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逗树人
    树干人的头顶上面,瞪着两个圆圆的眼睛,一直看着帝听风,那认真的模样,像在研究什么绝世宝贝似的。

    树干看了许久,才道:“你的这副身体挺不错!够高也够俊的,老夫已经看上了。”

    帝听风的红瞳突然聚拢了起来,身上的杀气腾腾的冒出来,瞪着树干人冷冷一声道:“你说什么?想要我的身体?”

    “啊!”树干被吓一跳,跌坐到了地上,伸出一支树枝指着帝听风,惊吓道:“你,你居然听得见老夫说话的声音。”

    帝听风冷冰冰的盯着树干人不开口,树干又大吼了一声,道:“你不止听得见,你还看得见老夫,你居然敢骗老夫。”

    帝听风认真看了树干人一眼,道:“我没说自己看不见你啊!”

    树干人蹦着它那粗壮的树干,大叫道:“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就知道逗树人玩。”

    帝听风捡起一根木棍,戳了戳树干人的身体,道:“你不过就是个树精,哪里是人类了,不对,你是树,树应该属于植物吧!”

    “可恶!”树干人扭着它那粗壮又笨重的身体,吼道:“老夫一定要把你的身体变成石头,不,变成煤渣!”

    “哦!”帝听风嘴角一斜,双手抱胸道:“那我倒真想见识见识了。”

    “哈!看老夫的厉害!”树干人大吼了一声,身上的树枝哇啦哇啦的乱颤抖起来。

    只不过,树枝抖动了半天,帝听风没事人一样,继续环胸抱着,站那里看着树干人的表演。

    “你,这不可能!”树干人抱住头,大呼道:“人类根本就不可能抵抗得了老夫的催眠术。”

    “催眠术!”帝听风又用手里的棍子戳了一下树干人,问道:“那就是你以前害别人的法术么?”

    帝听风扫了一眼四周全部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肯定道:“这些石头,全部都是你蛊惑进来,然后把他们变成石头的。”

    “老夫,不,老夫才没有蛊惑他们,都是他们自己抵不住诱惑才误闯进来的,他们还想抓住老夫。”

    “然后,你就把他们都变成了石头?”

    “老夫只不过是自保,对,没错,老夫是在自保,等等,老夫为什么要跟你一个人类解释。”

    帝听风无视树干人的大呼小叫,问道:“有没有办法让他们重新活过来?”

    “活?哈哈哈!”树干人笑得忍不住用树枝捧着肚子,道:“老夫只会把人变成石头,可不会把石头变成人类的。”

    “既然如此,留着你是不是就没用了?”帝听风身上的灵力慢慢的释放出来,连阴暗的空间都变成亮堂起来。

    树干人愣傻了半天,树枝一个不停地乱抖起来,指着帝听风道:“你你你你,你居然是修仙者!”

    “才看出来么?”帝听风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树干人,道:“这里怎么出去了该不会整个山道,都是你搞的鬼吧!”

    树干人一听,神气巴拉的哼了一声,道:“是又怎么样?老夫不想放你离开,你以为自己出得去。”

    帝听风呵呵一声,威胁道:“不知用火,能不能烧个干净!”

    树干人立刻大惊失色,呼吼道:“你居然敢威胁老夫!”

    “威胁!”

    帝听风眉目一横,炎魔一秒就从他体内钻了出来,冲树干人吐了一口炎火,树干人身上的嫩枝全部都没了。

    “哇啊啊!你这个坏人!”树干人发疯似的在原地哇哇大叫起来,转着圈抖灭身上的炎火。

    “你居然敢烧毁老夫的手和脚,还有头发,老夫给你拼了!”

    树干人蹦蹦跳跳着,想飞身到帝听风的身上,给他一个好看,谁知,树干人出师未捷,一个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把自己给拌倒了。

    “噗!”帝听风成功被逗乐了,看着树干人摔倒后,翻不起来,用木棍去戳它圆滚滚的身体。

    “走开,你这个坏人,欺负树,你不是好人,呜呜!”树干人心情很糟糕,结果被欺负惨了,伤心得哭了起来。

    一看树干人就是那种刚刚开启灵智的树精,大概只有人类七,八岁的孩子左右大,说的话可能都是和那些误闯进来的人类学习的。

    “我才不是坏人。”帝听风继续戳着树干人的身体,道:“你才是坏人,害了那么多的人类的孩子。”

    “不是树的错,不是树的错!”树干人一直哭着摇头,说这些都不是他的错。

    帝听风猛戳树干人色身体,把它在地上滚来滚去的,问道:“还说不是你的错,告诉我,怎么才可以救他们。”

    “树不知道,树不知道!”树干人一边被滚来滚去,一边示图想抓住帝听风手里的木棍,可惜每次都不成功。

    帝听风跟玩上瘾了似的,一边翻弄着树干人的身体,一边问他关于山道的事情。

    可惜,树干人的灵智开启得不久,连智商都堪忧,实在是记不住多少事情。

    “还不给我老实交代!”

    帝听风又让炎魔小小的给树干人玩了一回火,把人家烤得乌漆墨烟的,就差一秒都要挂掉的模样。

    “呜呜!树不知道,你这个坏人,欺负树,哥哥回来了,一定会让你好看。”

    帝听风眼睛一亮,果然,人在最危险的时候,总是能想起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你哥哥是谁?他现在去哪里了。”

    帝听风可没有傻乎乎的认为,树干人口中的哥哥,会和他一样是个树精。

    “树不知道,呜呜!树不知道。”树干人抱着身体打滚,是被痛的,现在不用帝听风把它戳来戳去,它自己也会滚来滚去。

    “不知道!”帝听风眉目一瞪,不老实交代就要你好看的表情,立马就吓坏了树干人。

    “呜呜!树真的不知道啊!哥哥都好久没回家了,树不知道哥哥去哪里了。”

    帝听风有点失望,可能树干人真的没必要骗他的,因为树干人实在是太笨了。

    既然问不出那个所谓的哥哥是谁,帝听风只能换一个问题,或者是如何救出那些被意外变成石头的人类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