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伪修
    东风迫却是什么都没有,他可没有帝听风的好运气,能够遇到续命他们,也没有帝听风招仇恨,至少哪一天沦为凡人不会死。

    “大哥,你说我还要回去吗?”东风迫一脸皱得紧巴巴的,想跑回去,却又不好意思什么的。

    帝听风之前倒一点都无所谓,听了东风迫提的那种什么可以抵制寒冰冷气得功法,他就动念头了。

    “你能不能不要喊我大哥。”帝听风看起来虽然年轻,说不定比东风迫大了几轮呢!

    东风迫一脸纠结,“可是,不喊大哥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啊!你又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要没有问。”帝听风非常有理的回了东风迫一句,好像一开始没有自报家门不是他的错一样。

    “好吧!是我一开始没有注意。”东风迫瞥了一眼,问道:“请问你叫什么?”

    “你问我,我就要告诉你啊!”帝听风又呛东风迫一句,句句挑刺,好比鸡蛋里挑骨头,明明人家东风迫就没错。

    不对,一开始人家只是想开个玩笑,并没有打算偷他东西来着,怎么帝听风就这么小气,还记仇了,得了。

    “……”东风迫又瞥了一眼帝听风,笑道:“大哥,我这不是已经和你道歉了嘛!你就不要生气了嘛!”

    更何况,自己不是没有偷走帝听风的东西嘛!虽然东风迫觉得帝听风的那个储物袋有点特别。

    “帝听风!”帝听风被迫应了一句,眼眉挑了一下,看起来是原谅东风迫了,接着道:“你说的那什么易水寒,我想修炼一下,能不能教我。”

    意思最明显不过,帝听风这是要偷学他们高月宗的独门秘籍。

    东风迫虽然没有生气,脸上也不免露出尴尬之色,轻咳一声道:“即使是我愿意教你,也做不到的。”

    “嗯?”帝听风又做了一个挑眉的动作。

    东风迫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帝听风只要也挑眉,他就感觉自己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们高月宗虽然每一个弟子都可以修炼易水寒,但是,除了下一任掌门的继承者以外,谁都不能记背易水寒的法决。”

    “记不住法决,你们如何修炼?”帝听风诧异,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需要记住法决就可以修炼得功法。

    “当然是有掌门以及亲传弟子教导的,高月宗还有一个专门清洗弟子记忆的化灵宫,不过,即使是亲传弟子,也不见得就有资格可以传承易水寒的法决。”

    “必须得是下一任掌门侯选人,或者是晋升长老的弟子才有机会修炼整套易水寒的。”

    “我们修炼的易水寒,只不过是可以保护自己不被冰天雪地给冻死,掌门他们修炼的易水寒,却可以控制整个冰原的。”

    “不然你以为,高月宗为何可以在冰宫存立那么久,从未向外公开招收弟子,弟子怎么还那么多的。”

    “我告诉你,我有一次看见师傅施法,差点把冰峰毁掉了一半,后面还是好几个长老合力,又控制着冰块恢复了破损的冰峰。”

    “而且,高月宗以前也不在冰峰顶上,这座冰峰以前在冰宫是不存在的,它是最近数十年,被高月宗的几个长老一起建立起来的。”

    帝听风猜不到高月宗想要干嘛,不过,这么明显的举动,冰宫的其他宗派,不可能没有察觉到的。

    “听起来,你们那个高月宗还蛮厉害的嘛!”帝听风眼睛闪了一下,明显对高月宗起了很大的兴趣。

    总之,帝听风现在有两大难题没有处理好,第一件事就是突破元婴期的境界,第二件事就是寻找大浒衍的功法秘籍。

    不过,这两件事,好像和他对高月宗感兴趣这件事不犯什么冲突,他不介意去高月宗待一段时间。

    而且,进入高月宗,还可以学会易水寒不是,到时候,冰属性的修士遇到他,还不得束手就擒。

    “既然你没办法教我修炼易水寒,就把我带进高月宗吧!”帝听风换了一个条件。

    “不行。”东风迫想都不想就自己拒绝,解释一句道:“我还不够资格收弟子。”

    帝听风差点就被东风迫给逗笑了,忍住笑问道:“你觉得自己有资格收我做弟子?”

    “怎么,不行啊!”

    东风迫看出来帝听风眼睛里的轻蔑,那种眼神他从那个和他争位置的师兄那里也看见过,所以,他心里非常非常的不爽。

    “呵!”帝听风真忍不住笑了一声,道:“这辈子我极少遇到要收我做弟子的人,而且,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好。”

    东风迫眉头微微拧了一下,问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也没怎么,该灭就灭,该收拾就收拾。”帝听风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那些想要收他为弟子的人都是垃圾似的。

    东风迫眉头皱得更紧了,哼道:“我们高月宗可不是随便就会收新弟子的,你这么低的修为,一般的前辈都不会要的。”

    帝听风眼眉又是一挑,戏谑的看着东风迫,道:“谁告诉你我修为低了。”

    “你不是……”东风迫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反驳的话,后面被帝听风瞬间释放出来的灵威吓得瞪圆了眼睛。

    帝听风居然扮猪吃虎,一开始压根就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好吗?

    “刚好你不是需要一个理由回去嘛!我这不是正好帮了你。”帝听风收起了瞬间释放又瞬间收敛的灵威,笑看着东风迫。

    “……”东风迫被呛得没话说,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面色有些木讷道:“想混进高月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帝听风轻笑一声,讨好的口气说道:“我知道,这不是还有你嘛!你捡我回去就好了。”

    帝听风把那个捡字咬得死紧,就好像不喜欢被捡回去一样,这么用词有点侮,辱人好吗?怎么说都应该用“带,收,请,抱”什么的,牵回去也行啊!总比用“捡”的好听一些吧!

    “我……”东风迫听帝听风提出来的条件,心里有点犹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