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下咒术
    帝听风眼角微微斜起,眯眼说道:“偷窃?”

    “哎呀哎呀!被发现了。”那人一脸死不认账的横着眼,坚决不人自己有偷人东西的事件。

    如果他很清楚帝听风这个外地修士,肯定就不会那么说了,因为帝听风一但眯眼,就表示有危险的东西在等着对方。

    帝听风虽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负得了的善茬。

    那人不仅惹了帝听风,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帝听风最讨厌别人欺骗自己,还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很不幸的是,那个“热心人”恰好两点都犯了,帝听风会轻易放过他才有鬼。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帝听风眯着眼,冷冰冰的问那个少年,哼道:“应该不是为了好玩吧?”

    “就是因为好玩啊!”

    那人不知死活的继续顶帝听风一句,心里很不舒服,明明自己看起来就比帝听风大,为什么要在这边被帝听风说教似的碎碎念。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无聊,所以看见你来了,就想逗一下你,想不到你有点本事,居然一开始就识破我的把戏了。”

    帝听风压根就不想和一个蠢货一样的少年多说一句话,一个横扫踹过去,直接把少年踩进了地地。

    寒冰三尺的地面,居然被帝听风一脚给踹塌下去了,同时塌陷的还有那个少年的脑袋。

    “呵!”帝听风呵了一声,一道灵光击过去,直接往那人的腰杆上斜落。

    那人当然不肯让帝听风得逞,见帝听风不由分说攻击自己,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打一架在说。

    一把刺喇喇的大刀架到帝听风脖子上,眼看着就要被砍下去,帝听风的身体却变成了一缕青烟。

    然后,没等那人收回武器,帝听风已经近身眼前,等不及那人做何反应,额头被帝听风伸手一点,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

    帝听风当然不想在一个外人面前暴露自己,所以,他找准了机会,直接给对手种禁制好了。

    像这种类似暗示性的禁咒,还是帝听风当初在魔灵教的时候,和塑夜公主学会的小咒术。

    虽然没什么攻击力,控制其他修士却是妥妥的的,一般人还真的没办法解除他种下的禁咒。

    那人打从被帝听风种下禁咒之后,就一副以帝听风为主的态度,站在帝听风面前等着任务。

    实际上,那人心里面上全部都是拒绝的,他虽然不清楚帝听风究竟是如何控制住的他,不过,这种小把戏,难不倒他的。

    本来以为帝听风使用的法术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法力,哪曾想,过了一时半会,那人身上的咒术并不见消失半点。

    “喂!,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那人恶言恶语的呸了一声,眼睛看帝听风早就不顺眼了。

    帝听风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人,根本就不理他,也不着急赶路了,打算套到一点情报,在继续登冰峰。

    虽然那个人的话十句有九句都是空话,不过,冰峰之上特别危险,这一点帝听风即使是没有人提醒,他也清楚的。

    所以,帝听风一开始就是来试过水,也没有真正想要爬到冰峰顶上。

    “喂!你聋了还是哑了,快点放开我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师傅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哎!你这个人怎么软硬不吃呢!我说了快点放过我,你没有听见是吧?”

    “我告诉你,我师傅他要是知道你欺负我,肯定会替我报仇的,而且,我师傅门派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冷血,我在这边嚎了那么久,你至少给弄点吃的的,人家也不是想要被你控制住的。”

    “哎……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大哥,求求你原谅我,我口不择言顶撞了你,求求你大人大量放过小的吧!”

    被帝听风点了咒禁术的那个少年,一开始不要命的拼命骂人,骂到最后搬身后的人,最后见帝听风无动于衷,只好求饶。

    “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以后在也不不敢了。”那个少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个不停。

    刚刚开启听力的帝听风眉头一皱,这小子可真能嚎,嚎了都两天了,居然还有力气叫唤。

    “你真的知道错了。”帝听风就着那个少年的话往下问。

    “嗯嗯!求大哥不要杀我。”少年鼻涕眼泪流个不停,看起来脏兮兮的,不过,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几时说过要杀你了。”帝听风反问少年一句,语调里带着一些轻挑。

    “啊!”少年被帝听风问得一愣,帝听风控制了他的身体,难道不是想杀他,那为什么还要控制他。

    “大,大哥,你不想杀我啊?”少年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声,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不少,人看起来也清爽多了。

    帝听风微微拧眉,这个人的思想究竟有多广泛,居然认为他会杀了自己,难道自己在他人眼里就是一个大魔头不成。

    帝听风可不记得自己何曾几时那么残暴过了,他一般都是碰到底线了,才会出手解决了敌人。

    帝听风轻笑了一声,说道:“你想多了。”

    少年暗暗搓一下鼻子,可能是他杞人忧天了吧!人家虽然一开始动手,只不过是被他惹火了而已。

    更何况,帝听风好像是为了给控制少年做铺垫,才对他动手的,本来还想会不会花一些时间,结果比他预想的效果好太多。

    少年之所以会中招,原因自然是太轻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看起来非常正派的帝听风会使用咒术对付自己。

    “说吧!你对冰峰好像挺了解的,说说关于冰峰的事情,我就放过你。”帝听风一副准备好听故事的节奏,压根就不给少年拒绝的可能。

    “哼!”少年得意的笑了一声,道:“我就是在冰峰长大的,你说我对它熟不熟悉。”

    “哦?说来听听。”帝听风一听,倒是来了兴趣,他本来没有期待少年会知道太多的,没想到少年还赠给他一个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