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救人灭族(1)
    这个公输怜儿,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她居然那么狠心,连自己的亲侄子都可以下得去手。

    亏得帝听风察觉到公输玲珑出了意外,非要亲自过来看看,否则的话,他们继续等下去,公输玲珑怕是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这个臭女人,好狠的心,司马千千心都凉透了,对公输怜儿的厌恶狂升到了顶点。

    莫不是帝听风命令他不可轻举妄动,只怕司马千千忍不住会提前灭掉公输怜儿这个没人性的女人的。

    公输玲珑躺在血泊里,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熟悉的气味,却又不敢肯定,他微微抬眼看了司马千千一眼,随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因为公输怜儿在这里,那四个大汉不敢私自用刑,司马千千用各种借口阻止公输怜儿对公输玲珑继续折磨。

    司马千千一边恶心的哄着公输怜儿,一边祈祷着帝听风快一点赶过来,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提前动手。

    “澎!”的一声巨响,帝听风连这个废墟的泅牢入口都给毁灭了,一条直道直接通向了内间牢狱。

    此地,恐怕是一座早就废掉了的牢狱,现在,这里只关押了一个犯人,那个所谓的“犯人”,除了公输玲珑没有别人。

    “什么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闯公输家族!谁叫你过来的,你特么不想要命了是吧!”

    那个被称为老三的大汉,见帝听风破坏了牢狱的入口,因为公输怜儿在此,他心里一点都不觉得可怕,一口气冲帝听风嚷嚷着骂起来。

    帝听风手里突然抬起一剑,剑身都没动一下,那个叫老三的大汉直接被揽腰砍成了两截,连嘴里没吼出来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刷炮灰就得这么刷,没事一直听炮灰废话,不是特意找难听的话来听吗!

    见自己的同伴被杀,那个叫老二的大汉爆怒呵道:“你是何人!”

    帝听风转头看向老二,一婺眼剑疾利,声音悠悠平稳,开口道:“我是他的朋友,帝听风!”

    想在次开口的老二的大汉,一时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声音,原本一直应和着司马千千的公输怜儿,竟吓得直接躲在了司马千千的背后。

    帝听风倒也不介意,转头看向司马千千,交代道:“以后遇到这种废话多的,先补上一剑,在慢慢听他说。”

    “什,什么?”公输怜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眼前出现的这个恐怖的美男子,居然在和她的情人在说话。

    公输怜儿回过头看着司马千千,没想到,居然看到的是另外一个美男子,眼前哪里还有她善予大人的存在。

    想到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哄着自己的人居然是眼前的陌生男子,公输怜儿又羞又气,扬起爪子就要朝司马千千拍过去。

    司马千千哪里还肯让公输怜儿继续闹下去,一巴掌就自己拍晕了公输怜儿,完全不考虑怜香惜玉。

    对于这种蛇蝎美人,司马千千完全怜不起来,还有没有被帝听风杀掉的老大和老四的大汉,两人此时已经懵神了,“扑通”一声就直接跪下了。

    帝听风走近公输玲珑的旁边,对他摇摇头,埋怨道:“你可真行,一个月不见你,你就能把自己变成这副模样。”

    帝听风抬起公输玲珑的下巴,往他嘴里扔进一颗保命丹,伸出手轻轻把人抱了起来。

    “帝,帝公子……你终于来了!”公输玲珑见帝听风终于来救他了,眼睛里全部都是光。

    “别说话,你现在身体太虚了!”即使是帝听风没有检查公输玲珑的身体情况,也知道公输玲珑的身体肯定毁了的。

    帝听风轻轻的拥着公输玲珑,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公输玲珑给揉坏了,这货可不是什么粗汉子。

    亏得公输玲珑这一个月的折磨都忍了下来,帝听风担心自己在晚两天过来,只怕是过来给公输玲珑收尸来了。

    公输玲珑安静的躺在帝听风怀里,轻轻把满是血迹的脑袋靠在帝听风的胸口处。

    即使是帝听风什么都没说,公输玲珑也感受到了帝听风的怒火,司马千千更加不敢此时靠上去找死。

    还没有死掉的两个大汉,被司马千千指使着拖走公输怜儿,没错,用拖的,而且还拖走了满地的血。

    公输家族的族人被白慕容带过来的时候,刚刚赶到这座废弃的牢狱,刚好看见帝听风抱着公输玲珑走出来。

    后面则跟着一个打扮得阔气的老爷模样的少年,在后面就是两个粗壮的大汉,手里正拖着他们家的家主。

    帝听风抱着公输玲珑,扬了扬下巴,眼睛扫过所有公输家族的族人,其中,有几个眼神不停地闪躲着,生怕帝听风看出来什么。

    司马千千知道帝听风想说什么,主动凑了上去,伸手小心翼翼的从帝听风手里接过满身血痕的公输玲珑。

    公输玲珑伸手抓了一下帝听风的衣袖,声音沙哑着道:“帝公子,你……”

    帝听风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就把公输玲珑递给了司马千千,浑身的血迹也懒得去管。

    “各位,有什么话需要交代的,有什么问题,你们现在可以问了,我给大家一会儿的时间。”

    至于帝听风的一会儿是多久,除了帝听风,没几个人知道。

    “你是何人,为什么私闯我公输家族?”

    “下一个问题!”帝听风懒得回答,直接跳过第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如此对待我们的家主,难道你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呵呵!”帝听风用无敌呵呵回答了第二个问题。

    “你来救的这个犯人,他究竟是谁?”

    “我想,你们族人应该会有人认识他吧!”帝听风反问了第三个问题。

    “你凭什么如此对待我们的家主,就为了一个该死的犯人!”

    “呵呵!”帝听风阴阴的笑了一声,把目光看向那个诅咒公输玲珑死的族人身上。

    那个族人闪躲着眼睛,不敢和帝听风对视,心里早就慌乱得乒乓乱跳起来。

    “他是公输家的犯人,你不能带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