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恢复
    自打端木锦身上随时带着灵药分身和主根之后,她的气色真是好了许多,身体也比之前稳定得多。

    虽然灵根一时间没办法恢复过来,至少现在取得了一点点进步,端木锦和帝听风两人还是高兴的。

    “听风。”一天,端木锦在外出寻找灵草回来的时候,非常高兴的蹦到了他眼前,还不客气的蹦起来亲了帝听风一下。

    帝听风受宠若惊,一脸茫然的问道:“锦儿,怎么了?”

    “听风,你看。”端木锦不是个喜欢卖关子的人,直接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帝听风。

    只见端木锦慢慢的催动了许久都没有反应的花开遍地,脚下不断涌现出来的翠绿树叶把端木锦从地上托了起来。

    帝听风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是?灵药起到作用了?试了许多种办法,端木锦等我花开遍地法术都没办法恢复,更比说其他的法术了。

    由此可见,端木锦还是非常渴望恢复之前的法力的。

    如果不是遇到了帝听风,只差一丢丢就突破元婴期瓶颈的端木锦,恐怕早就是灵域国大修士了。

    花开遍地只维持了一会儿就消失了,因为端木锦身上能够留存的法力实在是不多。

    更何况,花开遍地需要一直使用灵力加持着,端木锦如今的状态,实在是没办法支撑多久的。

    不过,花开遍地能够重现,实在是太好了,至少证明了灵药对端木锦确实是有效果的。

    “太好了,锦儿,这下子你恢复资质有希望了。”帝听风也激动得一把搂过端木锦就蹦了起来,抱着她转了几个圈。

    “嗯嗯!”端木锦一连应了两声,道:“听风,谢谢你!”

    帝听风却摇摇头,自责道:“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害你手委屈了,抱歉!”

    “嗯?”端木锦伸手捂住帝听风的嘴,笑着摇头道:“才不是听风你的错,这些都是锦儿的劫难。”

    “如果不是因为有听风你的帮助,说不定锦儿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得好好的感谢你呢!听风。”

    “谢谢你一直为了我的事情忙忙碌碌,浪费了你修炼的时间,听风,我不想将来成为你的牵绊。”

    “锦儿。”帝听风伸手握住端木锦摸到自己脸上等我手,道:“是我对不起你,你心里不记恨我就好。”

    “傻瓜!”端木锦轻轻一笑,摇了摇头道:“你是锦儿最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可能记恨你呢!”

    “锦儿!”帝听风激动的喊了一声,捧着端木锦的脸就吻了下去。

    被两人遗忘到天涯海角的灵药主根,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悄悄地钻回到端木锦等我体内。

    而帝听风的体内,三个看好戏的一龙两兽,续命伸手捂住了冰魔和炎魔的眼睛,自己也默默地别过了头去。

    “帝公子,帝公子,其他十二峰的妖族都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你,我拦都拦不住。”

    帝听风和端木锦的意境刚刚好,却不想还是遇到了一位煞风景的人。

    白慕容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推开了小院的围栏,刚好看见相拥吻在一起的帝听风和端木锦。

    帝听风本来不想理人的,却被害羞的端木锦推了一把,只能放开她,把人揽进怀里,回头狠狠地瞪着白慕容。

    真是的,有天大的急事,也不知道看看刚才什么情况就冲过来,真怀疑白慕容是不是故意的。

    明明帝听风刚才就没有屏蔽空间,白慕容即使是不使用神识,光是用肉眼也能够看见的,偏偏他神经大条到没有发现这个严肃的问题。

    不仅如此,白慕容还胆敢推开围栏直接冲了进来,就好像看不见帝听风和端木锦在干什么似的。

    帝听风狠狠地瞥了白慕容一眼,冷冷一声道:“有事?”

    “……”白慕容被帝听风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才发现自己刚才好像撞见了不得了的一幕。

    他刚才实在是太着急,怎么把帝听风和端木锦是个人族的事情给忘了。

    他们妖族是不在意对象是男是男,且随处都可以看见妖族们发,情而控制不住的画面。

    白慕容一时间把帝听风和端木锦当成了妖族,以为他们即使是被撞见这种亲密接触的行为,也不会怎样。

    现在见端木锦已经红透了似的被帝听风揽进怀里,白慕容万分后悔自己的冲动。

    惹急了帝听风或许还有补救的机会,若是惹到了端木锦,帝听风还不把他抽筋剥皮才怪。

    本来女子就脸皮薄,刚好又被一个外人撞见这种亲密举动,虽然说帝听风和端木锦两人早就已经结道,真正的亲密接触却非常少。

    加上两人经常性聚少离多,新鲜期都还没有过,端木锦自然是特别特别害羞的。

    “帝公子,抱歉,打扰二位了。”白慕容抬手捂着脸,一副非礼勿视的模样,跟着也红了脸色。

    白慕容虽然是一个妖族,本来不该介怀这种事情,奈何白慕容平时没接触什么妖族,根本就没有对谁动情过。

    要说白慕容内心深处最渴望得到的人是谁,那一定非帝听风莫属,不过,这件事白慕容可不敢当真的。

    即使是帝听风真有喜欢男修的癖好,也不会为了他一个妖族而舍弃了端木锦的。

    白慕容早就认清了这一点,和公输玲珑一样,只在心里幻想一下帝听风,至于其他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更何况,帝听风的霸气,哪是白慕容能够控制得住的,两人之间除了朋友,根本见面也第二种可能。

    “说正事。”帝听风脸色还是不大好,换谁被别人撞见动情的时候,心情都不好好太多的。

    更何况,帝听风天生就比较冷,哪里肯那么轻易就放放过了白慕容,现在没有算账,不代表以后就不会找白慕容算账。

    “是!”白慕容被吓得一个哆嗦,赶紧解释道:“十三峰的妖族得知帝公子你可能就要离开的消息,自作主张的办了一场欢送会。”

    “不知帝公子你……”白慕容瞥了一眼帝听风,还是冷冰冰的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