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越危险越好
    帝听风和孜然简单的聊了几句关于大浒衍的事情,并没有解释很多有用的消息,只让他帮忙找人就可以了。

    所以,帝听风亲自来给星白送灵石,并不是如星白想的那样,帝听风掏心掏肺的对她好,而是和别人做了交易。

    星白一听孜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由始至终,都不过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罢了。

    帝听风最后一次出现在星白修炼的密室内,后来他就从悦心阁消失了。

    悦心阁的弟子只知道星白带了一个少年回来,后面少年怎么样了,大家都不清楚。

    有人猜测那个少年被阁主偷偷的灭了,也有人猜测那个少年惹怒了阁主,被阁主软禁起来了。

    总之,关于那个少年的版本,在悦心阁传了好几个传闻出来,大家都暗地里秘密传,不敢在星白和孜然面前提一句。

    实际上,那个传闻中的少年,帝听风本人,早就离开悦心阁十万八千里了。

    帝听风瞅着眼前那座高不可攀,却禁止飞行的冰宫王殿,一脸“我来错地方了吧”的表情。

    如果不是炎魔随时给帝听风保暖一下,说不定帝听风早就鼻涕眼泪都冻脸上了。

    这里实在是太冷了,人都说高处不胜寒,冰宫的中心城市,简直就是不胜寒的终极版本。

    而且,中心王殿的建筑,好像都是越来越高的趋势,越往下越低阶,帝听风连考虑都不带,直接往上爬。

    然而,帝听风爬了三分之一不到,他就开始后悔了,这破地方简直快冻死他了。

    而且,现在倒退回去,之前受的罪岂不是白受了,帝听风咬咬牙,一直在忍受着寒风刺骨的苦难。

    “哟!少年!”

    迎面走来一个满脸都是积雪的男子,因为面目全非,加上风雪特大,帝听风分不清对方是少年还是老年。

    那个男子打扮特别夸张,也不知身上裹了几层衣服,和帝听风这样的薄薄的几层纱比较起来,厚实多了。

    帝听风吸了吸鼻子,有一种想把对方扒光的冲动,没事穿那么多出现在他面前,这不是故意想引他犯,罪嘛!

    “少年,你为什么来冰峰啊!”那人又问了帝听风一句,好像就是因为看见帝听风打扮和别人不一样,才停下来问他的。

    “冰峰?”帝听风拧了一下眉,缩了一下脖子,本来就够冷了,地名能不能起个热乎一点的。

    “咦?你怎么连冰峰都不知道,你外地人吧?”那人一双精明的眼睛又咕噜噜的盯着帝听风转。

    “嗯!”帝听风嗯一声,也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人,不对,是看着那个人身上穿的衣服。

    “啊哟,外地人还赶上冰峰,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不知道冰峰有多危险,本地修士都没办法应付,你一个外地人,还是不要跟着掺和了。”

    帝听风冻得僵硬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丁点折皱,问道:“冰峰上面有什么?”

    “冰峰上面有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冰峰途中特别危险,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人一边摇头,一边和帝听风解释起来,而且,还把自己遇到的一些具备危险的凶兽告诉了帝听风。

    “没关系,我倒挺想上去看看的。”帝听风冲那人淡淡的一笑,虽然他脸上的表情基本上已经僵掉了。

    “喂喂!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人伸手拦住要继续往前进的路,继续劝道:“少年,你要相信我,上面真的特别恐怖。”

    “我就是比较喜欢刺激。”帝听风一只手拧开拦住他的热心人,笑道:“越危险越好。”

    “……”热心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帝听风,怎么这个少年怎么劝都不听呢!好好的年纪就赔了性命,多可惜啊!

    帝听风轻拍一下热心人的肩,说道:“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多谢你的提醒。”

    “唉!”热心人叹一口气,叹息道:“少年,你又是何必呢!白白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真的不值得的。”

    “那个……谢谢你这么好心的提醒我,不过,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送了命,又有什么关系。”

    “人最害怕的东西应该是什么都不想要吧?没有追求的人,即使是活着,倒不如死了百了。”

    “……”热心人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他怎么感觉帝听风就像是刻意去冰峰送死的感觉呢!

    “少年,你千万不要想不开,你需要什么东西,可以和我说说的,我会帮你的,真的。”

    热心人还担心帝听风真的去送死,拼命拖住他的手,就是不让帝听风离开。

    “你放手!”帝听风微微拧眉,说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上手了呢!他可没有和陌生人接触的想法。

    “少年,我……啊!”热心人惨叫一声,被帝听风直接踢了一脚,那人倒摔着飞了出去。

    “呵!”帝听风冷冷一笑,他就说嘛!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热心”人,分明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惯偷。

    那个“热心人”一开始和帝听风如何如何讲冰峰的恐怖,一边催泪般的讲述自己的遭遇。

    然后,等被他的演技骗过去的陷入其中的时候,那人就开始缠上来,其后就偷偷的顺走对方的储物袋。

    并且还给对方换一个假的的挂上去,不仅是外形,连颜色都一模一样,那惯偷的特点简直没谁能超越。

    如果帝听风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说不定早就被那个“热心人”给骗了。

    如果不是储物袋和帝听风心神相联,加上有炎魔一直守着结界,说不定真被那人得手了。

    不过,帝听风这个储物袋可是从续命那里加持过的,算得上是续命给的,一般人就算拿去了,也没办法拆开的。

    “哼!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嘛!”那人见身份暴露,也没有着急逃走,反而露出一脸嘲讽的态度看着帝听风。

    那人抹去脸上沾满的雪霜,其后扯下身上裹着的外套,露出他的本来面貌来。

    帝听风见其是一个二十来岁的修士,之前伪装的声音也恢复了,眯起了眼看着那人,等着他的解释。

    那人虽然被帝听风识破了手段,却没有半点灰心,因为他还可以用强硬手段抢过来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