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不值当
    帝听风才不管老者心里如何想的,他只想着,早一点到达公输冢之后,早一点见到公输玲珑,就早一点解决身体的情况。

    莫不是公输玲珑需要处理公输家族的琐事,近些年来一直待在公输冢,帝听风都想禁止公输玲珑外出大三元的。

    毕竟,公输玲珑的修为也不低,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即使是司马千千,遇到了公输玲珑也讨不得好。

    这么优秀的人才,帝听风不利用他狠狠地训练一批弟子出来,怎么舍得放出去管理什么家族呢!

    即使是帝听风没有和公输玲珑真正的交过手,从公输玲珑欺负司马千千的下场来看,帝听风应付公输玲珑想必也会很棘手的。

    “公输冢,去还是不去,一句话!”帝听风追问老者一句,因为老者太啰嗦,浪费了他许多时间。

    “就算你这么说……”老者一脸无奈,他并不是公输家族的人,甚至连公输家族的人都不认识。

    帝听风就这么叫他带路,即使是老者找得到如何进入公输冢的道,也肯定是进不去的。

    “怎么,不行吗?”帝听风对老者有些失望,还以为老者可以把他带去公输冢呢!

    “肯定不行了。”老者一脸遗憾的摇摇头,虽然他也很想亲自去公输冢看看,想必是不可能的吧!

    公输冢并不是那么好进入的,除非有特约的人,连星阁的阁主去拜访公输冢,都必须得连申请几次才会通过呢。

    老者只不过是星阁的其中一员,比较一般人虽然很受重视,实际上,在星阁内,像老这样的修士,比比皆是。

    帝听风嘴角抿了一下,道:“那就没办法了。”

    “呵呵!”老者尴尬笑了一声,现在,帝听风手持公输家族的玉令,他也不敢强迫帝听风过去接受检查的。

    这件事,还是得等阁主过来检查的,他不敢得罪公输冢家族的人,万一帝听风的身份很特殊,他就完蛋了。

    因为帝听风不肯接受脱光检查的事件,加上他身上有公输冢的玉令,老者把这件事上报到了星阁。

    一听属下的报告,星阁的阁主慕陵就来了兴致,当年让那个小子逃跑了,没想到,帝听风居然还亲自送上门来。

    慕陵期待已久的活标本,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呢!所以,一听有一个蓝发魔修带着公输家族的玉令,慕陵就猜到了来人是谁。

    放眼整个九州大陆,不管是修士还是魔修,想要找出一模一样的蓝发的修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说,帝听风那奇异的蓝发,在整个九州大陆,都算独特的颜色。

    只不过,帝听风不常活跃在晋元国,所以,东方上的修士根本就不清楚,九州大陆有帝公子这么一号人物。

    所以,老者没有认出帝听风的身份,真的不能怪他,只怪帝听风名气还不够响亮。

    “帝公子,我就猜到会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慕陵一出现,入境口的修士都看了过来。

    只不过,慕陵完全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非常热情的迎接帝听风去了,还客气的称呼他一声帝公子。

    “哟!小老头。”帝听风非常不客气的戳慕陵一刀。

    因为两人二十几年不见,慕陵又没有修炼什么保持容貌的法术,加上两人认识的时候,慕陵就三十好几了。

    已经过了二十几年之后,慕陵看起来就跟一个小老头差不多,虽然模样没有什么变化,形象却差了许多。

    慕陵眼神一暗,无语道:“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呢!”

    帝听风啧啧嘴巴,摇头说道:“对一心想要拿我做标本的男人客气,不值当啊!”

    “哈哈哈!”慕陵笑了起来,笑道:“亏得那么久的事情,你还记得啊!”

    帝听风左眉挑了一下,说道:“对于想要置我于死地的男人,我怎么可能忘了呢!”

    “切!”慕陵小声的切了一声,抱怨一句道:“究竟是谁说你有健忘症的,那么久的事情居然记得那么清楚,哪里健忘了?”

    “嘛!以前确实是记不得那么清楚。”帝听风瞟了一眼慕陵,一副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刚好被我记住了的表情看着他。

    “好了嘛!过去了的事情,就不要在提了嘛,哈哈!”慕陵打了一个哈哈,想要掩饰自己曾经想要灭掉帝听风的证据。

    “哦!”帝听风怪声怪气的哦了一声,说道:“对于你来说可以过去了,对于我来说,可是不能原谅的事件哦!”

    “……这个嘛!”慕陵莫名其妙的冒了一身冷汗,明明帝听风什么都没有做,为何他会觉得害怕呢!

    自打听到传闻中的帝公子回来了,慕陵心里就期待着和帝听风的再一次相遇。

    只不过,慕陵没有想到的是,当年的那个少年,回来了以后还是那个少年,除了气质和气势上的改变,帝听风什么都没有改变。

    虽然看起来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帝听风的一个眼神,一个藐视,都让慕陵莫名的心里一紧,担心接下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帝公子,听说你想去公输冢,要不要我亲自送你过去?”慕陵赶紧转移话题,他实在是应付不来帝听风的笑脸。

    以前看帝听风的冷表情习惯了,这会儿看见帝听风脸上似有似无的淡笑,慕陵只觉得自己心里慎得慌。

    “好吧!”帝听风应下,他现在又不是专门来找慕陵发难的。

    更何况,帝听风现在的境界已经跌落到低谷,想要光凭魔功鬼泣应付慕陵,恐怕有点难度。

    “呼!”慕陵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他怎么会对帝听风感觉到恐惧,明明帝听风什么都没有做,这到底是为什么?

    帝听风却没有察觉到慕陵的心里作用,一反常态的冲慕陵笑了一下,却成功让慕陵的心颤抖了一下。

    因为帝听风手持公输冢的玉令,慕陵亲自过来接人,并且承诺亲自将帝听风送去公输冢。

    帝听风也不嫌弃,总比他自己花时间去找要方便的多,虽然帝听风的路痴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会迷路还是很平常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