甩掉后面的十二个烟衣人,惹得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不满意。

    “善予大人,家主吩咐你先去她的秘室一趟。”那人小声的和司马千千提了一句,惹得司马千千心里起疑。

    司马千千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帝听风,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他一个人去见那个什么家主,肯定会暴露身份的。

    “咳!”司马千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干咳一声,需要那人多点提示。

    那人见司马千千咳了一声,以为他肯定是等不及了,接着又不动声色的和司马千千提议了几句。

    听得司马千千心里莫名其妙的,待把司马千千一众待去了公输家族的一间秘室,那人就要带司马千千独自去见公输家族的家主。

    司马千千求助的眼神一直瞟在帝听风身上,帝听风就好像没看见似的,连头都懒得抬一下,跟着其他人一起低下头看着脚趾头。

    司马千千也不好继续找借口不去见那个什么公输家族的家主,实际上,他心里总有一种毛毛的感觉。

    那带路的人带着司马千千到了家主的殿外,就不动声色的离去了,留下一脸懵神的司马千千。

    司马千千硬了硬神色,伸手推开了公输家族的家主的殿门,只一眼,司马千千眼里就出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

    没错!真的是一个女人,大殿内一个“闲”人都没有,而且,那个女人的打扮就和沐浴出来差不多。

    身上的衣服十分随意的挂在身上,一点都和家主搭不上边,尽管司马千千心里不愿意承认,他也只能把眼前的女人当成是公输家族的家主。

    “我靠!谁告诉我为什么公输家族的家主是个女人!”司马千千内心都是崩溃的。

    “善予大人,你可是终于来了,怜儿都已经等不及了呢!”眼前的女人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听得司马千千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嘛!”司马千千嬉皮笑脸的附和一句,头皮发麻的抬腿一步步走了进去。

    司马千千刚刚踏进大殿,大门就自动“澎!”的一声给合上了,公输怜儿站起身,一步步朝司马千千走过来。

    一步步移动中,裙摆从公输怜儿的身体上滑落,露出里面更加清晰的完美身材。

    司马千千看得口干舌燥,他还是头一回遇到女人明目张胆的“勾”引,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公输怜儿发现以后,嘴角微微翘起,冲司马千千露出一个魅笑以后,步子放得更慢了。

    司马千千不由自主的吞了好几口口水之后,神智终于清醒了一点,妈呀!这美人计可太阴险了一点。

    司马千千不用猜,心里就已经明确那个客栈老板和这个公输怜儿的私密情况。

    很可惜,司马千千属于那种洁身自爱的人,仅仅是被勾走了三分魂,就恢复了正常。

    “不知家主此番叫老夫来,所谓何事?”司马千千记得一般上了年纪的修士,都喜欢自称老夫来着。

    那个客栈老板,也就是所谓的善予大人,不是魔修,自然不是自称本座,也不是妖族,没有什么奇怪的自称。

    一句老夫,想必不会暴露身份才是,公输怜儿轻吟吟的笑了一声,兰花指捂嘴,做了一个更加诱人的动作。

    司马千千的魂差点就要飞出去了,最后,他还是重重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才勉强让自己飞出去的魂给收回来的。

    “善予大人!呼!”

    不知何时,公输怜儿已经近身到司马千千的眼前,她整个人都勾到了司马千千的身上,并且,还往司马千千的耳朵里吐了一口气。

    “主人,你真的不救他啊!”炎魔学人类那般嘟起了嘴,心里愤愤道:“那个女人头恶心了,居然连那么丑的老头都要。”

    “反正又不是你要!”帝听风反驳了一句,觉得司马千千经历这么一遭,貌似没什么不好。

    “怎么了?”白慕容发现帝听风又在和自己的灵兽在聊天,好奇宝宝的靠了过来,惹得帝听风送了他一个白眼。

    “说说又不会怎样!”白慕容无视帝听风的白眼,并且还不客气的回敬了帝听风一个白眼。

    “司马千千那小子被女人缠上了。”帝听风一句话把整个复杂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什么?”白慕容眉目锁起,问道:“他不是去见那个公输家族的家主去了嘛!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帝听风抬眼看着白慕容,觉得他刚才声音有些太大了,扫了一眼周围的烟衣人,发现他们并没有看过来,心里就不计较了。

    白慕容想了想,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他附到帝听风耳旁,小声道:“难道那个女人,就是公输家族的家主。”

    帝听风给了白慕容一个肯定的眼神,一句话也不说,心里正纠结要不要去打扰两人来着。

    万一司马千千心里愿意和那个女人纠缠,他去了,岂不是破坏别人的好事。

    但是,若司马千千心里对那个女人排斥,事后肯定会怨帝听风见死不救的,唉!女人就是麻烦!

    同时,帝听风心里也有点好奇,为何公输家族的家主是个女人,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帝听风想想,还是把炎魔放了出去,顺着司马千千的味道,炎魔很快就溜到了公输家主的主殿。

    殿内一阵阵侵人的芳香,迷得炎魔忍不住想打喷嚏,又担心被人察觉到自己的位置,炎魔硬生生给忍了下来。

    透过空隙,炎魔秒速钻进内殿,正看到司马千千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那烈焰红唇一直不停地亲吻在司马千千的脖颈处。

    炎魔心里小小的恶寒了一下,不大不小的冲两人一旁的大床吐了一口炎火,内殿瞬间就被点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