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质疑
    但也就是说,谁想要爬上高层的位置,大家都有机会,虽然其他宗派都是以实力为尊,但是,大三元还有一些不一样。

    大三元想要往高层爬的弟子,不仅要具备实力,还得具备品德和人品,以及一个人的性格和对待周围人的态度。

    也正是因为这么苛刻的条件,大三元的高层等于就是个废,也可以说,除了白少帝那个长老,其余人都是弟子。

    根本就没有级别可分,不像其他宗派那样,还把弟子分为三六九等,待遇也天差地别。

    大三元,弟子之间都是没有区分的,大家的待遇都是一个样的,帝听风从来都没有说偏爱哪一个人。

    即使是端木锦,作为帝听风的伴侣,她享用的待遇都是和一般弟子差不多的。

    大三元也不分什么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而且,大三元也可以规定修炼什么功法,基本上都是帝听风给什么,大家就修炼什么。

    所以,其他宗派的弟子,专注修炼一本功法的时候,大三元的弟子可能同时修炼两种功法或许三种功法。

    虽然这样子会拖慢修炼的速度,不过嘛!也正是因为这样,大三元的弟子才更加努力。

    他们都是按超水平的态度去修炼的,大家共同竞争,没有待遇之差,灵石管够,修炼速度也不比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慢。

    大三元虽然崛起得迟,实力却不输一些三流宗派的,虽然目前还比不过千年传承的大宗派,迟早有一天会超过的。

    “什么!你……你的人?”老者被帝听风一句话弄蒙了,他的人?意思应该不是他想的那个吧?

    虽然很多修真者都有属于自己的癖好,而且,公输家族的家主看起来也和女子差不多,至少不该沦落到这种地步吧!

    眼前这个少年,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而且,实力比公输玲珑差了那么多,公输家主怎么可能看得上。

    “难道他没有告诉过你吗?”帝听风反问一句,又问一句道:“莫非你也是公输家族的人?”

    如果老者不是公输玲珑的族人,又怎么会认识公输玲珑呢!帝听风记得公输玲珑的族人好像都不认识他的。

    不过,这个老者对自己手中的玉令很熟悉,说不定还真是公输玲珑的族人也是有可能的。

    等不及老者回答,帝听风又问道:“对了,你可以带我去公输冢吗?”

    既然是公输家族的人,帝听风当然不能错过找一个免费导游的机会。

    因为,帝听风之前留着的银子,在九五王朝的时候,好像被冰魔浪费干净了。

    而且,连一部分灵石,都被冰魔不知使用了什么办法给换出去了。

    帝听风作为主人,虽然不能纵然自己的灵兽如此浪费,但是,想想冰魔和炎魔数十年来的辛苦,帝听风觉得那些小事都不是事儿。

    在说了,帝听风都赶到公输冢来了,等他见到了公输玲珑,还担心缺银子却灵石嘛!

    “哎!为什么?”老者一脸懵逼,怎么聊着聊着,变成帝听风想要利用他带路了。

    老者本意是希望帝听风好好的接受入境检查,不要破坏了晋元国传承下来的规矩。

    奈何帝听风怎么说都拒绝脱光自己接受检查,这么一通说解下来,居然连本质都变了。

    帝听风之所以不愿意脱光自己接受检查,第一个原因是不喜如此,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帝听风的身体出现了某种变化。

    这种莫名出现的变化,得从帝听风继承了异种人族的传承记忆开始说起。

    起初,帝听风的皮肤发生变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在意,以为误食了什么,过些时间就好了。

    岂料,帝听风的身体,渐渐的染上了一种根本就洗不掉的蓝色,色泽和他的发色差不多。

    而且,那种蓝色还是一粒一粒得,有些地方又出现一条一条的,看起来特别稀奇。

    如果帝听风的脸换成了某种妖兽的脸,帝听风看起来就和一些绝迹了的灵兽差不多。

    如果帝听风在人前脱光,即使是隐藏得住那些染色的部位,也很可能暴露自己的。

    在还没有查探清楚情况的情况下,帝听风才不会就这么暴露自己的秘密。

    所以,帝听风一来是想来公输冢恢复第二次跌落的境界,二来就是为了想要过来寻找有没有关于异种人族的记载。

    公输家族的借宝阁什么样的宝物都收藏的有,加上公输玲珑本来就是个收藏癖,什么稀奇的东西他可以收藏一辈子。

    上一次,帝听风需要的大禁咒碎片的第一块,好像就是从公输冢找到的。

    所以,帝听风把宝押到了公输玲珑身上,希望这一次运气也那么好,可以找到关于异种人族的记载。

    “我记不住公输冢怎么走。”帝听风一点都不害羞的承认自己以前是个路痴的事实。

    上一次,帝听风来晋元国的时候,身边跟着司马千千那个万事通,想要去哪里都不会迷路。

    混进公输冢的计划,也都是司马千千全权计算好的,帝听风只不过吩咐了几个重点而已。

    更何况,那一次还是司马千千牺牲色,相,帝听风才准确找到了囚禁公输玲珑的准确位置。

    所以,帝听风脑子里,除了公输冢三个字,其他的事情一问三不知,基本上都被他忘记得一干二净的。

    “不会吧?”老者嘴角很明显的在抽搐着,他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少年,和公输家主之间有没有联系了。

    说帝听风手里的玉令可疑吧!凭帝听风的身手,可能连自己都打不过,又怎么从其他修士手里抢过来呢!

    而且,这种玉令发放出去的时候,就好像注入了玉令主人的身份,在借宝阁那边都有关于玉令的主人的记载的。

    即使是外人捡到了公输家族发放外出的玉令,身份与玉令不服,也是不可能使用得了的。

    所以,老者承认了帝听风手里的玉令,却对帝听风这个人怀疑起来,因为帝听风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可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