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血洗
    帝听风的修为境界也不过灵寂除期,那人最不济也是个灵寂后期的修士,居然连个照面都没有,就被帝听风给灭了。

    恐怕那人连帝听风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自己就变成鬼魂了,若是知道自己被一个境界低那么多的少年杀灭,恐怕那人的鬼魂都要吐血了。

    帝听风秒速收起巨剑,手心突然间冒出来两只雷兽,此时,众人才发生帝听风刚才使用了什么手段。

    帝听风刚才居然连法宝都没祭出来,全凭着灵力攻击就杀灭了一个灵寂后期的修士,跟着他的人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东西,绝对有和别人炫耀一辈子的资格了。

    雷兽所到之处,迷阵就自动解除了,而且,暗中隐藏的阵法也被破除得差不多。

    当迷阵解除,空间里瞬间就亮了起来,所见之处,到处都上演着撕杀。

    除了跟着帝听风身后的几个修士没动之外,其他人基本上手脚都没停过。

    帝听风直接丢了几只雷兽过去帮忙,瞬间就把食人蛊的人解决了三分之一。

    没错,单凭几只雷兽而已,可见帝听风的灵力有多霸道,轰隆隆的巨响,震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当他们只看见帝听风随意抬抬手,连法宝都没有祭出来,而帝听风身后的几人嘴巴张得老大,同样没有祭出法宝的时候。

    傻子都清楚发生了什么,一些之前还不愿意承认帝听风是萧家少主的修士,此时脸上的表情真正好精彩。

    食人蛊的人见识到雷兽的厉害,已是边打边退,食人蛊内部的阵法也差不多被主修阵法的修士给破除了。

    善予终于清楚食人蛊此处碰上大麻烦了,根本就来不及转移还没处理好的**实验人。

    食人蛊见活人没办法打得过帝听风召集过来的修士,只能把希望放到“死”人身上的。

    半数被当成**实验的人,没有被食人蛊销毁者,基本上都变成了半人半鬼的一种生物。

    他们保留着人族的身体,却没有保留自己的意志,甚至连真正的鬼族都算不上,只能称为怪物。

    食人蛊的修士刚一退回,**实验人的失败品就被放了出来。

    帝听风这边的人没有反应过来,就冲了上去,分分钟就被灭了回来。

    那些**实验人,大部分都会散布一种对活人有害的毒素,最重要的是他们做为人的修为都还保留着。

    大部分修士遇到**实验人,基本上都是被完灭的份,仅有个别境界比较高的修士才能躲过他们的攻击。

    各族各宗的修士,瞬间就被灭完半数,帝听风哪里等得了自己人被全灭的时候,赶紧催动鬼泣魔功。

    地上不间断冒出来刚刚死去的修士,不管是他们自己人,还是食人蛊的人,甚至于之前死去变成了骨头的尸体都从地上冒了出来。

    他们全部都是被帝听风身上的魔力给引出来的,别提食人蛊的修士,连帝听风自己的人都吓尿了。

    刚才变成尸体的人数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更何况,食人蛊数十年内死亡的人数加起来,效果是何等的壮观。

    帝听风给萧灵霄传音了一句,萧灵霄立刻会意,把身边能用的魔修全部都塞到了帝听风身边。

    他们哪有还不明白的道理,个个祭出法宝,把自己的魔力全部都加持到帝听风身上。

    从地上冒出来的尸体和白骨,得到帝听风等我召唤,一具具重新活过来等我身体,朝着食人蛊的**实验人攻击起来。

    双方都是不容易死亡,且死了又会站起来的攻击者,除非他们灰飞烟灭之外,基本上是不死不休的。

    帝听风这边的活着的修士全部都聚集到一个地方,拥有魔力的魔修都主动上前给帝听风加持魔力。

    被鬼泣魔功催动召唤出来的尸体,估计算一下,差不多近五万人数,比帝听风他们带过来的一万左右的修士犀利的得多。

    如果鬼泣魔功可以使用灵力催动的话,说不定帝听风一个人就足够摧毁食人蛊的。

    食人蛊的死士和**实验人也被灭得差不多了,而帝听风身上的魔力早就消耗光了,别人加持的魔力总归没有自己的魔力融化。

    效果不怎么明显,许多死了很久的白骨根本就控制不了,他们在帝听风魔力消耗光了的时候,又钻到了地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多撑不住的魔修一个个倒了下去,帝听风自身的魔力没那么快恢复过来。

    很多尸体已经重新钻到了地底,地上就只剩下今天刚刚被杀灭的修士的尸体。

    他们攻击的速度也越来越慢,直到他们彻底倒在地上,帝听风的魔力消耗得干干净净,其他魔修加持的魔力已经不能在使用。

    食人蛊的长老连同善予全部都已经被逼了出来,原因不过就是因为帝听风的鬼泣魔功。

    食人蛊内部的主殿已经被摧毁得七七八八,他们也压根就躲不过去,只能全部都出来了。

    “阁下,你今天血洗食人蛊,可是有什么理由吗?”

    眼前的一个大叔模样的修士,瞪着眼睛看着帝听风,要是司马千千没有被冰封,肯定会记得,此人就是那个善予。

    而真正的善予,并不是开口的那一个人,开口的那个大叔,他顶多不过就是一个护法。

    帝听风挑了挑眉,冷冷一哼,看向了另外一个青年模样的男子。

    此人才是真正的善予,长得倒是慈眉目善,可惜心却是一个烟透了的烂人。

    对于灭族仇人,帝听风觉得自己没必要和他们废话,只能和善予站在同一战线的人,通通不是好人。

    即使是他们没有主动杀过人,做的事也基本上就是伤天害理的事。

    帝听风眉目一瞪,身上的灵力开始肆意起来,帝听风释放出来的灵力包裹住冰魔,很快就把冰魔的真身幻型出来。

    众人看见帝听风肩膀上冒出来的那只红色的灵兽,突然间变成了一个绝色男子,个个心惊肉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