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陆地人
    “这个人。”少年伸手指着帝听风,继续说道:“你们当中的这个公子,他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一个普通人,我猜得没错吧?各位。”

    “呵!”帝听风呵笑一声,终于抬起眼,用正眼看了少年一眼,道:“请问,你还有其他的事么?”

    如果没有事的话,就不要打扰他们,因为,帝听风最不喜欢自己在搜查情报的途中,被外人打扰了。

    “啊?那个……很抱歉!我们家公子好像脾气不大好。”雨阿古和少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表示,他们不希望被外人打扰。

    因为不是很了解帝听风,加上帝听风平时就一副极其冷淡的模样,雨阿古自认为帝听风是脾气不好。

    更何况,帝听风也没有反驳,少年也认为就是如此,眼神从帝听风身上抽了回来。

    “那,那位公子旁边的这个小弟,你可以告诉我,你们来我们的城镇,有什么事吗?”少年把注意力放到阿修布身上。

    阿修布眨巴一下眼睛,看着少年不肯开口,身体直接往帝听风身后躲,一副很害怕少年的模样。

    “……”少年一脸尴尬,他今天好像不宜出门是吧?

    “阿修,不用怕,这个小哥哥不是坏人。”雨阿古替尴尬一脸的少年说了一句,毕竟,阿修布的举动太热人难堪了。

    “人家才没有怕呢?”阿修布摇摇头,道:“我就是不喜欢和陌生小哥哥说话嘛?人家就是不要,不要不要嘛?”

    “……”帝听风嘴角一抽,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当初究竟是哪个小鬼一直缠着他的。

    如果不是阿修布一直这么缠人,加上还透露大浒衍的信息给他,说不定帝听风一开始就不会想来北冥的。

    “咳咳!”雨阿古无奈的咳嗽一声,阿修布闹脾气起来,连他都没有办法的。

    “阿修……你不问问小哥哥找你有什么事吗?”帝听风撕开阿修布粘过来的手,并且,把冰魔送了上去。

    因为冰魔浑身都是冰,身体冰冷得跟寒冬腊月似的,阿修布自然是不喜欢靠近冰魔的。

    而且,冰魔旁边就是紧跟着的就是炎魔,炎魔浑身是火,靠近她身边总会有一种会被融化的感觉。

    阿修布被帝听风推开之后,眼神幽怨的瞪了少年一眼,不情不愿的靠近到雨阿古身边。

    也就是因为这样,少年的视线一秒就定格在炎魔身上,之前被帝听风挡住了没有看清楚,在看清炎魔的那张脸后,少年这个人变得绯红起来。

    少年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这些人果然不是本地人,不然,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城镇里,还有这样一位美人儿。

    “姑……姑娘,你好!我是这个城镇的镇长的儿子,我叫崖重!”少年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声好,想要吃凑近到炎魔身边。

    “嗯?”冰魔伸手拦住少年崖重,并且,还不小心释放了轻微的寒气。

    崖重被冰冷的气息赶得倒退,这些人果然不是简单的人物。

    崖重不禁笑了起来,露出一副奸笑道:“你们果然就是修者,应该不是深海人吧?”

    “嗯?”雨阿古嗯一声之后,长剑抽离出来,一秒架直到崖重的脖子上。

    阿修布的动作也不慢,剑身已经插进了崖重的身体里,只不过,被崖重侧了一下身体之后,剑直接挑破衣服穿插了过去。

    “这就是你靠近我们的目的?”帝听风眼神眯了起来,这个少年看起来不像是特意过来试探他们的。

    刚才莫不是冰魔太在意炎魔,说不定崖重根本就不会发现他们就是修士的事情。

    不过,帝听风的伪装实在是太容易识破了,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普通人。

    如果伪装成小修士的话,倒还有可能骗得过其他人,但是,叫帝听风直接伪装成凡人弟子,那根本就不可能。

    帝听风浑身散布出来的灵力,根本就不能够完全收敛起来,除非让续命封印他的灵力。

    但是,那样做会受到影响的还是帝听风,所以,一般情况下,帝听风都是伪装成小修士,而并非一个普通人。

    “嘛?要不是你们几个看起来非常可疑,本少也不会看起来的。”崖重承认自己一开始确实是打算试探帝听风他们的。

    “不过嘛!你们的伪装实在是太高明了,如果不是我不经意的举动,说不定还无法发现呢!”

    “对了!既然你们不是本地人,还是先去我父亲那里报道一下吧!这样也方便你们自由行动。”

    崖重特别意外的没有追问帝听风他们究竟来深海城镇干嘛,不过,他不问,就代表此人比较顾全大局。

    帝听风他们没有第二选择,只能听从崖重的建议,先去深海城镇的镇长那里打探一下情况。

    没准镇长知道一些关于那个烟影的情况,他们也不能盲目的在深海城镇寻找。

    更何况,雨阿古和阿修布两人,他们不能一直待在深海下的,即使是有避水罩也不行。

    陆地人就是陆地人,没办法在深海下面生活的,就比如海怪不能在陆地上面生活一样。

    崖重把帝听风他们带到了镇长那里之后,转眼就消失了,而镇长这边,也没有问起关于崖重的事情。

    帝听风他们不禁皱眉,这种不安定的感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你们几个就是陆地人?”镇长一脸懵逼的看着帝听风他们,道:“那你们几个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

    “哎?”阿修布第一个惊呼出声,道:“不是那个小哥哥说要带我们来见镇长的嘛?为什么那个小哥哥自己却不见了?”

    “小哥哥?”镇长听得一脸懵逼,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年纪也不算小了,怎么说话口气跟三岁孩子似的。

    “镇长,请问一下,你府上是不是有一位叫崖重的公子?”雨阿古拽回阿修布,让他说的话,一般人根本就听不懂。

    “崖……你说崖重?你们……”镇长一脸被雷劈的模样看着雨阿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