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醒了
    那个修仙者比那个太医可要淡定得多了,见帝听风醒过来,没有惊慌,也没有好奇帝听风为什么没有死。

    他就是好奇,帝听风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最北部那个地方。

    “我从天上掉下来后,就到那里了。”帝听风见对方并没有杀意,也就和人解释了一句。

    修仙者眼神沉了一下,又问道:“从天上掉下来?为什么?”

    帝听风想了一下,那还是好些天之前的事情了,道:“翅膀撑不开!”

    “……”修仙者嘴角抽了一下,明明就是个人类,还说什么翅膀,该不会是脑子被冻坏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我也想要离开那里啊!”

    帝听风苦闷,郁闷道:“我从雪地里走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才看见了一个入口,没想到就晕过去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知道醒过来,就出现在这里了。”

    “你从最北部里面走出来的,还走了几天!”修仙者惊呼出声,他听到了什么,实在是太震惊了。

    “对啊!”帝听风点点头,表示他并没有欺骗他的意思。

    大金国的人救了他,他还最其隐瞒,实在是太失礼了,反正又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个修仙者还好,虽然脸上也全都是写着震惊的表情,那个太医就没法好了。

    听到一个人类从最北部走出来,那简直就是神啊!连他们大金国的国师,都堪堪只能到达最北部的入口。

    几乎没有人能够进入大金国的最北部,经国师描述,那里就是冰雪天堂,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无其他的颜色。

    帝听风醒过来的事情,早已经传到了公主的耳朵里,公主连宫殿大门都还没踏进去,听见帝听风醒过来了,一溜烟就跑了。

    等她的父王带着侍卫过来,准备训人的时候,侍卫告诉他,公主又不见了。

    国王心塞,公主年幼没了母后,他又一直疏于管教,也事事都顺着公主,才导致公主变成了如今的性格。

    活脱脱一个女汉子的形象,公主一只手可以挑十个壮汉,哪里还有小时候的淑女影子。

    公主跟脱了铉的箭似的,冲到了帝听风医治的地方,就看见帝听风正和国师聊得很起劲儿。

    虽然说是聊,倒不如说一个是在审问,另外一个是在敷衍,只有单纯的公主,才会认为他们是在聊天。

    “喂喂!蓝毛,你这样醒过来了啊!我还担心你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呢,还好你没死,不然我就白救你了。”

    “你都不知道,你重得要死,我们好几个人,才勉强把你从冰雪地里拖回来呢!拉得我胳膊都酸了。”

    “哎呀呀!你的眼睛好漂亮啊!居然是红色的瞳孔,看起来很尊贵呢!咱们大金国就是按瞳色分配等级的。”

    “你看我的眼睛颜色,是碧绿色哦!父王说只有碧绿色的瞳孔才是公主。”

    “对了对了,我好像忘记告诉你名字了,我叫古苏月,我旁边的这位呢,是我们大金国的国师,剑流沙。”

    “你别看国师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其实他可凶了,训人的时候真的超级厉害,我都不敢说话。”

    “但是国师其他的地方也特别特别厉害,比如他帮忙父王管理国家啊!捉妖啊!治水啊!赶兽啊!都特别厉害。”

    “不过,你千万要记得,不要在他面前说他的坏话,因为他会格叽格叽你的。”

    帝听风:他好不容易摆脱了步不离,为什么又要赐他应该古苏月,话痨伤不起啊!

    剑流沙:公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健谈了,她以前不都是懒得和一个人类废话的吗?

    古苏月一脸开心的看着帝听风,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吧!应该不叫蓝毛吧!”

    你才叫蓝毛,哼!你全家都叫蓝*******听风!”帝听风每一次介绍自己都特别简单,也绝对不会超过三个字。

    “帝听风!哈哈哈!风怎么可能听得见!”

    古苏月哈哈大笑起来,转眼看见帝听风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加上剑流沙用一副看笨蛋的眼神看着自己,瞬间收住了笑。

    “呵呵呵!一点都不好笑啊!”古苏月尴尬的抓了一下脑袋,问道:“对了,帝,听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最北部啊!”

    “从天上掉下来的。”帝听风用刚才回答剑流沙的话告诉古苏月,中间连一个字都不带改的。

    “天上?”古苏月嘴角抽了抽,当自己是神仙么?还从天上掉下来。

    帝听风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这种事情,他有必要说谎嘛!

    只有带人去最北部,他掉下来的时候,砸出来的那个大坑去检查一下不就好了嘛!

    只不过,帝听风觉得,大金国的人,好像对那个最北部有很大的心结,可能是那个地方太冷了吧!

    “你为什么从天上掉下来啊!”古苏月跳过之前的那个问题,她担心继续问下去,帝听风搞不好就不想理她了。

    帝听风皱眉,这种倒霉的事情,一定要询问他一遍又一遍吗?太丢脸了好吗?

    “你拒绝回答?”剑流沙记得,他问同样的问题的时候,帝听风可是毫不犹豫就回答了的。

    帝听风冲剑流沙翻了一个白眼,道:“这种事情,你觉得我应该好好的炫耀出去?”

    如果不是翅膀撑不开,帝听风可能早就回到灵域国去了,哪里会掉到天寒地冻的地方,在被别人审问。

    “咳咳!”剑流沙咳嗽了一声,确实,这种倒霉透顶的事情,就是他,也不好意思到处说的。

    亏得帝听风命大,不该死在大金国的最北部,硬是叫他走了出来,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早就冻成冰雕了。

    说不定,等到大金国的最北部停止下雪的一天,才会有人能够发现那个倒霉鬼的冰雕吧!

    “喂!你们俩对什么眼神啊!”古苏月一跺脚,扯过剑流沙的衣服,道:“国师,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的公主大人,我怎么可能会有事情瞒着你呢!”

    剑流沙撇清自己的嫌疑,解释道:“我们修仙者,有些事情是不能到处宣扬的,公主你可是又忘了我之前告诉过你的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