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寻灵药
    冰魔点点头,道:“那得看你的运气了。”如果连灵兽都遇不到,它就是想帮忙,也用不上力的。

    “主人,你不打算和那个长鸣长老合作吗?”冰魔又问了一句,歪着脑袋看着帝听风。

    帝听风反问冰魔一句,道:“你觉得我应该和长鸣长老合作?”

    “不应该。”冰魔摇了摇头,说道:“主人和离若山的妖族提前建立了友谊,如果背叛,将会万劫不复。”

    帝听风听了之后,乐道:“你倒是挺担心我的。”

    “主人你想太多。”冰魔丢了一个白眼给帝听风,说道:“吾只不过是不想换主人罢了。”

    帝听风嘴角一抽,担心就是担心嘛!还傲娇的说什么不想换主人。

    看来,冰魔对当初帝听风丢下它二十余年的事情,心里有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

    “我知道了。”帝听风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冰魔,道:“我不会有事的,你就不用担心换主人的事情了。”

    冰魔傲娇的偏过头去,偷偷笑了一声,嘴里却嚷嚷着道:“吾都说了,吾不担心你。”33

    “我也不需要你担心啊!”帝听风嘴上也不饶人,好像在冰魔面前认输,他很没面子似的。

    “主人,在北边发现了一种灵力很浓的灵草,数量很多。”炎魔一个扎赢就回来了。

    帝听风点点头,笑了一声,道:“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主仆三人急匆匆的赶到了北边,果然看见一种纯白近透明的灵草,郁郁葱葱的生长在那里。

    白色的灵草果然拥有很浓郁的灵气,就是不知是和种灵草。

    帝听风欺身上前,拨开灵草周围的禁制走到了其中,一瞬间,灵草之间飘散的灵气冲着帝听风袭来。

    帝听风猛的吸了一口气,瞬间觉得身体都轻盈了许多,如果能够在这种灵气旺盛的地方修炼,可谓人生幸事。

    帝听风大喜,这些灵草的灵力那么强,肯定可以做出恢复灵根的丹药。

    帝听风蹲下身去,伸手拔了一根灵草起来,只不过,灵草几乎只一瞬间,就枯萎了起来,然后随风飘散而去。

    帝听风愣了一下,这种灵草居然还那么娇气,离地就枯萎,那岂不是没人能够弄走它们。

    帝听风又试了试连根一起带走的方式,只不过,这次灵草没有瞬间枯萎,而是失去了它身上的灵气。

    帝听风好生无语,只能把手上的灵草又种了回去,奈何灵草一沾地,还是枯萎了过去。

    帝听风得出了一个道理,拔掉灵草,灵草就会枯萎,连根拔起,灵草则失去灵力,如果移动了它们生长的位置,它们同样会枯萎。

    “这些灵草可真是娇气,碰都碰不得。”炎魔忍不住喷了灵草一句。

    冰魔伸出翅膀,向远方挥了一下,道:“如果不娇气,它们能长在这边,还长出那么一大片来嘛!”

    “那我们是不是没办法带走它了?”帝听风也一脸茫然,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娇气的灵草。

    “小公子,你需要这些灵药啊?”

    药草圆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位老者,老者的背差点驮到了地上,慢悠悠的晃到了帝听风身边。

    帝听风心里愣了一下,他刚才居然连附近来人了都不知道,难道是因为这些灵草的灵气所导致。

    老者突然笑了起来,解释道:“小公子不必惊讶,你之所以没有发现老夫,是因为被这些灵药的灵气掩盖住了老夫的灵气。”

    “灵药?”帝听风一愣,问道:“老人家,莫非这些灵草就是叫灵药吗?”

    “没错!”老者点点头,说道:“灵药乃是我族的瑰宝,我们世世代代都守护着它的生长。”

    “只不过……”老者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自从浮空山一分为二,我族人隐世山中之后,灵药遍不在开花了。”

    “开花?”帝听风又是一听,灵草还有开花的,看起来,他还是不够了解这些大自然的常规。

    “没错!”老者依旧对帝听风点点头,说道:“灵药开的花,可以由人带走的,它们是做药引的关键。”

    “怎么才能令这些灵草开花呢?”帝听风非常急迫的想要知道,而且,这个老者,好像是故意过来告诉自己的。

    老者淡淡的一笑,说道:“你不是本族的人,老夫不能把这个事情告诉你。”

    帝听风被老者卖了个关子,一脸无语,这老者还不如一开始什么都别说呢!

    不过,既然知道灵草会开花,它们的花可以带走,帝听风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的。

    “老人家,我确实不是你们的族人,不过,我并没有害你们族人的心思,请你放心,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帝听风和老者表一个态,他来这里,第一个是为了把龙渊泽的守护令送回来,第二个则是顺道摘些灵草回去。

    毕竟,这里的灵草好像比外面离若山的灵草灵气要浓郁一下,如果带些回去给李子恒,他肯定很高兴的。

    不过,帝听风可不是为了让李子恒高兴才带回去给他的,主要还是为了诓走李子恒辛苦炼制出来的丹药。

    没办法嘛!帝听风自己没办法炼制丹药,有这么一个现场的师兄不用白不用,顶多平时多寻些灵草回去给他嘛!

    “老夫相信自己的眼光。”老者冲帝听风点点头,表示自己从一开始就相信帝听风的为人。

    但是呢!相信归相信,族内的瑰宝不是那么容易就让外人给带走的。

    更何况,想要让灵药开花,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情,即使是帝听风知道了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

    万一帝听风为了将这些灵药带走,到时候执意留下来,老者恐怕族内会引起大麻烦的。

    “既然你都相信我了,为什么不肯将灵草开花的办法告诉我呢!”

    “它不叫灵草,是叫灵药!”老者再一次提醒帝听风一句,说道:“你别看,灵草和灵药虽然仅一字之差,它们的作用却天差地别。”

    “有什么分别啊?”帝听风伸手晃动一圈所谓的灵药,结果没任何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