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装残
    不管事情的结局是真是假,总之山道对于凡人弟子来说,就是特别危险的地方,没有人敢选择走山道的。

    帝听风命令其他四人停下休息,就在山道的入口旁,烧起了一堆大火,五个人围着火堆坐着吃晚餐。

    帝听风则把炎魔放了出来,一道淡淡的蓝光静悄悄的钻入了地下,四个凡人弟子根本就察觉不出来异样。

    炎魔钻入了地底之后,就飞速的钻进了山道的入口,一路上都在传递信息给帝听风。

    帝听风也顺着炎魔的意识,看到了山道内部的情况,确实是有点恐怖,阴森森的另人皮毛发寒。

    山道的两旁,还立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那些石头都有一个特别的共同点,那就是,它们的一个圆形上,都刻着一张脸。

    那些脸,有动物的,也有虫类的,鸟类,甚至还有人类的,它们的脸型虽然不一样,共同点却都是一样的石头。

    炎魔速度很快,几乎只几个呼吸之间,就将山道的内部情况查探情况了。

    如果山道真的能够另那些小孩子消失的话,极有可能是将那些小孩子变成了石头。

    而里面的鸟类,虫类,兽类的石头,大有可能是舞闯到山道里面,才变成了石头的。

    炎魔虽然查探了山道的内部,却无法探查到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才另这些生物都变成了石头。

    因为炎魔只不过是拥有灵体的残魂,加入它的级别比较高,一般的法术根本就困不住它,所以连察觉出炎魔的身份都查探不到。

    炎魔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东西将那些生物变成石头的,只能失望的飞了回来。

    “主人,里面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石头。”炎魔直接无视了那几个凡人弟子,站到帝听风的肩上叽叽喳喳起来。

    帝听风冲它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山道的内部情况,让炎魔会身体里去。

    其他四个佣仆,根本就看不见炎魔的灵体,更加听不见它说了什么了,所以,一点异样都没有察觉出来。

    帝听风心里却在疑惑,如果这个山道有问题的话,是不是代表整个山道都是人为的,或者是树妖干的。

    一些成精了的植物,它们不能离开本体,又因为道行太浅,所以无法化形出身外化身,所以才想方设法的吸食他人精元修炼。

    帝听风想亲自进入山道一下情况,又不能说明身份,吩咐几人道:“你们先休息,我先进去一下情况。”

    “啊!”四个佣仆同时一脸茫然,主人一个人进入山道情况,这绝逼是去送死吧!

    帝听风一个解释都懒得给,迈着步子就爬进了山道里面,同时收敛了修仙者的灵力。

    山道入口的四个佣仆,只能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阻拦帝听风,因为金主的话就是圣旨,圣旨不肯忤逆啊!

    帝听风迈着“柔弱”的步子,就跟好几天没吃饭的身体一样软,一步步的往前走,遇到大石块的时候,还需要翻几次才能翻身过去。

    炎魔一脸不想多看的用翅膀捂着脸,主人太会装了,这么高级别的伪装,别说傻子了,就是高智商的妖,肯定都得栽。

    果然没错,从帝听风爬进山道的时候开始,山道里面的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

    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察觉出来,进来之后,帝听风发现两旁的石头,好像都似有似无的在冲他眨眼睛。

    一些是恶狠狠的瞪着他,一些是冷漠的扫一眼,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一些是好奇的看着帝听风,眼珠子随着帝听风的脚步移动着,一些是血淋淋的盯着帝听风。

    如果是进来一个胆小鬼什么的,恐怕早就被吓晕过去了,帝听风却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着。

    对于那些突然间冒出来的眼睛,帝听风直接屏蔽了,虽然说他现在就是一个真正的凡人身体,也冷冰冰的照样无视其他物。

    那些石头不甘心,凭他们多年来的经验,这个人居然不怕它们,太可恶了。

    一些石头突然间晃动了自己的石头身体,山道里很快就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加上一些哭嚎。

    听得外面四个佣仆差点没惊呼出声,难怪别人都说,旺乡的一条山道特别恐怖阴森,之前他们还不肯相信。

    现在,光听声音,都吓得他们四个直哆嗦,更加别说让他们进入山道内部了。

    不过,四个佣仆害怕归害怕,却特别仗义的没有逃走,他们虽然怀疑金主的脑子是不是有泡,也都期待着帝听风平安回来。

    帝听风视那些怪石头如无物,声音更是跟听不见似的,见不到真正的大怪,帝听风怎么可能会被“吓”到呢!

    帝听风“跌跌撞撞”的一路往前爬着,手上都磨破了皮,染上了血,他也没有停下来。

    虽然帝听风的双手变成血骨淋淋的,他自己完全没有感觉,因为那又不是他的血,哪里会痛。

    至于双手破皮的表象嘛!自然是六浮幽的杰作,六浮幽虽然伤害不了自己的主人,腐蚀他的功能消失,偶尔做做伪装还是可以的。

    帝听风自身的演技,双手附上六浮幽,加上炎魔不知从哪随来的凡人弟子的鲜血,伪装术特别成功。

    山道内部突然间轰轰一声,爆响一声道:“小子,你胆子倒挺不错的嘛!”

    帝听风充耳不闻,继续往前走着,他现在就是一个又聋又瞎的凡人弟子,你能拿他怎么办?

    爆吼的主人得不到回应,恼得伸出一支树枝,一巴掌把帝听风扇倒在地。

    帝听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害怕的表情,睁着眼睛到处张望,口中喃喃一句道:“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推我。”

    爆吼的声音,以及山道里面各种表现自己的石头,顿时安静了下来。

    合着,它们卖力表演了老半天,遇到了一个又聋又瞎的残疾啊!太郁闷了。

    爆吼的声音的主人,突然间从地上钻了出来,是一截半人高的树干,分身的绿枝上下左右的摆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