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不避嫌
    “……”李子恒一脸写着想捶死帝听风的表情,白眼道:“你小子居然敢看不起师兄。”

    李子恒又不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小子,现在人家可是幻仙宗正牌炼丹师,师傅炉青真人云游之后,李子恒就正式接替了他的位置。

    虽然在其他弟子的眼里,肯定司徒尼玛就替炼丹师主事之职特别奇怪,但是,李子恒的炼丹技术不是开玩笑的。

    凭借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李子恒的炼丹术,比较炉青真人有过之无不及。

    虽然研制丹方的臆造力比帝听风差了太远,可惜帝听风不会炼丹,这就是帝听风最大的心痛。

    如果帝听风炼丹不会无故爆炸的话,说不定帝听风都可以利用臆造丹方和炼丹术横扫九州大陆。

    “我哪有看不起师兄,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嘛!你确实只会炼丹术的。”帝听风又没有说假话。

    “那你也不至于戳我的短吧。”李子恒用手反扣住帝听风的脖子,就跟小时候,两人打架那般。

    “师兄,脖子要被你勒断了。”帝听风光用力气去扳开李子恒的手,哪里有李子恒力气大。

    小时候,帝听风一犯错,就会连累李子恒被师傅骂,然后,李子恒总用这一招把帝听风制得服服帖帖。

    “说,自己错了。”李子恒用小时候的大师兄口吻命令帝听风一句。

    “我错了。”帝听风听话的承认一句。

    帝听风心里,李子恒如长兄,长兄如父,更何况,李子恒还教会了帝听风许多东西,算是帝听风的另一个师傅。

    即使是当年,李子恒犯傻,需要弑师,帝听风都原谅了李子恒。

    若是换了旁人,说不定帝听风早就灭了对方,即使是没有灭了对方,帝听风以后也定会对那人置之不理的。

    帝听风重情更重义,还念恩,所以才会对李子恒有特别的一种情感,就好像是父亲的那种温暖一样。

    “既然你知错了,师兄就放过你好了。”李子恒手一松,放开了帝听风。

    不料,帝听风一个反扣,把李子恒扑倒在地,一脸得意洋洋的冲李子恒笑道:“师兄,我赢了,哈哈!又被骗了吧!”

    “臭小子。”李子恒被摔得眼冒金星,哼哼一声,把帝听风推翻在一旁。

    “他们什么时候感情那么要好了?”之前被击晕过去的道虹掌门,刚刚醒过来,一眼就看见抱成一团的帝听风和李子恒。

    白少帝一笑,说道:“是啊!什么时候呢?”白少帝也不清楚事情的真相。

    当年,幻仙宗传言,说帝听风杀了自己的大师兄李子恒,而那个传言的正主,恰好就是司徒尼玛。

    从那之后,帝听风和司徒尼玛本来相见相杀的不对付,关系就变得和谐了。

    但是,那时候,帝听风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所以,即使是奇怪的司徒尼玛,也没有人看出来哪里不对劲。

    现在仔细这么一想,司徒尼玛的行为实在是太奇怪了,一个掌门师傅的亲传弟子,本来将来有机会接任掌门之位的。

    没道理去选择炼丹术的,偏偏司徒尼玛就那么做了,还声称自己身体被帝听风毁了,将来可能无法继续修炼。

    现在看起来,这一切不过就是李子恒的自导自演,而帝听风,则成为了李子恒的牺牲品。

    那么,现在的司徒尼玛,其实早就不是司徒尼玛本人了,而是被李子恒取代了的空壳。

    既然司徒尼玛不是司徒尼玛,就只能是李子恒了,司徒尼玛突然间和帝听风要好这一点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不过,白少帝还是很奇怪,当年帝听风修为那么低,是如何不动声色就换了两人的身份的。

    不仅让那些长老都没有察觉出不对劲,连他这个少宗主都给骗过去了。

    自己逍遥法外那么久,背负着弑师兄的罪名,实际上却救了李子恒一命。

    白少帝仔细一想前因后果,总算是弄清楚了帝听风和司徒尼玛之间的关系。

    不过嘛!他现在已经不是幻仙宗的少宗主了,偷龙换凤的事情,他管不着。

    不过,李子恒不是也挺能耐的嘛!从一个小小的炼丹弟子,仅仅数十年时间,就做到了幻仙宗炼丹师的位置。

    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份已经被戳穿了的李子恒,还在继续和帝听风打闹中,却不知已经引起了道虹掌门的注意力。

    司徒尼玛的陌生行为,让道虹掌门总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

    只不过,不管道虹掌门心里怎么去想,就是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他的亲传弟子,为何越来越像早就死去的李子恒。

    不可能吧!李子恒早就死了,说不定司徒尼玛是为了讨好帝听风,才努力学习李子恒的习惯的。

    司徒尼玛和李子恒年纪相仿,又同为亲传弟子,两人关系自然是挺好的,总在一起聊聊自己的兴趣,习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道虹掌门本来就已经接近事实的边缘了,却又巧合的把心里的猜想给推翻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亲传弟子当年会输给帝听风那个小子,也不会去想,司徒尼玛有没有被李子恒替身的事情。

    虽然很可惜,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即使是司徒尼玛已经不是司徒尼玛了,道虹掌门也不想追究下去了。

    幻仙宗已经损失惨重了,如果在失去一位炼丹师,幻仙宗百年之后,会不会脱离五宗的位置,都很难说。

    “师傅,你终于醒过来了。”

    李子恒见道虹掌门一双要洞悉他的眼神看着自己,喊了道虹掌门一句,和帝听风马上保持了距离。

    “咳咳!”道虹掌门脸色微略尴尬,恢复正常道:“尼玛,看起来你和帝公子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呢!”

    “就是啊!”李子恒不怕避嫌的应了一声,说道:“我小时候总看这小子不顺眼,总嫉妒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如此欣赏帝师弟。”

    “师傅,你不知道,打从我看见帝师弟杀灭那些恶心的虫子之后,我就崇拜他了,实在是太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