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灭门萧家(3)
    经过帝听风的攻击,不管是人是物,全部都魂飞魄散,就连剩下的遗址,都被帝听风轰得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少主,我们且去家主的主殿看看,那里应该会找到什么线索。”

    帝听风沉默着点点头,表示接受萧灵霄的安排,他当年应该是被萧祭偷出去的,只不过,萧祭又是如何失踪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跟着萧灵霄去了萧家家主的主殿,这里发生的情况,又如十年前那样重演了一遍。

    只可惜,除了帝听风,其他人都看不见,就连司马千千可以共情,都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模糊的影子。

    帝听风拒绝司马千千在催动魂舍功,他刚才接连共情了三个人,魔力早就不及,此时若是在催动魂舍功,恐怕会伤害到他本尊。

    司马千千听话没有继续与魂者共情,默默地站到帝听风的一旁,他确定帝听风可以看见一些当年的画面。

    只不过,司马千千自己却看不见当年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不是萧家的后人。

    萧灵霄等几个萧家的旁支,也不过只能看见相当少的一部分,一个个都看得红了眼睛。

    “少主!”萧灵霄等人喊了一声,帝听风没有答应。

    接着,帝听风就让冰魔冰封了此地的情况,他凭着记忆,把几个萧家弟子带去了他娘亲的冰室。

    想必是那个善予用情至深,才把萧夕颜的尸体冰封起来的,至于帝听风那个神秘的父亲,一直都没有出现。

    帝听风等人到了一座冰宫前,就让其他人站在外面等,几人顺着冰宫的指示,一步步往地下走去。

    待帝听风等人到大冰宫,萧夕颜的尸体居然不见了,帝听风赶紧扑了过去,半点线索都没找到。

    “怎么回事?”萧灵霄发觉帝听风的变化,赶紧跟着他跳了过去。

    “我娘亲不见了!”帝听风摸着冰室内巨大的冰床,回头看了萧灵霄一眼。

    “师叔不见了!”萧灵霄顺着帝听风指的地方,的确是一直有人躺着的样子,可是,萧夕颜怎么会好端端的就不见了呢!

    “司马千千!”帝听风喊了一声,外面等着的司马千千接到指令,刻不容缓就冲了进来,却在看见帝听风一个人在里面。

    “帝公子,萧灵霄他们呢?”司马千千好奇一问,帝听风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司马千千居然会看不见他旁边站着的萧灵霄。

    萧灵霄几人也同时瞪大了眼睛,怎么会,他们几个不是在这里吗?为什么司马千千看不见他们几人。

    “帝公子,你……”司马千千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皱眉道:“你们该不会中了尸毒了吧!”

    “怎么说?”萧灵霄问了一句,才发现司马千千看不见自己。

    没想到,司马千千居然听见了他的声音,正冲着他走了过来,司马千千凭借声音,伸手往萧灵霄胸口点了几下,萧灵霄就冒了出来。

    “另外两个,你们的位置在哪里?”司马千千话音落下,另外两个赶紧出声,并且往帝听风身边靠了靠。

    “你可以看见我了?”萧灵霄伸手抓了司马千千一下,表示有些好奇司马千千是如何做到的。

    司马千千点点头,眼神看向帝听风,表示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帝听风自己也一头雾水,他们进来时,他娘亲就不见了,怎么会无端端中了尸毒。

    “一具放了近三十年的尸体,怎么可能会没有尸毒释放出来,不过,你们都是她的亲人,才没有中毒太深。”

    亲人就不会中毒,帝听风是萧夕颜的孩子,所以她还能够认出亲人来吗?

    “司马千千,她是我娘亲。”拜托你说话客气一点。

    “是是,是萧夫人!”司马千千不跟护短的人争。

    “可是师叔现在不见了,我们怎么办?”萧玉鸣跺跺脚,表示心里有些着急。

    “司马千千,你可以和物体公情吗?”萧灵霄问了一个犀利的问题。

    司马千千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他把他当成什么了,世间万物的共情者吗?

    “我,试试吧!”司马千千瞄到帝听风看过来的眼神,就知道他躲不了,唉!

    帝听风等人点点头,表示不干扰他,希望他放心大胆的和冰室里的所有物体共情。

    司马千千喷一口老血,这些人,思想超前,真是没救了。

    司马千千催动魂舍功,因为不需要与魂者共情,不会伤身体的,不过得消耗一些魔力就是了。

    司马千千瞅准了一旁的柜子上面的一炳簪子,身体瞬间就被簪子吸附了过去。

    “夕颜!”

    司马千千刚刚稳定心性,就看见了帝听风正坐在冰室里,眼神暧昧的盯着冰床上躺着的尸体。

    不是,是帝听风太他娘亲,萧夕颜!

    “夕颜!”帝听风又喊了一声,脸上突然笑了起来,握着萧夕颜的手紧了紧。

    司马千千一秒确定,眼前这货绝对绝对不会是帝听风,八成是帝听风那个神秘的父亲。

    而且,帝听风的长相和这个男人也不是特别像,准确来说,帝听风比较像冰床上躺着的萧夕颜。

    司马千千之所以会把眼前这个男人看错成帝听风,是因为此人和帝听风一样,都生长着一头蓝色的头发。

    “夕颜!你怎么就不能在等等我呢?”冰床旁的男人又嘀咕了一句,握着萧夕颜的手又紧了紧。

    萧夕颜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冰床上,怕是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的。

    一转眼,那个蓝色头发的男人就不见了,司马千千愣了愣,立马就看见善予从门口走了过来。

    他也和之前那个男人一样,对着萧夕颜的尸体说了好多话,听得司马千千耳朵都快吐了。

    画面变化了好几次,场景里除了萧夕颜的尸体不变之外,那个蓝色头发的男人和善予总是变来变去。

    司马千千一遍又一遍的听着他们和萧夕颜的尸体说话,真郁闷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和一支簪子共情。

    最后,司马千千还是听到了几句有用的话,蓝色头发的男人提了一句什么异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