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羡慕嫉妒恨
    帝听风把端木锦放在借宝阁,他自己也比较安心,补了千羽落亲自配的药丸,端木锦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虽然还不能催动法术,总是人的身体比较好了,用不着人赐侯着,也可以下床走动,怎么闹都不碍事。

    接到帝听风等人的时候,那个晚上,公输玲珑莫名其妙的哭了,没人知道他干嘛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帝听风给离若山去了一道千里传音,希望离若山能够出面保护他的伴侣,离若山接到帝听风的千里传音,瞬间都炸了。

    帝听风平时都是一个人,这会儿突然间冒出来一个伴侣,怕是所有人都不会适应的,除了比较淡定的白慕容。

    离若山则把各族的精英全部都派了过来,顾名思义保护好帝公子的伴侣。

    借宝阁的客人看见近千号妖族,突然间闯进借宝阁,吩咐逃跑,一个人都不敢留下来。

    帝听风有种无语的脑子进水了的想法,他怎么刚开始就没说清楚呢!这近千号妖族,究竟该怎么安置比较妥当。

    公输玲珑却不以为然,借宝阁地方够大,除去接待客人的地方,还有数十个秘室,另外,借宝阁旁边的建筑物,基本上都是属于借宝阁的。

    公输玲珑一声令下,借宝阁旁边的人一夜之间全部给撤了,留下的住处刚好安排离若山的妖族。

    蜀中突然间出现了近千号人马的妖族一事,瞬间就在灵域国传开了。

    先是蜀中的仙宗弟子过来问候,接着就是其他地方的宗门弟子过来问候,帝听风一直都没有出面。

    即使是天道宗的风仟景过来,帝听风表示不想见,就是不见,风仟景清楚帝听风的脾气,倒也没多坚持。

    回去的路上,和白少帝漏了个风,惊得白少帝差点杀回借宝阁抽帝听风一顿。

    “那个臭小子,究竟是想干什么?”白少帝说得咬牙切齿,只有风仟景清楚,白少帝心里有多高兴。

    “行了啊!清楚就得了,别羡慕嫉妒恨人家啊!”风仟景打趣咬牙切齿的白少帝一顿。

    “我羡慕他!”白少帝瞪着眼睛,打死不承认自己确实是嫉妒了。

    “你不羡慕,你能把离若山的妖族请来,一来还如此大杖势。”风仟景瞧着白少帝死鸭子嘴硬的态度,莫名的开心。

    “哼!”白少帝冷冷一哼,表示自己肯定不行,问道:“那那小子有没有说,自己把那些妖族弄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嘿嘿!你猜?”风仟景卖了个关子,一副你求我我就告诉你的眼神。

    “哼!”白少帝在次冷冷一哼,把和风仟景之间的距离弄远了一些。

    “别那么小气嘛!真不经逗!”

    风仟景白了白少帝一眼,靠了过去,用两人能够听见的身声音,说道:“听白慕容说,好像是为了保护他的伴侣。”

    “呃……”

    白少帝瞬间满脸烟线,保护一个女人,至于出动近千号妖族,帝听风是不是越来越喜欢这种大场面了。

    “估计不是那小子的主意!”风仟景打消白少帝的猜想,道:“我倒是蛮好奇,那小子怎么突然间就冒出来一个伴侣的。”

    “得了,别瞎猜了,到时候他举行双修大典,咱们不就清楚了嘛!”白少帝表示,他还没有从帝听风变得这么大发的状态中走出来。

    “万一他没请咱们俩呢!”

    风仟景不怕不知道帝听风的伴侣是谁,他就是担心,帝听风举行双修大典的时候,把自己给算漏了。

    “他敢!”白少帝狠狠地咬碎了一口牙,早就火得不知该怎么发泄了。

    “听风,你们明天就要走了!”端木锦趴在帝听风腿上,任由帝听风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她的头发。

    “嗯!别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帝听风停止手上的动作,静静地看着腿上的端木锦。

    “听风!”端木锦依旧有些担心,她想开口说自己想一起去,却又不敢开口。

    端木锦现在法术没办法恢复,就跟过废人似的,去了也只能拖后腿,可是抵不住她担心的心情。

    两人错过了十年,端木锦一分一秒都不想和帝听风分开,帝听风又何尝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可惜大三元太危险了,帝听风不敢带着端木锦前去保险,万一遇到那个善予,他可能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端木锦从帝听风腿上爬了起来,直起身子,和帝听风对视。

    “我答应你!”帝听风轻揉了一下端木锦的头发,道:“你也要答应我,我不在,要乖乖的吃药,把身体养好。”

    “我知道了!”端木锦咬了咬唇,不敢和帝听风对视下去,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这样恐怕会影响帝听风的决定。

    “锦儿!”帝听风知端木锦此时心里的纠结,捧起她的脸就吻了下去。

    两人的舌头互相缠绵了数十分钟才放开彼此,都是气喘吁吁的模样互相看着对方。

    端木锦红着脸轻咬着唇,娇喘道:“听风,你别……万一有人过来,我……”她想要逃开这里,身体却被帝听风牢牢的固在了怀里。

    “锦儿!”

    帝听风温柔的喊了一声,伸手捞起端木锦,直接把人抱了起来,两人进屋,随手关门,布置结界,接着解衣,然后缠绵。

    帝听风折腾了端木锦一夜,才将软绵绵的端木锦放开,给人收拾干净,见端木锦一直没醒过来,才出了屋子。

    帝听风刚刚走出来,门口就围了一大堆人,个个都是熟面孔,一个个跟帝听风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似的盯着帝听风。

    “怎么了?”离出发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怎么他昨天点到的人以及没点到的人全部都来了。

    “咳咳!”

    司马千千跟了帝听风好久,也是第一个知道帝听风有伴侣的人,他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提醒道:“帝公子,你昨天忘记屏蔽声音了。”

    帝听风昨天光给房间设了结界,来不及屏蔽声音就开始工作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此时被司马千千提起,他才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