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守护山神
    帝听风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了,不代表记忆力从来就不会减退的音姬就会忘了。

    六月雪也不是什么地方都栽培得出来的,音姬花了那么多功夫,好不容易培养了一株出来。

    没想到,六月雪刚刚生长到成熟期,就被帝听风给盗取了,说不气人那是假的,音姬当初恨不能把帝听风抽筋剃骨。

    灵草邪恶生长周期本来就比人族较长,音姬虽然是一个山神,生命周期比一般人族要长一些。

    但是,即使是音姬是守护山神,也不代表她可以长生不死的,极有可能会被下一任山神替代的。

    所以,真的不怪音姬小气,帝听风不打一声招呼就带走了六月雪,在被音姬追杀了大半天之后,就算被灭了也是活该。

    “帝公子,你这样盯着一位女子看,太失礼了吧!”公输玲珑小声的提醒帝听风一句。

    帝听风转头看了公输玲珑一眼,觉得公输玲珑长得比音姬还要媚上几分,忍不住轻咳一声,转开了眼神。

    公输玲珑失笑,他不过就是提醒帝听风一句,怎么搞得帝听风连看他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了。

    “音姬听不见别人说话,自然也不会开口的。”公输玲珑给帝听风解释一句,说道:“守护山神好像都是这副样子吧!”

    守护山神守护着大山的一切,他们可以和花草树木沟通,甚至可以和土地神交流,以及和妖兽作伴。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守护山神才退化了人族的智慧,他们会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听不懂人族的语言。

    但是,守护山神可以通过花草树木和人族交流,甚至神识沟通也是可以的。

    公输玲珑之所以能够理解音姬在说什么,主要还是他们认识了好几十年,早就习惯了。

    即使是音姬只露出一个眼神,公输玲珑这个八面玲珑的生意人,哪有不会看人眼色的道理。

    即使是音姬的意思有些差别,公输玲珑翻译出来,都不会差太多的,顶多意思和音姬的意思相差两个度。

    “山神?”帝听风一脸懵,山神莫非就是土地神吗?这种神话里才有的人物,世间真的有吗?

    “错,是守护山神。”公输玲珑更正帝听风的说辞一句。

    帝听风眉目一皱即松,斜眉道:“守护山神和山神,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公输玲珑不满的哼了一声,道:“山神只不过是土地神,和守护山神性质不一样的。”

    “……”帝听风被说得无言以对,或者是已经不想和公输玲珑争论关于山神的问题,因为他不感兴趣。

    “对了!帝公子,你到底什么时候盗取音姬的灵草的?”公输玲珑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对于帝听风来说,让他去盗取别人的灵草,是打死他都不可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所以,公输玲珑才会特别好奇,因为这一点实在是不像帝听风的作风。

    “你说六月雪吗?”帝听风仔细想了一下,他曾经确实有摘取过名为六月雪的灵草。

    不过,六月雪和这位山神少女有何关系?帝听风可不觉得自己哪里有出错。

    因为,他当初去香山寻找六月雪的时候,并没有听说香山还有什么守护山神的故事。

    所以,帝听风那算不上盗取,顶多就是在音姬手中抢走了六月雪而已。

    当初,帝听风去香山的时候,恰好就是音姬接管香山,成为守护山神的时候,那株六月雪,并不是音姬亲自栽培生长起来的。

    应该说,六月雪并不止一株,只不过,六月雪生长娇贵,脾性也很古怪,前任守护山神死亡之后,六月雪大量的跟着一起死亡了。

    最后的那一株,确实是因为音姬的关系才活了下来,所以,音姬认为六月雪就是她的。

    只是,六月雪没有等到音姬大量移植,就被帝听风当成灵草给摘走了。

    就是因为一株六月雪,帝听风和音姬从此结下了仇敌对立关系。

    帝听风是健忘症患者,早就忘了自己曾经有过怎么赖皮的一次经历,音姬却记得清清楚楚的。

    公输玲珑都忍不住翻白眼了,说道:“不然音姬为何无故攻击你。”

    “我又不知道六月雪是她的,更何况,香山不是属于天都国嘛!”什么时候变成音姬这个守护山神的了。

    “帝公子,你说的不对。”公输玲珑更正一句,说道:“香山曾经确实是属于天都国没错,但是……”

    公输玲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香山现在已经化分为柳州地境了,和天都国没有半分关系了。”

    帝听风消失二十来年,去到离岛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自然是不清楚九州大陆发生了多大变化的。

    “哦!”帝听风淡淡的哦了一声,说实在的,不管香山属于哪里,或者说九州大陆有什么样的变化,帝听风都是无所谓的。

    帝听风眼睛瞄向音姬,说道:“那香山还是和这位姑娘没有关系吧!”

    “……”公输玲珑无语的憋了一口气,道:“帝公子你觉得没有关系,就是没有关系吧!”

    音姬在一旁看见公输玲珑和帝听风聊得欢,她一个人在旁边又不会说话,也听不见。

    即使是音姬从帝听风和公输玲珑的嘴型中分辩他们两在说什么,也不可能全部都翻译过来的。

    说到底,还是音姬和人族打交道太少了,她就应该多和人族多交流,多学习一下人族的习性的。

    “她现在要离开公输冢了吗?”

    帝听风不喜欢一直和一个陌生女子共处一个空间,更何况,他还着急恢复法力呢!哪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帝公子,你可是有急事?”公输玲珑看了一眼音姬之后,不放心的问帝听风一声。

    帝听风见公输玲珑那副舍不得音姬离开的小媳妇模样,心里憋了一口血,也就懒得管了。

    帝听风冲公输玲珑摆摆手,表示自己的事情不是特别着急,等公输玲珑处理好音姬的事情之后,在和他谈也是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