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天蚕大师
    “老衲干嘛要把一本经借给你。”天蚕大师一开始被吵醒,随后又被帝听风骂小气,现在他更加不想借出去了。

    “当然是对我有用啊!”帝听风嚷了一声。

    “不借。”天蚕大师继续拒绝帝听风。

    “小老头,你看我又不是坏人,我还和你的弟子,千里迢迢的从感恩寺步行过来接你,你怎么能那么小气呢!又不是不还你了。”

    天蚕大师眉头挣扎了一下,怀疑道:“可是老衲刚才看见,你们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吧!”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迷路了。”

    帝听风抱怨一句,说道:“我们走了整整两天时间,一直找不到你,后面还是我施法找了过来,不然你可能现在都没人来接你。”

    “老衲……”天蚕大师一张娃娃脸尴尬的笑了一下,他确实跟过小孩子一样,经常性找不到正确的路线的。

    “行了,别说了,我又没有笑话你,我以前健忘症严重的时候,也经常找不到路的。”

    帝听风自爆一句,他以前的情况,可不比天蚕大师好的,应该说比天蚕大师还要糟糕。

    帝听风唯一庆幸的一点就是,他运气好,他拥有两只逆天级别的灵兽,体内还住着一位真正的神。

    所以呢,即使是帝听风迷了路,即使是他永远走不出那个空间,也都有人想办法救他的,这一点,天蚕大师是比不了的。

    “老衲和你才不一样呢!”天蚕大师最讨厌别人拿他和其他人比较的,所以,帝听风又惹天蚕大师不快了。

    “我们本来就不一样啊!”帝听风耿直的傻笑一声,说道:“我是一个少年,你却是一个小孩模样的老头。”

    帝听风成功惹怒天蚕大师,天蚕大师脸色阴了下来,大声道:“你给我闭嘴!”

    “师傅!弟子来接你了。”离元眼看着天蚕大师要发飙,赶紧扑过来解围,跪倒在天蚕大师面前。

    “离元,是你来接我?”天蚕大师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他还以为是离心过来接他呢!

    “戒丞方丈吩咐弟子和帝公子一起来接师傅。”离元承认道:“莫不是有帝公子在,弟子可找不着你了。”

    天蚕大师眼眉一挑,认真的打量了帝听风一眼,看起来很精明,就是嘴巴毒了一点,心直口快,说话不过脑。

    天蚕大师对帝听风的第一印象不是特别好,总结帝听风就是一个被大家族宠坏了的少主。

    而帝听风对天蚕大师的第一印象也特别不好,长得搞笑,小气,臭脾气,不好忽悠,最后还有点傲娇。

    因为天蚕大师拒绝外借一本经,帝听风没办法,只能又跟着人家回感恩寺去。

    而那个天蚕大师,明明名气那么响亮,帝听风还以为他很厉害来着。

    没想到,天蚕大师也就名号厉害而已,实际上,天蚕大师基本上就是一个凡人弟子,多走几步都会喘的人。

    加上天蚕大师拒绝让帝听风使用灵力把他带着飞回到感恩寺,说那样有辱修行。

    帝听风就不懂了,行云驾雾怎么就侮辱他的修行了,难道非要一步步爬着走,才算得上真正的修行?

    难怪佛修真正成佛的人那么少,敢情就是因为这么磨叽给磨叽死的吧!

    他们修仙者才不会讲求什么苦修呢!尤其是帝听风,他从来都是怎么简单怎么来。

    难怪世人称活佛为苦行僧呢,确实是够苦的,不仅明天粗茶淡饭,连出个门,都必须一步一个脚印的来。

    更何况,佛修还有其他帝听风不知道的苦修呢!真是难为那些打小就出家的小和尚了。

    “大师,你终于回来了。”戒丞方丈带着感恩寺上下所有的和尚,以及还俗弟子出至大门口迎接天蚕大师。

    “戒丞?怎么是你出来接我,方丈呢?”天蚕大师一脸问号,他不过才出门了三四年,怎么回家都全变了。

    “方丈他……”戒丞方丈眉目紧锁起来,说道:“弟子带你过去看他。”

    戒丞方丈实在是不好解释,说原来的方丈其实已经死了,而且,连身体都化成骨灰了的。

    天蚕大师心里猜测了一下,想着方丈肯定是身体出了毛病,说道:“好吧!”

    天蚕大师虽然功高,名望大,在感恩寺还是得听取方丈的意见的。

    毕竟,天蚕大师除了拥有一本一本经之外,他就什么都不是了,整个就是一**凡胎,连一个小和尚都不如的。

    不过,天蚕大师参悟的一本经却是很厉害的,他只要朗诵一本经记载的经文,就好像真佛附身似的。

    那时候的天蚕大师,他整个人会变成一个高大威猛的真佛,浑身泛着金光斑斓,使人看一眼都不敢。

    而且,金文的攻击力很强大的,可以使人动弹不得,即使是实力非常强大的人都没办法反抗的。

    因此,天蚕大师的名号就这样传了出去,平时就是一个小孩子身板,老头形象的模样,一但朗诵一本经,就会变得天下无敌。

    待天蚕大师被带到方丈的住殿,看见戒丞方丈取出一个装骨灰盒的盒子出来,他整个人都是懵神的。

    “这是?”天蚕大师不敢相信的指着戒丞方丈抱着的盒子。

    戒丞方丈默默的的点点头,说道:“方丈!”

    “怎么会!”天蚕大师瞪着眼睛,露出一张悲伤的表情来,他不是说等着老衲回来给他讲经文的吗?

    “大师!”戒丞方丈轻轻唤了一句,他担心天蚕大师会乐极生悲,到时候肯定会影响天蚕大师的讲诵经文的。

    天蚕大师摆了摆手,说道:“老衲没事。”

    “那……”戒丞方丈有点囧,本来就不该他这个现任方丈拿前任方丈的骨灰盒的。

    一般人为了避嫌,也是不可能这个时候接触这种事情的,偏偏戒丞方丈问心无愧,敢于承担,不顾其他人的猜想。

    天蚕大师冲戒丞方丈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出去吧!老衲想跟方丈说会儿话,算是送他最后一程吧!”

    “弟子知道了。”戒丞方丈答了一句,退出了房间,顺手关上了方丈的大殿,并且交代了其他弟子不允许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