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供奉神
    古苏月撅了撅嘴巴,哼道:“我才没有忘记,哼!不告诉就不告诉,本公主还不想知道呢!”

    古苏月冲剑流沙和帝听风吐了吐舌头,气鼓鼓的嘟着嘴离开了。

    “你就这样让她离开了?”

    帝听风好奇,古苏月不是大金国的公主嘛!相当于一个修仙宗门的少宗主了。

    而剑流沙,顶多就是个长老,甚至护法的级别,他居然敢得罪一个少宗主。

    剑流沙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解释道:“没事的,公主她就这种脾气,等过两天,自然就好了。”

    对于习惯了古苏月各种刁难的剑流沙,他对于古苏月能够把天捅出一个大口子来都不稀奇,更何况还是发次小小的脾气。

    剑流沙待古苏月离开后,和帝听风谈谈大金国的事情,需要帮忙做三件事,才会让帝听风离开大金国。

    帝听风本来就欠古苏月的救命之恩,帮忙做三件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对于他来说,小事一碟。

    而大金国国王,得知帝听风是从最北部走出来的,身为凡人之躯的国王,以大金国国王的名义,把帝当成供奉神。

    帝听风默,他不过就是一个修炼了几十年的凡人而已,居然还会被凡人当成神明。

    剑流沙习惯性的接受了国王那抽风的脑子,反正帝听风迟早都会离开大金国,影响不到自己的地位。

    大金国虽然相安无事,不代表大金国境内的那些修仙真派,就轻易接受了帝听风为神明的事实。

    大金国纷争肆起,为的就是拒绝接受帝听风身份一事,其他宗派则是为了找个借口,方便推翻国王制约。

    帝国打从大金国出现的时候,就开始出现的,修仙者们则是后来才出现的。

    论起传承,帝国自然是要长远一些,只不过,帝国的人都是凡人之躯,而修仙宗派,他们都会法术,活得也更久。

    莫不是强行推翻帝国,会引起大金国子民的民愤,说不定那些修仙宗派早就按捺不住野心,对帝国出手了。

    奈何帝国子嗣根基难有灵根者,代代都是凡人之躯,根本就不能和修仙宗派对抗。

    大金国好不容易有了一位可以修仙的公主,可以让根基多少安稳了一些,却不想让一部分野心者心里恐慌。

    如果帝国后代都能出现灵根者,帝国的传承肯定不是他们能够扳得断的。

    因此,古苏月打小时候起,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甚至有些情况,让国王都觉得莫名其妙。

    因此,帝国出现了国师剑流沙,剑流沙既是大金国的国师,也是古苏月的个人保护者。

    本来剑流沙的实力已经让大金国的修仙宗派忌惮了好些时候,哪里想到,大金国国王居然还弄出一个神明出来。

    换了其他到还好说,帝国一但出现神明,那些修仙宗派很难对帝国出手的。

    所以,帝听风一个人就变成了大金国的挡箭牌,谁说帝国国王没脑子的。

    虽然他剑走偏锋,但是也是在用各种笨方法在保护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子民。

    而主事者帝听风,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更何况,他对供奉神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他只想早点离开大金国。

    “帝公子,明天就是大金国百年的祭奠仪式了,做为大金国的供奉神邸,你做为大金国的神邸,必须到场。”

    帝听风皱眉,一天全到场,他又不是观赏物品,拒绝道:“我不喜欢人多!”

    “这……”剑流沙犹豫不决,神邸确实不好过多接触凡人的,问道:“你能接受何种程度的安排?”

    帝听风想了想,道:“随意就好!”

    剑流沙:“……”他不懂随意是哪种程度的随意法好吗?

    剑流沙把帝国祭奠仪式的事宜全部和帝听风细说了一遍,还交代了明天肯定会有人闹事,需要他小心一点。

    帝听风点点头,表示感谢,道:“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然而,到了祭奠仪式这天,皇宫被装扮得特别威严,特别隆重,国王,国师,以及公主,一早就开始游街视察民情。

    皇城外,一些早就准备好了的修仙者们,联合起来,打算给那个什么供奉神致命的一击。

    只要他们击杀了供奉神,帝国的子民就不会在相信帝国了,因为神邸都是不死不灭的。

    居然修仙者杀得死神邸,就说明神邸是帝国找来欺骗他们的。

    “梦老,你确定帝国那边就只准备了一个假神邸吗?”

    “帝国并非无人,都是古老儿笃定了咱们不是国师的对手,就应该不会安排其他的修仙者。”

    “还是梦老想得周到。”

    “哼!什么供奉神,狗屁,看老夫今天不铲平皇室。”

    “梦老,咱们可不能意气用事,宁长老说了,咱们今天只要击杀了那位供奉神就好,其他的事情,咱们可以慢慢来。”

    “慢慢来,老子已经等了几十年了,古老儿坐那个位置已经够久的了。”

    “宁长老该不会是想让我看着那古老儿把皇位传给那个丫头吧!”

    “梦老,帝国公主怎么说都是你侄女,你即使是恨帝国国王,不能连公主也不放过吧!”

    “但凡是和古老儿沾边的东西,老子都要把他给毁了。”

    “是是,可是,公主她,好像和宁长老之间,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吧!”

    “有关系又如何?”

    梦老冷冷一哼,道:“当初我杀他女儿的时候,也不见宁老哼一声,一个野丫头罢了,值得他和我闹翻?”

    “是是,宁长老肯定不会和您闹翻的。”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等咱们除了那个冒牌神邸之后,见机行事,有机会就顺道灭了古老儿。”

    “那,公主呢?梦老,公主咱们也能杀吗?”

    “都说了叫你们见机行事!”

    梦老一拍那个脑子有点不会转弯的弟子,吼道:“如果国师在那个野丫头身边,你们动手岂不是去找死。”

    “梦老,国师咱们打不过,至少公主还是可以打得过的。”

    “笨!”

    梦老在次猛的拍了一下那个弟子的脑袋,大声吼道:“我是指那个野丫头身边没有人的时候,你们在下手。”

    “小的明白了,梦老!我等下一定见机行事!”

    差点被拍晕的那个弟子不敢在开口继续问了不然都没和敌人打起来,就先被自己人拍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