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3伴侣
    “我给你捂一会儿!”帝听风几句话说得很温柔,就像当年他和端木锦说的一些情话那般。

    端木锦将头慢慢的靠向了帝听风的怀里,忍不住问道:“这么多年,你吃了很多苦吧?”

    帝听风轻轻一笑,搂紧了端木锦,笑道:“为了你,一点都不苦!”

    “臭小子!”

    端木锦低骂了一句,脸上微红的闭上了眼睛,她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说了那么多话,还是因为见到帝听风太高兴了。

    帝听风也跟着笑,手微微扶在端木锦的脸上,将自己的热量不停地传递给端木锦。

    “锦儿!”帝听风轻轻的唤了一句。

    “嗯?”端木锦眼睛闭着,轻轻的嗯了一声,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好奇道:“刚才不是还叫我仙子姐姐的么?”

    “你记不记得,当年在云涟天禁地那会,自己答应了我什么?”

    “什么?”端木锦半躺在帝听风怀里,努力去想云涟天禁地发生的事情。

    “你说,我的修为若是超过你,你就同意与我双修,嗯?”帝听风坏笑了一下。

    “哪有答应过你这种事情。”端木锦哼哼着把头埋进了帝听风怀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炙热。

    “害羞了,嗯?”帝听风扳正端木锦的脑袋,又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了!嗯?”

    端木锦恨恨的沉默了一会儿,帝听风什么时候记性这么好了,嘴里忍不住嘟囔道:“你不是有健忘症么?”

    “关于锦儿的事情,我可是一件都没有忘记!”

    帝听风实话实说,不过,帝听风也忍不住好奇,为什么别人的事情,帝听风完全记不起来,偏偏到了端木锦这里,帝听风从来都没忘记过。

    帝听风可是无论见多少次,后面见面的第一句,往往都是由“你是谁?”开头的。

    怎么到了端木锦这里,帝听风不仅没忘,而且,记忆还挺深刻,深刻到帝听风想忘记都做不到。

    “这怎么能怨我,伴侣的事情,我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万一哪天惹你不高兴了,我连哄你都不知道怎么说。”

    “什么啊!”听到伴侣两个字,端木锦脸色彻底被惹得红扑扑起来,小手还忍不住捶了帝听风胸口一下。

    帝听风捏起端木锦的手亲了一下,宠溺道:“当年莫不是你中了禁魂咒,我照样可以与你双修的。”

    “你……”端木锦咬了咬唇,害羞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是不是在外面哄了很多女子。”

    “这你可冤枉我了。”帝听风赶紧收起那副讨好的脸色,认真道:“别人靠近我,我都是躲着走的,除了你,谁我都懒得哄。”

    “哼!”端木锦哼了一声,还是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好了,免得帝听风越说越来劲儿。

    “锦儿,你都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还记不记得?”帝听风心里是真着急,他就担心端木锦反悔了。

    “记得!”端木锦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整个人都埋到了帝听风身上,帝听风撕都撕不下来。

    “哈哈!”帝听风真正的哈哈大笑一声,兴奋道:“我就知道锦儿你心里我的。”

    “本来一直都是你。”

    端木锦小声的嘟囔一句,真的睡着了,她一直都不敢放心睡觉,现在帝听风回来了,她心里终于放下心来。

    帝听风见端木锦睡着了,倒也不闹她了,见端木锦体温差不多恢复了过来,捞起端木锦打横抱了起来。

    “帝公子,这是……”司马千千正准备休息的时候,看见帝听风抱了一个女子回来,嘴巴张开得都可以放进一个鸡蛋了。

    “伴侣!”帝听风只扔给司马千千两个字,就抱着端木锦进入了练无极给他准备好的客房里。

    司马千千一直都没回过神来,帝听风可是拒绝女子接近的,那个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被帝听风抱着回来。

    而且,帝听风刚才那一脸幸福的笑容满面,他是不是见鬼了,司马千千猛的搓了搓眼睛,一直盯了帝听风离去的方向。

    帝听风可不知道司马千千会被吓到,把端木锦放到床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躺回床上搂着端木锦就睡着了。

    距离帝听风房间不远的司马千会,完全没有了睡意,可见是真正的被吓坏了,他就如此惊悚的在帝听风的门口站了一夜。

    “帝公子!”天微亮,帝听风刚刚打开房门,司马千千就盯着一张严重缺少睡眠的模样出现在他门口。

    “有事?”帝听风愣了愣,还以为司马千千是查到了什么,这么着急报告呢。

    “那个……”司马千千眼睛瞅了瞅帝听风身后,问道:“你昨天……抱回来的那个女子,她,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司马千千已经问得很委婉了,他不想惹帝听风生气,同样也十分好奇帝听风的私事,反正帝听风也不会立马翻脸,顶多就是后面整他一下罢了。

    谁知,帝听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冲司马千千笑了一下,惊得司马千千整个后背都发凉了。

    司马千千认识帝听风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跟着帝听风的时间更久,连他都没见过帝听风跟哪个女修走的近。

    怎么刚来无极门一会儿,就可以看见帝听风抱着一位仙子从面前经过,而且,帝听风今天明显和以往都不相同。

    没听人说过,无极门也开始修炼魅术的啊?而且,帝听风昨天抱着的那个女子,很明显气息很虚弱,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司马千千昨天已经旁敲侧击向练无极打听过了,谁知道练无极嘴巴跟紧得没有似的,不管司马千千问什么,他总能转移话题。

    “没事你去给我把千羽落找过来一下,我有事求他。”

    帝听风脸上高兴的表情很明显,提到圣手,帝听风的表情又有些伤感,也不知是不是司马千千的错觉。

    “好的,我马上去吾乡找他。”司马千千识趣的没有多问,反正最后知道真相也蛮好的。

    司马千千去请千羽落的时候,帝听风哪都没去,专门留在房间里照顾端木锦的饮食起居,跟保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