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身份证明
    而善予在后面的几次里,曾多次提到什么食人蛊,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司马千千听来听去,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句话,只不过,萧夕颜的尸体最后被谁弄走了,司马千千一直都找不到。

    而且,萧夕颜的尸体,具体不见的时间,刚好是十年前,而帝听风说过,他十年前曾经进入过大三元。

    司马千千从簪子里出来了,把自己听到的情况和帝听风等人说了起来。

    不过,关于异界的事情以及萧夕颜消失的时间,司马千千是单独用传音和帝听风说的。

    “食人蛊!”其他三人一听食人蛊三个字,气得牙痒痒,怎么看都知道一定是善予的老巢。

    “出去!查食人蛊!”帝听风一声令下。

    既然善予的老巢查出来了,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仇人。

    至于异界的事情,帝听风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冰魔查一查关于异界的事情。

    灵域渠域食人蛊,方圆百里无人烟。

    阴兽残虫阴森惨叫虹烈,神秘浓烟环绕,神识无法探清百米处,当真鬼府食人蛊。

    百里之中,被世人敬畏的鬼府就建立在当中,无人之晓浓烟何起,也无人进去能够出来的。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百里之内常常有惨叫声传出来,鸟兽绝尽,人族更是搬得远远的。

    只晓十年,食人蛊的名气就壮大起来了,传闻连魔宗玄冥宗都不敢得罪食人蛊的人。

    不过,传闻也不过只是传闻,没有人真正见识过食人蛊的势力,见识过的却又下落不明。

    人们也不敢贸然对食人蛊进行裁判,只能顺由这个神秘的派系传承下来了。

    三日前,有三十来人到达了渠域东城,他们中穿着怪异,有人族亦有妖族,有仙宗的人,同样也出现了魔宗的弟子。

    渠域城东的一些小型宗派打听不出来什么,大一些的宗派不屑打听三十左右的外来修者。

    三十来人在渠域等了数日,没有人看见他们有什么动作,他们就住进客栈闭门不出了,基本上不见外人。

    又过了数日,渠域城外来了五百左右的妖族修者,一下子就把渠域城内的一些小宗派震住了。

    又过了数日,渠域城内突然间冒出来五百左右的仙宗弟子,一些中型的宗派坐不住了,非要见一见他们的主人。

    又过了数日,渠域城外又赶来一批修者,人数更加复杂,且直接秒杀一些中型宗派的人马。

    渠域城十日内热闹非凡,当然,这还不是最热闹的,最叫人郁闷的一点还是,他们的主人究竟是谁,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帝公子,外面又有人求见!”司马千千探查情况回来,就变成了帝听风的传讯兵。

    “让他们等着!”帝听风一摆手,不见。

    帝听风觉得自己还是先弄清楚食人蛊内的禁制比较妥当,他可不希望自己刚刚带人过去,都没来得及杀敌就自杀的。

    “属下知道了!”司马千千直接把自己当成了帝听风的左右手,是又当侦探又当传讯兵的。

    整整半月,半月时间,渠域热闹不减,最火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召集人马却从来不露面的帝听风。

    萧灵霄等人也将当年萧家散布出去的旁系弟子全数召回,当然,叛变了的都没有回来。

    回来的也没有几个人,因为当年萧家灭门的时候,旁系弟子也死伤无数,活下来的弟子也没剩下多少。

    除了灭绝的嫡系弟子外,就剩下几个旁系弟子,其余的就是外姓弟子了。

    外姓弟子终究是外姓弟子,他们依附哪个家族的时候,家族庞大,他们自然效力,家族一但落没,外姓弟子自然是不可能继续效命那个家族的。

    萧家灭门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多少外姓弟子都惨死,剩下的外姓弟子大多都隐姓埋名投靠了其他的家族。

    至于叛变的外姓弟子,一部分人跟着善予,一部分则被利用,最后被杀灭,或者变成了另外的**实验。

    半月后,帝听风答应了见一见渠域的那些求见的宗门长老,以及当年萧家散布出去的外姓弟子建立起来的势力的头目。

    “怎么会是一个少年!”当萧灵霄给大家介绍帝听风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没错,真的是一个少年,而且,看起来也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模样,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老大。

    “怎么?”帝听风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修,他们不是一个老者模样,就是一个大叔模样,确实是没办法听信一个少年人的命令。

    “你……你不是幻仙宗的弟子吗?”一个老者瞪大眼睛看着帝听风,此人居然是从属中来的,当年在云涟天曾见过帝听风一次。

    云涟天试炼,帝听风独领风骚,几乎是见识过他的风采的修者,都没办法忘记这么一个人的。

    更何况,帝听风的模样,和当年在云涟天的时候,基本上算得上是一模一样的,难怪那个老者惊讶。

    “不对不对!他不是魔灵教的魔三太子嘛!”天都国赶过来的修者连连摇头,坚持帝听风是魔三的。

    “胡说,他明明就是咱离若山的主人。”从离若山赶来的妖族不肯把帝听风推给别人做主人。

    “才不是你们说的那人,这个少年明明就是咱们借宝阁的贵客!”公输玲珑的人坚持帝听风是自己的客人,而且还提醒是贵客。

    “不可能,此人明明就是咱们天城山姬夜公子的救命恩人!”天城山的人坚持帝听风是他们家姬夜公子的救命恩人。

    “你们都错了,此人明明就是一个散修!”一些散修人氏,见识过帝听风的手段的修者,都把帝听风归为自己的同类。

    “大家猜得可能都没有错,但是……”萧灵霄肯定了一句,接着道:“帝公子是咱们萧家的少主。”

    “什么?萧家的少主!”众人再一次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帝听风看。

    “萧家早在二十多年前,不是就已经灭门了吗?”

    “对对,这件事当年可是惊动了整个灵域国呢!另外其他国家的人好像都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