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高月宗
    东风迫不清楚帝听风的真实身份,也不清楚帝听风究竟从哪里来,想要到哪里去。

    如果他轻易就把帝听风带去了高月宗,到时候高月宗因为帝听风出了什么事,东风迫岂不是变成了千古罪人。

    东风迫本能的想要摇头,却发现自己压根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他心里想什么,帝听风肯定是知道的,原因就是那个该死的咒术。

    帝听风见东风迫内心动摇了,继续威逼利诱道:“难道你不想找那个师兄报仇了,我可以帮你啊!你想怎么虐他都可以。”

    东风迫一听,眼睛亮了一下,管他什么罪不罪人,他得找那个混蛋师兄抱了仇才是要紧事。

    东风迫眼睛发亮的看着帝听风,突然间觉得这个人就是他生命中最大的因缘,问道:“真的?”

    帝听风果然点头,应道:“真的。”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回去吧!”东风迫果然放下了所有戒心,压根就没有管帝听风会不会是其他宗派派出来打入高月宗的间谍。

    互相派弟子探对方底细这种事情,不管是大宗派,还是小门阁,都屡见不鲜的。

    所以,东风风迫一开始,怀疑帝听风会不会是个坏人,也不是非常难理解的事情。

    不过,一听帝听风可以帮忙自己虐那个最近特别得意的师兄,东风迫就瞬间把宗派的存亡抛到脑后了。

    帝听风见东风迫答应,自己却摇了摇头,道:“不行,冰峰的寒气太冻人了,以我的肉,体,肯定支撑不了那么长时间的。”

    东风迫想了一下,道:“我可以用易水寒法术替你加持体温,不过不能加持太久。”

    帝听风见东风迫可以抵制那些寒气,道:“没关系,抵挡一下下就好,反正也没有多远的路,赶一点就好了。”

    东风迫刻不容缓,立即催动了修炼的易水寒法决,帝听风觉得周围的寒风都小了一些。

    那套易水寒,果然很对帝听风的胃口,帝听风老奸巨猾的眯起了眼,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得到易水寒的功法秘籍了。

    为了节约时间,帝听风提着东风迫快步如飞,东风迫一开口就满嘴的风,最后只好忍住不说。

    帝听风一口气直接冲上了冰峰的顶峰,虽然还看不见高月宗的影子,不过已经很接近了。

    帝听风不敢用神念探查出去,怕被高月宗的什么高人发现,只能提前把冰魔使唤了出去。

    本来炎魔也想跟着出去的,被帝听风强行留下来了,他现在虽然有东风迫的易水寒加持,身体到底是受不了这么寒冷的气息。

    如果不是体内有炎魔存在,帝听风敢保证,自己冲到冰峰顶上的时候,就已经被冻结成冰雕了。

    东风迫的法力没有持续多久,在帝听风刚刚停在冰峰顶上的时候,易水寒的功法就失效了。

    东风迫担心帝听风会被冻死,赶紧又催动了易水寒的法决,虽然时间加持不久,却可以无限制使用的。

    东风迫口中的时间不久,也就是指灵力的事情,毕竟,冰宫的灵气本来就少,一般修士体内都不会有过多的储存灵力的。

    在没有外来借用的灵力,修士能够使用的法术少之又少,一般人都不会修炼会消耗很多灵力的功法。

    因为很担心修炼了以后,仅仅出了一个招,灵力就被消耗干净了,到时候,和敌人哪里还有比的机会。

    帝听风瞥了一眼东风迫,没有说话,他总不会刻意拒绝别人的好的。

    虽然帝听风体内有炎魔在,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寒气入侵身体,身体表面还是非常冷的。

    “走吧!我先带你去见师傅,她应该会看我的面子,给你指一个好去处的。”东风迫冲帝听风笑了起来,打算直接把帝听风引荐给他师傅。

    “不必。”帝听风直接拒绝,道:“你直接把我丢给接收弟子的主事就好了。”

    “主事?”东风迫纳闷问了一句,主事是个什么鬼?他听不懂耶!

    “咳咳!或许不是这么叫吧!”帝听风咳嗽一声,他小时候拜入幻仙宗,也不是特别清楚,只不过偶尔听见有人喊炉青真人为主事。

    “你指的是收管新弟子那里吧?”东风迫顺着帝听风之前说的那句话,理解过来帝听风的意思,却半点没有怀疑什么。

    “嗯!”帝听风轻恩一声,并没有多余的解释,这个空间和九州大陆还是不一样的,可能许多称呼都会变得不一样。

    别说帝欧了,帝听风连九州大陆的修仙宗派具体什么样子都不清楚。

    更何况,帝听风才十六七岁的年纪就被赶出了幻仙宗,后面虽然在魔灵教待了一段时间,却是个不管事的。

    在后来,即使是帝听风把大三元恢复起来了,也是个甩手掌柜,压根不清楚宗派和家族整的那一套。

    所以,除了家族的家主和长老,以及宗派的掌门和长老之外,帝听风就只知道一个师祖了。

    “哦!接待新弟子的地方叫炽焰宫,我就带你去夜管事那里吧。”东风迫恍然大悟过来。

    两人进入了高月宗之后,本来打算去长老的主殿,东风迫又改道领着帝听风往那个夜管事那里赶去。

    “你还要跟着去?”帝听风皱了一下眉,他就是想做一个低调的低修,没有想要一个长老的弟子领着自己去报道。

    “我们高月宗一般情况下,收的弟子都是靠捡的。”东风迫有点不好意思的和帝听风解释一句,因为他也是被捡回来的,还是个真正的被丢弃的孩子。

    帝听风见对方没有接着说下去,也猜到东风迫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说什么,他还是不要继续问好了。

    两人走了没多久,七拐八拐的就走到了一个门牌上挂着“炽焰宫”三个大字的殿门口。

    东风迫给帝听风使了一个让他在门口先等一下的眼色,然后独自一个人走进了炽焰宫里面。

    帝听风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超级低修一样,眼睛有些害怕的偷偷扫着炽焰宫的周围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