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情种
    帝听风等不及剑流沙的回答,一道灵力攻击瞬间击到剑流沙身上,剑流沙吐一脸血。

    说好的切磋呢?帝公子,原来你也是会搞偷袭的人,太失望了。

    等等!剑流沙愣了几秒,刚才帝听风攻击到他身上的灵力攻击,正在被他的身体吸收着。

    剑流沙愣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愣愣一声道:“这,这不可能!”

    “可以开始了么?”帝听风再一次问道,他手里的巨剑已经迫不及待的横跨在手里了。

    剑流沙哪里肯放弃一次试探帝听风深浅的机会,手里也用灵力幻出了一把长剑来。

    帝听风见剑流沙已经准备好了,早就等不及的他,扛着巨剑就冲了上去。

    剑流沙的速度也不慢,在帝听风砍过来的时候,也运用了手里的长剑,“噗”的一声刚好卡住了帝听风的巨剑。

    帝听风见一击不成,撤了巨剑,随后又砍向剑流沙,剑流沙的速度也不慢,刚好又抵住了帝听风的攻击。

    帝听风见自己的招术每一次都会被剑流沙识破,当即召出了彩凤。

    彩凤许久没有露过面,差点都要认不出主人是谁了,它幻型出来之后,朝着天空清鸣一声,眼神突的一变,画风奇特的冲向了剑流沙。

    “哇嗷!”彩凤连吼了两声,趁着帝听风的巨剑砍向剑流沙的时候,一团火圈噗得吐到了剑流沙身上。

    剑流沙瞬间被一团火包裹了起来,然而,他的身体突然间变成了蓝色,细看之下,居然又一层水罩罩住了他。

    彩凤不甘心,打算再一次吐一次火圈攻击剑流沙,且料,剑流沙的速度比彩凤还要快。

    没等彩凤吐出第二次火圈,彩凤的身体被一团水珠袭击,反把它推到了一棵树上,用水针定在了树干上。

    帝听风这边也没有闲着,趁剑流沙注意力在彩凤身上时,又一剑砍向了剑流沙,而剑流沙的反应虽然慢了一拍,还是挡住了要害。

    虽然挡住了大部分攻击力,剑流沙的身体,从左胸到右边肚子之间,还是被帝听风砍了一道口子出来。

    而帝听风的左手,因剑流沙撤剑的时候,不小心带了一下勾,刚好划破了帝听风的手臂。

    血顺着帝听风的手臂往下坠落,刚好滴进了巨剑的身体里,巨剑发出一阵轰鸣,看似要突破等级了。

    而帝听风的手臂上面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仅看呆了剑流沙,连帝听风心里都很好奇。

    帝听风皱眉,他的身体明明就是人类的身体,为何会出现这种自动愈合的情况。

    更何况,以前受伤的时候,伤口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种诡异的情况的。

    帝听风除了想到这一点应该和他龙族身体的事情有关外,实在是想不到另一个借口了。

    两人愣了几秒后,反应过来还在战斗中,瞬间杀气腾腾,互相伤害,绝不手软。

    斗到最后,自然是帝听风的稳胜的,因为帝听风不仅法力控制得很不错,就连灵力都不会消失一星半点。

    最让剑流沙无语的是,帝听风的身体拥有自动愈合的变,态功能,无论如何,他都不是其对手的。

    切磋过后,剑流沙输了,把残月冰刀递给帝听风,帝听风满意接了过来,顺手把幻梦术给了剑流沙。

    帝听风收好残月冰刀,提醒一句道:“现在你只剩下一个条件了。”

    “这个我知道。”愿赌服输,剑流沙输得心服口服。

    一直看了全过程的古苏月,在帝听风和剑流沙握手言和的时候,惊呼一声道:“哇哦!帝公子实在是太厉害太帅了,本宫决定了!”

    剑流沙眉目一皱,就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警惕问道:“决定什么?”

    古苏月大笑了一声,哈哈乐道:“我要招帝公子为驸马!这样我们大金国就变得更厉害了。”

    “啊?”剑流沙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失聪了。

    “哈?”帝听风一脸懵,古苏月什么意思啊?

    “这样主意确定不错!”

    剑流沙反应过来,拍了拍帝听风的肩膀,道:“帝公子一表人才,法术又那么高超,若是娶了公主留在大金国,实乃大金国之福啊!”

    帝听风一听要娶公主,赶紧摇头,拒绝道:“不行!”

    “为什么啊?”古苏月一身气腾腾的怨气,她哪一点配不上这个散修了。

    帝听风直接无视古苏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解释道:“我有伴侣了。”

    古苏月伤心了有一会儿,坚决道:“没关系,本宫可以做小啊!”

    帝听风嘴角抽了又抽,依然拒绝道:“抱歉公主,我不收小。”

    古苏月一听,自己都肯委屈自己做小了,帝听风凭什么不答应啊!

    古苏月气得跳脚,怒道:“你怎么能那么死板呢!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漂亮啊!”

    若不是有剑流沙在一旁拦着她,说不定古苏月早就扑帝听风身上,绕他一脸血了。

    帝听风皱起了眉,接着解释道:“不是,我心里只装得下一人,一人就已经足够了。”

    古苏月撅起了嘴巴,心里已然泄了气,赞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情种嘛!”

    帝听风嘴角微微扬起,道:“遇到了就确定了,一辈子都不想改了。”

    古苏月心里忍不住失落,呡了呡嘴角道:“好羡慕那个仙子,她一定很美吧!”

    帝听风想了想,道:“或许吧!”

    古苏月白了帝听风一眼,问道:“你该不会都忘记自己的伴侣长什么样了吧!”

    帝听风摇了摇头,承认道:“这个倒没有,她很特别,对我的感觉很不一样,我没办法忘记她。”

    古苏月和剑流沙同时一愣,互相对视了一眼,古苏月接着问道:“什么意思,听都听不懂。”

    帝听风想了几秒,这种事情,他都不好意思和别人解释,又不是他想这样的。

    “就是,这样和你们解释吧!我下一次在看见你们的时候,就会不记得你们是谁,但是她,自从见了她以后,我一次都没有忘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