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扯淡
    帝听风翻了一个白眼,哼道:“我即使是隐藏,也隐藏不了多少好吗?咱们之间的境界,相差太多了吧!”

    “你清楚就好!”剑流沙给了帝听风你能想明白就好的眼神。

    帝听风无视了剑流沙眼中的话,挑衅道:“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是个威胁么?怎么没有暗中下手?”

    剑流沙淡淡的一笑,道:“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修仙奇才,就这么毁了,实在是可惜。”

    帝听风微微张了一下嘴巴,哼声道:“将来有一天,你会后悔没有毁掉我的。”

    剑流沙眼神宠溺的看向帝听风,完全不担心的说道:“我可不担心,因为我不是你的敌人。”

    帝听风眼眉一挑,诱引道:“你是在表达对我的臣服么?”

    “也可以这么说,你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相信自己,你比所有人都要特别。”

    “呵呵呵!”帝听风忍不住干笑三声,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既然我的境界都达到了元神期,本来就不该继续留在人界,难道还看不懂你的实际情况。”

    帝听风面不改色,心不跳,镇定问道:“哦!说说,你看出什么了?”

    剑流沙淡笑不语,最后熬不住帝听风那求知欲的眼神,才缓缓一句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帝听风猛翻白眼,哼哼道:“怎么连你也喜欢玩这一套,跟个老头子似的。”

    剑流沙哈哈大笑一声,道:“哈哈哈!我今年都两千多岁了,可不是老头子嘛!”

    帝听风白了剑流沙一眼,讽刺道:“小心点,搞不好哪天你就灰飞烟灭了。”

    剑流沙意味深长的看了帝听风一眼,道:“我自己都不担心,你还担心我。”

    帝听风冷冰冰的别过头去,嘀咕一声道:“鬼才要担心你。”

    “是嘛!”剑流沙轻轻笑了笑,道:“看起来,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呢。”

    “你本来就是在自作多情,好吗?”帝听风想忍不住给剑流沙一巴掌,转移话题道:“那个木头人,你打算怎么办?”

    “你指的是霸天么?”

    剑流沙眉目微微皱了一下,解释道:“既然他那么喜欢把人类变成石头,我就让他也尝尝变成石头的滋味吧!”

    帝听风忍不住诈舌,无语道:“呵呵呵!他能有你这么一个祖师爷,真够倒霉的。”

    “他做出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哪能轻易饶恕了他,我没有动手一巴掌拍得他灰飞烟灭,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用不着吧!他又不是我的族人,你杀不杀他,和我有什么关系?”帝听风可不想买剑氏一族的账。

    剑流沙冷呵呵一声,道:“难道你不就是因为霸天,才特意把我召过来的吗?”

    “才不是呢。”帝听风直接无情的拒绝,说道:“如果不是因为那些无辜的人类,我早就一把火烧了你的族人,哪里还会让你知道你有这么一个族人。”

    “那你大可不必为我留面子,对于这种败类族人,我提倡外族的人,他们可以见一个灭一个的。”

    帝听风听得好一阵心惊肉跳,这特么不是同一个族人的嘛!还见一次灭一次,真心为刚才的木头人悲哀。

    “对了,你现在还急着赶回去吗?不着急的话,和我去一个地方吧!可以吗?”

    “我着急!”帝听风一秒都不想,直接拒绝剑流沙这个心狠手辣的怪老头的提议。

    剑流沙赶紧拉住帝听风的手,以免他偷偷逃跑,说道:“哎!你着什么急呢!我是要带你去寻宝,又不会害了你。”

    “呵呵!”帝听风给了剑流沙一个无敌呵呵笑。

    剑流沙心里突然间有一种被别人背叛了的感觉,看着帝听风那不信任自己的眼神,放开了帝听风的手。

    剑流沙努力为自己辩解,道:“是真的,你别不相信我啊!”

    帝听风明显就是不相信,道:“如果真有什么宝贝,你自己为何不去取,还告诉别人。”

    剑流沙无奈道:“我境界太高了,根本就不能对那处遗址做什么,一般人又打不开那处遗址的禁制。”

    “你不是一般人,境界也没有超过人界的最高境界,是个二人选。”

    帝听风冷冰冰拒绝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剑流沙无奈说道:“实不相瞒,遗址里面有我需要的一件东西,其他宝物全都归你,怎么样?”

    帝听风再一次拒绝道:“我对宝物没什么兴趣。”

    剑流沙气得抓狂,狂暴道:“哎!你小子,还怎么水火不进呢!”

    “我还百毒不侵呢!你要不要试试?”

    “不了,我不擅长用毒。”

    “你是不擅长用毒,你毒起来比毒恐怖多了。”

    “至少我没有害你的心思嘛!”

    “这个谁知道呢?”

    “你这个小子,枉费我婆口苦心的说,你居然还不同意。”

    “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还想学强盗逼迫我不成。”

    “有何不可!”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么做了,那你今后可就是我的敌人了。”

    “你个臭小子,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哪来故意一说。”

    “叫你你帮我破除一座遗址的禁制,又没有叫你去送死。”

    “臭老头,你是不是欺负我年纪小,没有遇到过古修遗址,破坏过禁制啊!”

    “你既然破除过遗址的禁制,应该懂他们的布置原理吧!”

    “就是因为懂那么一点,所以才知道很危险的嘛!你还说不是叫我去送死。”

    “呃!”剑流沙心累,他和一个小孩子斗什么嘴,直接击晕抬走不就好了嘛!

    剑流沙心里这么想的,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帝听风被剑流沙拍了一下后脑勺,不但没有晕过去,反而更加抵触剑流沙了。

    “你居然还口口声声说不想害我,你刚才又在做什么。”帝听风逃过一劫之后,指着剑流沙就骂了起来。

    “卑鄙,小人,无耻,混蛋,叛徒,阴险,不是好人,你和那个木头人一样,恐怕都只会利用别人的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