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七章 威胁
    “去吧!记得留几个活的,不要全部杀了,顺便捉一只厉害的出来。”帝听风在冰魔和炎魔的身后喊,不要让它们全部都给炼化了。

    炎魔和冰魔早就闻到了冰火狼的气息,莫不是帝听风一路上压制着,指不定他们俩早就从帝听风体内奔出去冲出去了。

    冰魔和炎魔虽然被冰火狼的气息冲昏了头,对帝听风的命令却是绝对服从的。

    “去吧!记得不许杀活的,跟在小冰小炎后面吃就好了。”帝听风一句话,差点没吓傻还在吃惊中的国师大人。

    原来,感应到冰魔和炎魔离开帝听风的六浮幽,在储物袋内也不安的骚,动起来。

    它们自打跟着帝听风误入北冥,就什么都没得吃,主人好像忘了它们似的,好不容易有大开杀戒的机会,它们自然是想和冰魔炎魔一起的。

    冰魔和炎魔,以及六浮幽都离体之后,帝听风就盘腿坐下打坐,当然,身下有灵力托着,他没有直接坐到地上。

    周围有几种妖兽闻到人族的气息,胆大的想要出来觅食,却连帝听风布置的结界都进不了。

    国师大人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回神过来,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厉害得那么离谱。

    “小冰,你左吾右。”炎魔和冰魔打算分开行动,反正那些冰火狼就算全部一起上,也不是它们的对手的。

    “了解。”冰魔应了一声,遁影往左边飞去,见冰火狼就开始吞噬。

    六浮幽也凑上去,一共有六只,见冰魔和炎魔一左一右分开,也三三分组,分开去追冰魔和炎魔。

    主人吩咐了它们不能杀活的,它们就必须吃死的,不然的话,它们下一次肯定会被主人压制着不许出来的。

    冰魔和炎魔击杀的速度差不多,吞噬了冰火狼,将对方炼化之后,尸体就丢给六浮幽解决。

    炎魔和冰魔很快就在一个中心点聚头了,还剩下五六只冰火狼,其余全部被他们炼化了。

    主人说了要帮忙留几只,它们也不贪心,就给狼谷留几只守谷好了。

    冰魔和炎魔两人合力托了一只活的冰火狼出来,丢到了帝听风面前。

    帝听风抬眼扫了一眼那只冰火狼,在那么严重的魄力之下,居然还敢瞪着眼睛凶他,果然是最凶猛的一只。

    帝听风既然应了国师大人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掐了一个禁咒,一瞬间打入冰火狼的脑门心。

    方才还凶神恶煞的冰火狼,一秒变猫咪,转身托着屁股扭到了国师大人面前,用脑袋去拱一下他的腿。

    国师大人被冰火狼一副撒娇的模样萌化,蹲下身抚摸一把冰火狼头上的毛发,冰火狼居然半点没退,反而凑上来蹭蹭他的手。

    国师的心中一喜,将冰火狼变小以后,伸手抱起了它,放在怀里揉了又揉。

    帝听风看着国师大人主仆两的互动,扭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宠物。

    冰魔和炎魔他怕是不能这么做的,即使是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触摸它们,也不能长久接触的。

    更别说抱在怀里揉一揉了,他这辈子恐怕都别想,至于六浮幽,那些家伙他就更别想了,会受伤的。

    冰魔和炎魔见帝听风看过来的眼神,就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两兽互相看了一眼,默默不作声,潜入了帝听风的体内。

    六浮幽嘛!自然是不清楚主人在想什么的,它们和帝听风没有和冰魔炎魔那么亲密。

    见冰魔和炎魔已经回去了,也和帝听风招呼一声,被帝听风收回了储物袋内安置灵兽的空间里。

    帝听风帮忙自己收服了新宠冰火狼,国师大人自然是心里面上都比较满意的。

    加上帝听风实力是真的非常强大,国师大人特意邀请帝听风前往帝国一趟,说是想表达自己的谢意。

    帝听风想了一下,他想要打听关于大浒衍的下落,自然是希望人脉多的地方比较清楚。

    更何况,帝听风还想把国师大人的控制法术弄到手,也就没有拒绝,答应和他一起去一趟帝国。

    至于被怀疑是帝国皇室的帝鬼,也被国师大人的四个跟班架着一起回去了。

    “国师大人,不知你是怎么控制这些傀儡的。”半道上,帝听风急迫的打听关于控制法术的事情。

    帝听风虽然不是一个急性子,他担心人到了帝国之后,情况有变,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就来不及现场去问国师大人了。

    国师大人眼睛一瞪,惊呼一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帝听风心里笑了一声,面上却不显,轻描淡写说道:“不知道,猜的。”

    国师大人这才反应过来,帝听风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没有提这件事情,瞪了帝听风一眼,怨道:“你套我话。”

    “呵呵!”帝听风轻轻呵了一声,道:“谁叫你自己要说出来。”

    国师大人无语的白了自己一眼,告诉帝听风道:“这可不能随便传授的。”

    “哦!是吗?”帝听风轻轻一笑,半开玩笑半威胁道:“如果帝国知道了,国师大人也不舍得传授么?”

    “你……”国师大人被气得说不出一句话,他怎么感觉自己好像遇到了一个无赖呢!

    帝听风看起来斯斯文文,不像那种大奸大恶之人,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刻意威胁的意思,怎么听到国师大人耳朵里,就那么不舒服呢!

    “我怎么了?”帝听风假装不知道国师大人气什么,也一秒失忆的没有提之前说的那句话。

    “你威胁也没用。”国师大人镇定一下心神,他怎么面对这个小流氓,就什么道理都不想讲了呢?

    “我可没有威胁国师大人。”帝听风大喊冤枉,还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国师大人。

    “你说我不传授给你,你就要告诉帝国的人,这还不是威胁是什么。”国师大人连自己的尊称都不用了。

    “我又不认识帝国的人,你说我告诉谁去啊!”帝听风更加坦诚,就好像刚才威胁国师大人的不是他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