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第四个
    明明知道冲上去是去送死,帝听风居然还主动冲上去,不他是在找死,他是在作死。

    剑流沙暗中替帝听风捏了把汗,连他两个都不是宁长老的对手,帝听风一个人,悬!

    “哼!不自量力的臭小子!来送死也不看看对象是谁。”宁长老看见那个被人供奉为神邸的蓝发少年冲了过来,眼神一眯,打算挥挥衣袖就将人拍飞。

    哪里想到,不等宁长老拍飞帝听风,帝听风的雷兽已经先一步飘到了宁长老的身前。

    然后,轰的一声就炸开了,宁长老反应过来,赶紧往地上歘了出去。

    宁长老刚才站着的位置上,国王的雕像已经被轰炸得四分五裂,根本就看不出来之前,那里是一做雕像的样子。

    宁长老横眉倒竖,看起来是个厉害角色,可惜,还是太嫩了点,年龄不够,阅历不够。

    如果让宁长老知道,帝听风好像刚刚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并且在另外一个时空还做了一个拉风的王。

    呵呵!宁长老肯定会一口老血吐出来,或者是立马掉头就逃,可能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只可惜,宁长老他没有看破红尘的天眼,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看起来似少年的修士,实力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宁长老一拍储物袋,一口大锅冒了出来,宁长老嘴里念念有词,快速催动了大锅法宝。

    没等宁长老拿自己的法宝大锅去压帝听风,帝听风已经一剑就砍了过来,并且,直接把宁长老的大锅劈成了两半。

    宁长老傻眼,他的那口大锅法宝,可是高级法宝啊!就连元婴期的修士的攻击,都没办法劈开它的。

    帝听风居然简简单单的一剑,就摧毁了自己的法宝,宁长老头皮发麻,他好像太情敌了一点。

    帝听风可没有给敌人做思考准备的时间,举着手里的巨剑,就噼里啪啦的乱砍一通。

    宁长老只要招架的份儿,哪里还有主动出手的机会,更何况,帝听风剑法犀利,砍得他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

    而宁长老的储物袋,已经不知何时落到了地上,帝听风居然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更别说捡过来了。

    宁长老一脸哭相,天呐!他居然在挑战神邸,供奉神生气了,要惩罚他。

    凭帝听风招招杀招,却一点都没有伤到自己,更何况,逼得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不是神邸是什么。

    “我的神,请求你,绕,饶命!我……”宁长老拖着一把年纪的身体,“扑通”一声跪倒在帝听风面前。

    帝听风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一道蓝影一闪而过,宁长老的身体灰飞烟灭。

    帝听风斗法宁长老,把宁长老灭得连渣都不剩,其中人们只看见宁长老取出了一口大锅,然后……

    然后,宁长老就被帝听风往死里虐,偏偏又没有伤及他半分,最后宁长老主动下跪,然后宁长老就被神邸给收了。

    大家眼睛看见的就是这样,连帝听风手里出招收招过分快速的巨剑都没有看见。

    除了帝听风一开始丢出去,炸了国王的雕像的雷兽之外,在民众眼里,帝听风什么都没有做。

    就那么简简单单的把,大金国数一数二的一位修仙老者给收了。

    当然了,帝听风才不会和他们解释,其实他们平时拥戴的宁长老,已经被自己灭的灰飞烟灭了。

    这不是拉仇恨嘛!帝听风可没有兴趣与一个国家的民众为敌的打算。

    现场的人,恐怕除了剑流沙,没有一个人弄明白,宁长老的真实情况,也没有人知道,宁长老其实已经死了,而不是被帝听风给收了。

    帝听风红瞳的眼眸扫了一眼民众,突然间,帝听风的身体渐渐的透明起来。

    然后,天空就出现了一个遨游天空的龙族,别说那些民众了,就连剑流沙都被震慑到了。

    “不会真的是神邸吧!”剑流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民众和修仙者听不见,却被帝听风听见了。

    龙形身体的帝听风,淡淡的用红瞳扫了剑流沙一眼,然后,龙的身体就消失了,连带着帝听风也一起消失了。

    然后,剑流沙就发现,自己的身边,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很陌生的少年修士。

    “现在,我只剩下答应你的两件事了。”少年修士淡淡的和剑流沙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自行离去了。

    好半响,剑流沙才反应过来,那个陌生的小修士,居然就是帝听风本尊。

    帝听风平时冷冷淡淡的,加上他那一副“非我族人杀无赦”的气势,没有人敢认真盯着他的脸看。

    加上帝听风那一头诡异的蓝色头发,根本就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到帝听风的脸上,心里恐怕一直在猜,为什么这个人的头发是蓝色的。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剑流沙自己,他都一直在心里嘀咕,什么种族可以生长出蓝色的头发。

    莫非帝听风就是世间已经灭绝了的龙族少年,剑流沙打算,找个时间,好好的问一问帝听风。

    反正帝听风现在的这副白净少年的模样很和善,外表也没有那么冷冰冰的。

    “哎哎!我怎么称呼你啊!供奉神?神邸?神?帝公子?龙太子?”

    剑流沙一口气提了好几个称呼,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叫帝听风才好了。

    帝听风淡淡的瞥了剑流沙一眼,冷冷一声道:“第四个就好!”

    “啊!叫你第四个?”剑流沙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直接懵逼了。

    刚才看见帝听风的龙形身体,脑子已经被吓到一团浆糊了,想到之前他居然敢和神邸谈条件,剑流沙后背就一阵发凉。

    帝听风再一次看了剑流沙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剑流沙后背的冷汗一片接一片的流下来,猛然间才反应过来,赶紧改口道:“帝公子!”

    帝听风没有和剑流沙计较,开口道:“你还剩下两件事,完成以后我就该回去了。”

    “啊!这个不着急,帝公子你……”

    帝听风直接打断剑流沙的话,道:“你不着急我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