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守护令
    “是的,没有骗你,你应该相信我的人品。”帝听风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我答应放你回家,不过,你得带我们去找到真正的妖族传承。”

    “可是……”龙鳞兽有点犹豫,它虽然可以得到自由,万一害了其他族人怎么办?

    帝听风见龙鳞兽那一脸纠结的鱼脸,笑了起来,肯定一句道:“你果然就是玄逆境的守护兽没错。”

    “……”龙鳞兽脑袋嗡了一下,它怎么觉得自己有一种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感觉。

    “别磨叽了,快点走吧!”帝听风可不给龙鳞兽拒绝的机会。

    唯一能够找到正确的回家的方式,当然得利用真正的妖族的守护兽了。

    帝听风以前不觉得奇怪,后面看见龙渊泽才想起来,离若山的玄逆境禁地,为何会有一只实力特别强大的龙鳞兽守着。

    如果当年不是帝听风,说不定十三峰峰主根本就没办法把龙鳞兽拿到手。

    而随着时间的迁移,十三峰的妖族早就忘了,其实他们并不是离若山真正的妖族,而是掠夺者。

    而玄逆境禁地,恰好就是真正的妖族的栖息地,可能妖族们的先祖知道,玄逆境里有真正的妖族传承,才定下一个每隔一段时间进入玄逆境试炼的机会。

    而龙鳞兽,则成为了大家想要击败的对手,随着时间的发展下去,妖族早就忘了先祖们的真正意图。

    导致大家的思想偏离航道,后面就有了谁降服龙鳞兽,谁就能够做十三峰的主峰。

    打从龙渊泽给帝听风描述过真正的离若山的景色之后,帝听风才知道,十三峰不过只是离若山的冰山一角。

    真正的离若山,可能千万年之前,就被离若山真正的妖族给隐蔽起来了。

    而后面来的这些掠夺者,他们不想放弃得到真正的传承,从此以后,就留在离若山扎根了。

    时间过去了千年,万年,掠夺者们就开始以离若山妖族自称了,把自己当成了离若山的主人。

    可能,知道事情真相的人,离若山想必就只有一个五足祖吧!可惜五足祖也没办法寻找到真正的妖族传承,后面也就放弃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看见白慕容带了一个外族修士,还是一个人族进入玄逆境,之后带出来一个守护兽,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的。

    不过嘛!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天赋,五足祖没有那个命,自然是不能继承真正的妖族传承的。

    龙鳞兽拿帝听风无法,只能屈服于帝听风的命令之下,它宁愿相信帝听风这个人族修士,也不愿意承认十三峰的妖族。

    “龙鳞兽,你怎么看起来怎么好像有点不愿意啊!”白慕容和龙鳞兽心意相通,龙鳞兽心里的一些想法自己会传递给白慕容的。

    “如果我哪天逼迫你带人攻击十三峰,你会愿意?”龙鳞兽呛了自家主人一句。

    “好了,你就不要生气了。”帝听风安慰龙鳞兽一句,说道:“我这不是把其他峰的妖族支开了嘛!”

    帝听风如果真的打真正的妖族的主意,哪里需要支开其他妖族,当然是帮手越多越好了。

    龙鳞兽明显不愿意相信帝听风的话,他肯定是对离若山有什么企图,才会打算进入玄逆境探个究竟的。

    龙鳞兽心里想着,他等下就带着帝听风他们随便乱转一下,就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不就完了。

    “你别想着打其他主意,还想骗得过我,怎么可能呢!”

    帝听风早就看穿了龙鳞兽的打算,提醒一句道:“如果我找不到真正的妖族,我是不会离开的。”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如果我待在玄逆境的时间长了,其他峰的妖族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你也看见了,玄逆境好像被你们族的人给放弃了,这里的禁制很快就要消失了。”

    “如果这个时候被十三峰的妖族看出来什么,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的族人”

    帝听风拿出一枚从龙渊泽那里得到的本族令符,递给龙鳞兽,解释道:“这是我从另外一只龙鳞兽那里得到的。”

    龙鳞兽眼珠子瞬间瞪大,这是它们本族使用的守护令,除非死了守护令才会脱落,否则外人是没办法取下的。

    “你……你杀了我的族人。”龙鳞兽龇牙咧嘴的瞪着帝听风,如果不是实力悬殊太大,说不定他早就已经上手了。

    帝听风淡淡的一笑,解释道:“这可是他自己取给我的,说让我回去通知一下他的族人,他还活着。”

    “这不可能。”龙鳞兽摇了摇鱼脸的脑袋,喃喃自语道:“首领他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有什么不可能的。”帝听风手一摄,把守护令摄回自己手里,说道:“他还在离岛活得好好的呢!以人族的身份活着。”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龙鳞兽听见帝听风说龙渊泽居然化形成人族了,比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还要震惊。

    龙鳞兽世代无法化形,这是整个妖族都清楚的事情,所以,尽管龙鳞兽实力很强大,它们也只能够作为守护兽。

    而其他没有龙鳞兽厉害的妖族,它们将可以得到龙鳞兽的保护,并且成为龙鳞兽的主人。

    世世代代的传承下来,龙鳞兽几乎都已经默认了它们这辈子都没办法化形的事实。

    龙鳞兽却意外听到自己的族人,居然以一个人族的身份活着,不可谓不惊讶。

    “帝公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龙鳞兽惊讶了半天之后,才问了一个是不是真的的问题。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一个妖兽吗?”帝听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把守护令里面的一段记忆放映出来。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帝听风把守护令贴到龙鳞兽的额头上,龙渊泽的记忆,源源不断的传递到龙鳞兽脑海之内。

    龙鳞兽看完之后,愣愣的呆了半天,才喃喃自语一句,道:“真,真的是首领!”

    帝听风瞧龙鳞兽那愣愣的表情,简直和当初龙渊泽听起他的事情的时候,一模一样,果然是同族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