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偷取
    “他没有收我做弟子的打算。”帝听风和这两个第一眼就看自己不顺眼的弟子解释一句。

    “师傅不肯收你!”法灵再一次瞪着眼睛,那师傅干嘛对帝听风一副很恩宠的样子。

    “我资质太差了。”帝听风承认一句,又道:“他本来想把我送回去的,后面被东风师兄硬留下来的。”

    “东风师兄?”法灵眼睛又是一瞪,问道:“你说长老的亲传弟子东风迫吗?你居然喊他师兄。”

    帝听风摇摇头,他也不愿意好吗,明明年纪比人大,承认道:“他喊我师弟的。”

    难怪夜未央不收帝听风做弟子,感情这人和夜未央是一个辈分的。

    可是,高月宗不是以实力为尊吗?帝听风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被东风迫看上。

    帝听风不在解释,按照夜未央给他分派的任务去完成,该封印的封印,该擦干净的擦干净,洗的洗。

    帝听风简直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勤快的低阶弟子,每天任劳任怨的帮忙这个,帮忙那个。

    夜未央对帝听风的勤快倒满高兴的,一个人就没有干四个人的活了。

    另外两个师兄偶尔给帝听风使绊子,往往等他处理好,他们俩又给他整乱,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幺蛾子。

    两人不敢惹怒师傅,自然不敢明目张胆的行动,不过,能给帝听风找不快,他们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可惜帝听风压根就没有当回事,脸色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哪里出问题了补回来就是。

    弄得法灵和海夜两个人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们本来还想等着帝听风发火,然后找师傅理论什么的,他们好看戏。

    结果呢,帝听风依旧处理该处理的事情,不该处理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碰。

    夜未央哪里会不知道法灵和海夜的小动作,只不过,两人没有把事情闹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其实吧!夜未央也特别想看看帝听风生气的模样,或者跟一般人抓狂的来找自己告状什么的。

    结果,终究还是让夜未央失望了,帝听风简直就是一块冰,无坚不摧,也不在乎任何事。

    夜未央特别羡慕帝听风的性格,喜就喜,不喜就不喜,非常简直明了,根本就不需要猜。

    当然了,帝听风进入高了宗差不多十天了,夜未央不管怎么试探,都试探不出来帝听风究竟有没有伪装自己。

    东风迫那边,夜未央也旁敲侧击过,结果得到的答案解释不清楚。

    东风迫还特别逗的问帝听风是谁?看起来好像又被长老给洗了记忆,并且罚他去禁闭室面壁思过。

    帝听风早就发现了每一天都有那么几道神识打探到自己身上,帝听风假装不知道,每天该干嘛就干嘛。

    他本来就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想要伪装自己的情绪非常容易,加上还有炎魔帮忙打掩护,帝听风倒也没有露陷。

    或许是高月宗对每一个新进入宗门的弟子不怎么放心,每天都换人监视着帝听风。

    半月以后,伸来打探帝听风的神识全部消失了,看起来是承认他的身份了。

    之后,冰魔就回来了,冰魔本来就是冰属性的先天真灵,想要混入冰里面,任何人都发现不了的。

    即使是帝听风,在这半个月里面,也感知不到冰魔的存在,只知道他肯定在高月宗而已。

    “主人,吾拿到了。”冰魔非常大胆的把复制出来的易水寒功法秘籍递给帝听风。

    帝听风接过扫了一眼,笑道:“完成得不错!”

    “主人,我们什么时候离开高月宗?”炎魔问了一句,她虽然也是先天真灵,却是火不是冰,待久了也会感觉不舒服的。

    “现在不能走。”帝听风摇摇头,说道:“如果我现在离开,高月宗的人肯定就会知道我的身份有问题。”

    别到时候他法决没来得及修炼,就先被高月宗的弟子追杀,他可一点都不喜欢那样的日子。

    “现在肯定不能走。”冰魔也附和一句,如果帝听风这边露陷,肯定很麻烦的。

    冰魔接下来又和帝听风讲了许多关于高月宗的事情,以及高月宗的秘密情况。

    帝听风听得一愣,果然有冰魔和炎魔就太好办事了,他只要收个尾就好了。

    和冰魔大致聊了一下之后,帝听风就睡下了,虽然隔壁房间还睡着两个人,他们完全察觉不到帝听风的小动作。

    冰魔也是在帝听风的体内用神念和帝听风交流,看起来就好像是帝听风一边在收拾东西,一边在想什么事一样。

    随后,帝听风打发了冰魔,又小心翼翼的替他加持了一些灵力,就躺下了。

    帝听风刚刚躺下,夜未央就冲这边赶过来,他刚才莫名的觉得自家弟子的房间里,好像莫名的出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灵力。

    可惜他过来看见的却是三个弟子在睡觉,根本就察觉不出来什么。

    帝听风自然清楚夜未央赶过来了,不过,他不敢做其他动作,只躺下来装睡。

    反正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即使是夜未央面对面盯着他,帝听风也不会有反应的。

    所以,夜未央什么都没有查探到的情况下,只好失望的回去了。

    帝听风这才慢慢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进入了神念中去,把手里的复制本文丢给续命。

    续命本来就没什么事,他随时都等着帝听风进入神念找他练练,所以,非常大方的替帝听风检查起来。

    然后才发现,根本就是一本破功法秘籍,随意扫了两眼,就丢还给帝听风。

    “如何?”帝听风问的是他手里的“易水寒”功法有没有问题。

    “打一架就告诉你。”续命说完,也不等帝听风同不同意,直接朝帝听风招呼过来。

    帝听风哪里会没有准备,他被续命虐了那么长时间,早就练就了一种非常的速度,即使是续命,也没办法一次就击中同的。

    帝听风一手收起手里的功法,手一伸,巨剑就幻在手里,横跨起来就朝着续命砍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