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逃脱
    洪水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把帝听风他们冲走,然而,帝听风因为先前神枳给的避水珠起了作用,可以在水里呼吸。

    尽管洪流浑浊无比,帝听风的夜瞳一催动,即使是烟夜就亮得跟白昼似的。

    帝听风一手捞起一个,把白慕容和龙鳞兽轻而易举的带离了洪流。

    尽管十八层禁地的地狱式禁制都已经使用了个遍,只不过,帝听风他们福大命大,长鸣长老手段用尽,还是未能截住帝听风。

    “好险好险。”白慕容拍着胸口,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实在是太惊险了。

    “啊噗噗噗!”龙鳞兽往外吐着泥水,刚才没注意,不小心张开了嘴巴,导致一大口泥水罐进了肚子里。

    帝听风他们成功接近了玄逆境的大门口,白慕容一脸兴奋的表情,吼了一句,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帝听风鄙视的看了白慕容一眼,说道:“这算什么大难,都算不上真正的试炼吧!”

    “……”白慕容一秒被帝听风插了一刀,惹得一旁的龙鳞兽想笑却不敢笑,鱼脸都快憋成死鱼脸了。

    “帝公子,不带你这么鄙视人的啊!”

    白慕容嚷嚷一句,哼了一声,道:“你每次冒险都不带我,这次一起冒险,我感觉好刺激。”

    帝听风无语道:“谁叫你运气不好!”每一次遇到危机,白慕容都恰好不在,这可不能怪帝听风的。

    你想想,帝听风又没有预知危险的能力,他哪里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遇到危险。

    更何况,白慕容又没有常年在帝听风身边,连冰魔都能够被帝听风意外丢下一次,更别说好不容易才见一次的白慕容了。

    在说了,就帝听风那拉仇恨的资质,跟他在一起就是冒险,更别说真正的冒险了,简直就是用性命在拼的。

    白慕容都快要忍不住翻白眼了,“是是,就你帝公子的运气第一好。”

    “对了,帝公子,你不会真的把长鸣长老他们视为瑰宝的灵药给带出来了吧?”

    龙鳞兽作为他们的同族,自然有办法和他们同族的人共享消息的。

    只不过,待他们出了玄逆境之后,龙鳞兽就会和他们切断了联系,也可能是距离太远,而他们现在又不能相信外族的人。

    “咯!”帝听风随手就把灵药主根丢了出去,成功唤醒了灵药主根的幻型。

    “干嘛又欺负老夫。”灵药主根对帝听风的野蛮没办法,虽然不能动手,至少还是可以动动口的。

    “问你是不是真的灵药。”帝听风伸手去戳灵药主根的脸,软啪啪的,戳起来跟有弹力似的。

    “老夫当然是如假包换的灵药了。”灵药主根大呼了一声,嚷嚷着自己就是如假包换的灵药。

    “哪有人这样承认自己的。”白慕容也跟着帝听风一起戳灵药的脸,笑道:“八成是应该小孩子假扮欺骗你的。”

    “我觉得他是个老头。”帝听风的关注点又不对,和白慕容解释一句道:“灵药说他活了好几万年了。”

    “真的吗?”白慕容眼睛闪了一下,露出贪婪的神情,问道:“帝公子,你看我们是不是把这颗灵药做成丹药,或者药材也行。”

    “等阶太低了。”帝听风一脸嫌弃的说道:“连花都开不了,那么弱的道行也补偿不了什么。”

    “等阶那么低,你弄回来干嘛?”白慕容也一脸嫌弃的瞥了灵药主根一眼。

    “这种东西真的是灵药吗?”龙鳞兽嫌灵药主根受的伤害还不够,最后还补刀一句。

    灵药主根实在是忍无可忍,冲着帝听风他们大吼一声,道:“你们几个够了!”

    真是的,老夫不开口你们就没完没了了是吧?灵药主根把帝听风他们一个一个给鄙视回去。

    “好了!其实这个小老头就是灵药没错了。”帝听风给灵药证明一声。

    然而,没等灵药主根感动得稀里哗啦,帝听风接着又道:“只可惜,因为年纪太大,没办法开花,变成了一个废灵药。”

    “帝公子,不带你这么鄙视人的。”灵药主根一脸委屈的看着帝听风,他不是没办法开花,而是没办法随时开花。

    虽然他是特别特别珍贵的灵药,但是,灵药也有力不能及的事情,比如控制自己的生理期。

    灵药开花就好比生理期,到了一定的时间,一定的季节之后,它们就会自然的开花结果。

    但是,一但灵药赖以生存的空间被破坏,它们的作息没办法平衡过来,就会导致灵药的部分生理没办法正常运作。

    “我没有鄙视你啊!”帝听风否认一句,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鄙视灵药主根的意思。

    “你骗人,刚才明明就鄙视了老夫。”灵药主根才不相信帝听风这个人族的话呢!

    “你这个小老头,居然还敢侮辱帝公子。”龙鳞兽扇了一巴掌,直接把龙鳞兽拍到了地板上。

    “喂!你怎么欺负人啊!老夫又没有说你。”灵药主根不满的大声嚷嚷了起来,对龙鳞兽这个同族没了好感。

    “谁欺负你了。”龙鳞兽也不客气的继续扇灵药主根一次,吼其一声道:“我才没有兴趣欺负弱小了。”

    “更何况,帝公子他们那么强,哪里有兴趣欺负你这种小角色,你还是不要给帝公子抹烟好了。”

    “好了!龙鳞兽,灵药,你们别吵架。”白慕容拉开即将吵起来大打出手的灵兽和灵草。

    “不要给帝公子添麻烦。”白慕容阻止自己的灵兽和帝听风刚刚收回来的灵药作对。

    龙鳞兽欺负了灵药主根没事,若是间接连带帝听风也人身攻击了,说不定到时候帝听风会自己爆走的。

    “是他先引的头。”灵药主根伸出半支植物,半支人族的手臂的手指着龙鳞兽,吼一声道:“你的灵兽真差劲。”

    “你说什么!”龙鳞兽怒得炸毛,这个被帝听风比喻成废物灵药的灵药,居然敢说他差劲。

    “你什么意思?”白慕容也一脸微怒的等着灵药主根,骂他的灵兽差劲,岂不是在怀疑他的眼光和实力。

    “你们几个吵死人了。”帝听风被几个人吵得头都快大了,说道:“咱们还是先去离若山边界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