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折磨致死
    公输玲珑回到家族里,突然一下子被自己的姑姑联合外人控制以后,连自己的消息都无法从家族里传递出去。

    而且,公输家族的少公子回到家族的消息,整个家族没有一个族人知道,不管是长老级别的还是一些下人。

    当然了,别有用心的族人除外。

    这一点,让帝听风感到很奇怪,莫非那个什么善予大人,有实力可以控制整个公输家族的人?

    在一座废弃的破烂泅殿中,一个面目惨白的公子正在遭受各种残酷的刑法。

    四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可不管公子如何叫唤,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不管使用什么样的办法,折磨这人致死。

    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想到这人还挺能忍的,那么多酷刑用上了,加上不吃不喝那么久,居然还有一口气吊着。

    上面的命令是折磨他到死,并没有说可以动手杀了他,四个大汉也不敢私自用刑,只能变着法的折磨他。

    四个大汉只知道上面叫他们折磨这个犯人,却不知道他们折磨的这个犯人恰恰就是公输家族的少公子公输玲珑。

    若是叫他们知道,四个大汉就是自杀,也不敢对公输玲珑用私刑的。

    公输玲珑从小就流落在外,极少回公输冢,即使是回来了,一般人也见不到公输玲珑,没几个人认识公输玲珑这个人。

    公输家主不说,公输玲珑就是出现在族人的眼前,也不会有人认识他,这些全部都是由公输玲珑他爹爹造成的。

    “呵!这小命还真硬,折磨了那么久都不死!”

    一个大汉呸了一口口水在地上,折磨犯人不打紧,他得跟着犯人在这种鬼地方一直待到犯人死去,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了。

    “他等级那么高,命不硬早就被折磨死了,别废话了,你以为谁都像凡人弟子那么好打发嘛!”

    另外一个拿刀的大汉冷哼一声,又是一刀砍在公输玲珑的胸口处,鲜血立刻就哗啦啦的涌了出来。

    “这小子细皮嫩肉的,长得跟个娘们似的,没想到那么经得起打,不简单哟!”

    一个手里握着几根长长的粗针的大汉,奸恶的邪笑着,双手还不安分的抚摸到公输玲珑的身上。

    “老三,你小子是不是心里又起什么邪念了!”

    第一个开口的大汉拖回老三的手,提醒道:“你给老子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特么是个男人!”

    “三哥,你不是这种人吧!”最小的那一个大汉替他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看了公输玲珑好几遍,确定他是个男人没错。

    “三哥,人家长得像女人是没错,但是你也不能公母不分吧!”最小那个大汉一巴掌抽到公输玲珑的脸上。

    “臭小子!看爷不把你的脸抽肿,叫你出门到处勾人,呸!”最小那个大汉边抽遍骂。

    其他三个大汉可能是打得累了,一个个歪东倒西的坐在一旁挑选着下一次用来折磨公输玲珑的刑具。

    他们四人还不知道,帝听风已经带人往这边赶过来了,司马千千也忽悠着公输怜儿一同过来了。

    甚至于,白慕容不知使用了何种神力,居然把公输家族的族人都给带过来了,这可把帝听风等人唬住了。

    司马千千也没想到,白慕容居然还有如此的号召力,不愧是灵狐一族的族长,办事效率就是不一样。

    因为公输怜儿关押公输玲珑的时候,走的是捷径,速度自然比其他两方人马要速度一些。

    第一批赶到的人,自然就是司马千千和公输怜儿两人,至于为什么没有带上其他人,第一个是公输怜儿不想暴露自己关押公输玲珑的事实。

    第二个自然是司马千千不想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前去阻扰帝听风他们,还有就是人多了的话,司马千千肯定会露陷的。

    到时候,他们莫不是走到一半,司马千千就被公输怜儿的人给劈了。

    到时候,公输怜儿在把公输玲珑转移一个更加神秘的关押地点,帝听风肯定会冲司马千千发火的。

    别到时候司马千千在公输怜儿手里活了下来,转眼就死在了帝听风手里。

    “家主!”四个大汉看见公输怜儿亲自过来了,赶紧把手里的刑具一丢,笔直的站到了公输怜儿的面前。

    “人怎么样了?”公输怜儿看都懒得看公输玲珑一眼,在他的眼里,公输玲珑就和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

    就连他爹爹都栽在了自己手里,更何况,还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公输玲珑。

    公输怜儿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会输,尤其是还有善予大人会帮助她。

    公输怜儿哪里会知道,他所谓的善予大人,其实一开始就是个假货,而且还瞒了她那么多天,公输怜儿居然丝毫都没察觉出来。

    情人眼里出西施,情人眼里都是蠢货才对,连基本的正常思考都不会了。

    “还没有死!”领头的大汉老实的和公输怜儿交代一句。

    “哼!”公输怜儿冷冷一哼,道:“这一点和他爹爹倒是一点都不一样。”

    公输玲珑他爹爹,仅仅是被公输怜儿吓那么一吓,居然主动把家主之位给让了,差点都叫公输怜儿误会其中有诈了。

    公输玲珑被折磨了一个多月,居然还没有死掉,可真出乎公输怜儿的意料之外。

    公输怜儿一点都不觉得她安排的人,会私自给公输玲珑减刑,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公输玲珑的真实身份,完全没那个必要。

    讨好犯人,可不就是等于得罪主人么?谁会嫌弃自己活得不够长呢!

    公输怜儿拾起一旁沾满鲜血的鞭子,正准备抽到公输玲珑身上,被司马千千挡了下来。

    “善予大人!”公输怜儿冷血的一面被情人看见了,心里正懊恼呢!她怎么就忘记善予大人还在旁边了呢!

    “怜儿,此人恐怕命不久矣,你又何必用他的血弄脏你的手呢!”司马千千可不敢让别人在欺负公输玲珑一下。

    只一眼,司马千千就差点动怒和公输怜儿拼命了,那血泊中的人,还叫人嘛!简直就是用血堆起来的一个人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