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老夫老妻
    千羽落找到帝听风,第一句话就是,“你伴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居然会差成这样。”

    “她怎么了?”帝听风虽然能够猜中一点,却无法确定端木锦将来的事情。

    “怎么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修炼了,她能够活下来,完全是因为你的那只灵兽。”

    千羽落毕竟是个圣手,看见病人的身体情况,自然是会对病人的家属发脾气的。

    这完全就是帝听风的照顾不周,才会让端木锦的情况变得那么糟糕。

    帝听风一听端木锦这辈子都无法修炼了,身上的杀气腾腾的冒了出来。

    当然,这些莫名的杀气不是针对千羽落他们,而是那个害了端木锦和自己的人,风陌。

    “帝公子,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练无极也着急起来。

    数十年前,帝听风带着端木锦来到无极门,什么都没有告诉他,并且,一个人就决定了冰封端木锦。

    虽然说练无极清楚帝听风是为了什么冰封端木锦的,可是他什么都不告诉自己,这一点还是很可疑的。

    “她中了禁魂咒,如果当年我不冰封锦儿,她就会死,我去天都国那么多年,就是为了寻找解除咒印的办法。”

    帝听风虽然不善言辞,几句话还是可以把来龙去脉讲诉得清清楚楚的。

    “禁魂咒!”千羽落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帝听风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走哪都会有人给他和他身边的人下咒印啊!

    “咒印我几年前就已经给锦儿解了,但是那个时候,我境界还没有恢复,发生的事也挺多,就不敢把她从冰封中解出来。”

    帝听风说的是事实,当年他走哪都是仇人,身边怎么可能会带着一个病人到处逛,而且,后来他自己也中了大禁咒,就更加不敢暴露端木锦这个人了。

    “你的选择是对的。”千羽落安慰了帝听风一句,问道:“端木姑娘的禁魂咒,和你的大禁咒,是不是同一个人下的咒印?”

    帝听风看了千羽落一眼,点了点头,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他怕是一秒都不想耽搁,就动身去杀了风陌的。

    “什么人这么坏啊!没事专门给人下咒!”司马千千恨恨的捶了一下拳头。

    “风陌!”帝听风眼睛里都红血了,一字一句道:“玄冥宗的魔尊!”

    “玄冥宗!”练无极惊讶,问道:“你怎么会惹上玄冥宗的人。”

    “数十年前,五宗遭遇魔宗入侵,他们把锦儿抓了过去,我顺着线索追了过去,才发现风陌的秘密身份的。”

    “那个风陌,难道还有其他的身份?”练无极心惊胆战,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暴露了。

    “他当年在幻仙宗,拥有一个杂物阁主事的身份,还有一次,我曾在天道宗也看见过他。”

    “你那个时候才十几岁吧!”练无极瞪大眼睛,问道:“做为幻仙宗弟子,应该是不允许进入天道宗的吧!”

    “一个意外。”帝听风轻描淡写,他不想把云涟天的其中一个入口是在天道宗的藏剑阁说出去。

    尽管他们几个人都信得过,难免知道的人多了,会不小心馅露出去,到时候岂不是会害了天道宗。

    “那个……咳咳!”千羽落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我们是不是先谈谈关于端木姑娘的事情。”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端木锦的身体,其他仇其他怨,什么时候都有机会报的不是。

    “我会好好安慰她的。”帝听风端起给端木锦做好的粥,撇下三人,就回端木锦的房间去了。

    “这个人没问题吧!”千羽落摇了摇头,怕是从来都没想过,会看到帝听风如此贤惠的一面。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司马千千赶紧摇头,惊讶一声道:“不愧是帝公子,说给端木仙子做,就真的只给她一个人做。”

    “你小子也不怕吃了帝公子做出来的食物,会死不瞑目。”千羽落摇摇头,拉着练无极去无极门的练丹房去了。

    司马千千一下子落了单,也不知该找谁说说话为好,只能咬咬牙,独自在端木锦的房间门口守着。

    “我的身体,是不是不行了?”端木锦喝完最后一口粥,嘴都还没擦干净,抬起眸子就开始问自己的身体状态。

    “别听他们瞎说。”帝听风皱了皱眉目,拿过一条丝帕,给端木锦擦干净嘴角,温柔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听风!”端木锦靠了过来,脑袋砸到帝听风的肩膀上,轻声问道:“我若是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办?我……”

    “锦儿!”帝听风捂住端木锦继续说下去的嘴,道:“别瞎想,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端木锦伸手环过帝听风的腰,抽泣道:“听风,谢谢你!”

    要不是有帝听风,端木锦早就死几回了,她从来都不后悔给帝听风挡住了禁魂咒,她反而很高兴。

    因为,帝听风心里有她,凭这一点,端木锦心里就已经很知足了。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养身体,然后我们举行一个简单的双修大典,我要让你名正言顺做我的伴侣。”

    端木锦咬了咬唇,轻嗯了一声,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哭了出来。

    她等了十年,终于把帝听风等来了,而且,帝听风心里已经承认了她是他伴侣的身份。

    端木锦心道,即使是双修大典结束她就死了,端木锦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不许想其他的。”端木锦体内有灵冰的存在,帝听风多少可以感应到她心里的想法,出声止住了端木锦的瞎想。

    “我……”端木锦红扑扑的脸从帝听风的环里抬了起来,看着帝听风,半响无语。

    帝听风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笑道:“你现在应该想怎么让自己好起来,然后怎么和为夫双宿双飞。”

    “你……”听到双宿双飞,端木锦的脸更红了,而且,刚才帝听风还用嘴巴碰了她一下。

    “行了啊!锦儿。”帝听风打断端木锦的瞎想,打趣道:“咱们都老夫老妻了,你还害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